看不到外面的光线,但是凭着她用毅力算來的时间,感觉应该是要到晚上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一到晚上,就好冷好冷,好在床上有被子,她只能缩在里面,昏昏沉沉的睡。

    虽说被绑架,但是好在还真沒受太大的虐待,除了第一天被扇过一个耳光以后,一直还算是平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卓越的威胁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靠着床板,莫小染突然觉得自己好沒用,以前跟着外公偷学了这么多,居然一点都沒用上,这个情形,自己犹如笼中之鸟,一点办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想到外公,忍不住鼻头有点酸酸的,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知道了沒有,知道了会不会着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不能这样情绪大起大落的,自己真是不乖,老是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人在落难的时候,似乎特别容易伤春悲秋,她就开始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想起來,都是自己跟外公吵架,自己总是喜欢和他犯呛,而外公也是跟个老小孩一样,吹胡子瞪眼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明白,外公虽然每次吼她,念叨她,但是最疼她的,也是他!

    自己从小就沒有父母,外公一手把她拉扯大了,小心翼翼的保护她,就算不让继承衣钵什么的,也是为了保护好她!

    如果不是疼爱她,怎么会在自己每次跟他吵架,每次怄气以后,还会给她准备好吃的,还会坐在客厅里一直等她回來?

    越想,心里就越难受,外公年纪大了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陪他多久,现在想想,真不应该老跟他作对!

    正想着呢,眼泪差点就要掉來,门又开了。

    一般來说,除了吃饭的点,偶尔他们会进來查看“肉票”有沒有跑掉。

    莫小染瞥了一眼,看进來的是那个面具女,心头一喜,立刻振奋精神,希望能博取一个战友,好能帮她“越狱”!

    面具女只露着一双眼睛,快步走到她的面前,往床上丢了一包东西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莫小染一看,居然是卫生巾,她还真给自己买來了!

    虽然她不说话,但显然也跟其他的绑匪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!”她在身后叫道。

    可是面具女脚步不停,似乎并不愿意跟她多说话。

    脑中灵光一闪,她叫了一声,“哎哟……好疼啊!”

    突然往床上一倒,滚來滚去,果然,那面具女犹豫了。

    铁门沒有关上,她看着床上打滚的她,似乎很为难。

    看到她为难,起码已经有一线希望了,莫小染就更加卖力的在床上滚來滚去,疼的嗷嗷乱叫。

    终于,面具女的手放了來,回头看了眼身后,然后走进來把门关上,快步的走向床铺,紧张的查看着她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好疼!”莫小染苦着脸说,“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來了!”

    面具女微微一怔,倒是听懂了,只不过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扶我去卫生间?”她可怜兮兮的说,皱着张小脸博取同情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,面具女还是扶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一瘸一拐的往卫生间走去,好像真的很痛的样子,莫小染其实偷偷的想打量她的反应,但是因为隔着面具,真看不出什么,关键那眼睛也是垂着的,掩去了眸光。

    扶到了卫生间的门口,她扶着门进去,面具女则站在外面,似乎沒打算进,这倒正和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先走进去,然后叫道,“哎,我这样绑着好不方便,能不能帮我解开?”

    面具女看着她,动也不动,显然,并不打算动手。

    手里还提着那一包卫生巾,莫小染苦着脸道,“你看,东西你都帮我买來了,可是我用不了,这绑着我怎么用啊?要不然,你帮我來粘!”

    这话,也就是冲着人家是个女人才敢放开口的,不然不得羞死!

    但是饶是如此,面具女似乎也扛不住了,有点尴尬的样子,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一咳嗽,让莫小染有点惊讶,看來,她是会说话的,只是不想开口说话?

    她开始采取怀柔战术,“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你这么做,也是被逼无奈的,你跟那两个绑匪不同,他们都是坏人,但你不是!我摔倒了,你还会來扶我,你还会给我买卫生巾,你这样善良的人,为什么要跟这群混蛋混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面具女沒有说话也沒有看她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莫小染还在锲而不舍的发挥她的三寸不烂之舌,“你看,你既然都帮了我一次,不如做做好人,再帮我一次!我也不是让你帮我逃跑,只是解开绳子而已!”

