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前的那张脸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只是紧闭着眼眸,似乎已经是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蜜蜜,蜜蜜……”莫小染惊骇不已,回过神立刻晃着她的身体叫道。

    这躺在床上已经被自己打昏的,不是陈蜜又是谁?不是说她已经失踪了吗?不是说她跑了吗?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又成了绑匪?!

    太多的疑问在脑子里,一时也整理不出个头绪,实在是太过震惊,震惊的她都沒有回过神來。

    就在她激动的想将陈蜜叫醒,问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,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顿时,心头一惊,连忙站起身,迅速的走到门口,顺手还扯了边上的被子将陈蜜给盖住。

    刚完成这一连串的动作,门就开了,站在外面的,不是那个面具老大,而是那个结巴男。

    看着她,结巴男道,“怎……怎么这……这么久?”

    淡淡的睨了他一眼,莫小染沒有开口。

    她伸手一推,然后径直走了出去,那结巴男不乐意了,“嗨,你推……推……推我干嘛?”

    莫小染不理会他,这是自己第一次走出來到外面,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客厅,大的有些空旷了都。

    怪不得自己有时候往外看,什么都看不到呢,随意一个角落,都不在这门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你……你呢!你特么沒长……长耳朵啊!”结巴男不乐意了,转身跟着出來,想了想,伸头往里看了,只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,盖着被子,估计是睡着了,就砰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。( 平南文学)

    莫小染背对着他,其实是在观察这里的地形,想着如何逃脱。

    既然都已经出來了,既然都已经将蜜蜜打昏了,无论如何,不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客厅里倒是有窗户的,外面郁郁葱葱,好像有很多的树木,但是还有光,那就说明是白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几点了,也沒看到那个面具老大,她得冷静,再冷静!

    “别,别以为自己多……多了不起,还不是老……老大要用你,特么……”话还沒说完,莫小染忽然一转身,瞪着他。

    冷不防的被这么一瞪,那结巴男吓了一跳,“你干,干什么?瞪,瞪我也沒用!”

    不理会他,只做生气的样子,已经看到侧面的楼梯,匆匆的从旋转楼梯走了去。

    “哎,我这暴……暴脾气,你给我站……站住!”结巴男在身后喊着。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理会他,反正平时陈蜜也是不说话的,这倒好了,省的露馅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面具老大沒有回來,离开应该还是來得及的。

    当她脚步匆匆的从楼梯走了來的时候,刚到底层,脚步就顿住了,当时就有一种回头往上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楼并不是她以为的大门出口,确切的说,出口是有的,只是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人群各自散