    看她还是沒有动,便继续游说,“如果你觉得很不好做,我也不会为难你,你帮我稍微解开一,我只要能把这个贴好就行了,等出來,你再绑上?”

    让人沮丧的是,面具女还是沒有动。

    莫小染几乎都要气馁了,这人真是,哑巴算了,还是聋子么?自己口水都要说干了,她还是不动,不是白费嘴皮子么?

    于是气嘟嘟的说,“喂,你就算不愿意,也吭一声啊!我是对墙说话呢吗?我是看你是好人,才会跟你说这些的!你看你在这,又有铁门,外面还有两个坏蛋,我跑的了多远?你这人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,是不是非要看我血染裤子才高兴啊!那你帮我买毛个卫生巾啊!”

    终于,一直石雕一般的面具女,终于有了点动静,她的睫毛很可疑的颤了颤,眼睛似乎有一点点弯弯的弧度。

    就在莫小染还想说什么的时候,她已经大步的走过來,动作很利落的将她手上的绳结解开。

    手一被解放,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,她真想伸个懒腰放松。

    但是环境根本不允许,她看着那女人道,“你,你先出去,我要关门!”

    可是面具女站着动也不动,并不打算出去。

    看來,到底还是不放心她的!

    叹了口气,莫小染说,“我要上大号,等会很臭的,我不想熏到你!”

    可人家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我上不出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点反应都沒有。

    这一次,看來对方是不会妥协了,那莫小染那只能后退一步,自己妥协。

    虽然尴尬,还是将裤子褪,好不容易找到借口让人帮她把绳结解了,不做点样子怎么过意的去。

    好在面具女是把头看着外面的,所以还不算太过尴尬。

    其实内裤干干净净,哪里什么大姨妈,她大姨妈才走好不好!不过是忽悠人的,可自己现在又不能将她打晕过去,只能将东西随便粘上,然后又站起來提好裤子,似模似样的冲水。

    面具女淡淡的瞥了一眼,一声未吭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她说,然后就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却被一把抓住,绳结就要往她的手上套。

    莫小染连忙抽手,一边笑嘻嘻的说,“别啊,我这刚刚松开,还沒缓过劲來呢,你再等等,你出去之前,给我绑上还不行么?”

    但是,面具女似乎这次不愿意听她的了,固执的就要往她手上重新绑上绳结。

    看了看铁门,外面似乎一点点动静都沒有,莫小染心念一动,便一个闪身躲开了。

    见她闪身逃离,面具女眼眸微敛,动作更加迅速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算两个人这般的缠斗,面具女却也是沒有发出一丁点声音。

    莫小染当然不会傻得自动出声去惊扰外面的人,所以子里只有沉闷的追逐声。

    子到底是很小的,很快莫小染就被抓住了,她嘻嘻低笑,“好吧好吧,到底还是拗不过你!”

    说着,乖乖的将手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伸出來的手,面具女疑惑的看了她一眼,然后低头,将绳结往上套,,

    冷不防莫小染突然一扬手,这边一抬膝,直接撞上面具女的巴,而手则成掌状,劈在她的后劲处。

    声音都沒有,直接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昏过去,稍稍松了口气,可是根本沒有时间耽搁,方才已经耗掉不少时间了,如果再拖延去,只怕会引人怀疑的。

    所以,莫小染很快的解开所有的束缚,将绑着的马尾放了來,学着她的发型,然后把两个人的衣服调换了。

    动作一气呵成,完成的还是很快的,好在跟她身形比较接近,不然,也不会想到这一招,只是,有些对不起她了!

    不过,自己只要能逃出去,一定会想法子救出她的,这女子应该是个好人,最多也是被逼着干坏事的,还是有机会学好的!

    将她翻了个身面朝上,莫小染已经是一身的汗了,低头看着已经穿上她自己衣服的面具女,低声的说,“对不起,我实在是情非得已,并不是真的想伤你,等我出去了,一定來救你!”

    双手比划了,然后伸出手去揭她的面具。

    幸亏他们都是戴面具的,这也就算自己偷龙转凤,出去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,只要寻到契机,就可以逃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心都突突的跳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揭开她面具的时候,觉得那么紧张,手指从边缘缝隙一点点揭开,心都要跳出來了似的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一鼓作气的揭开,她的容颜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莫小染惊得合不拢嘴,“你,,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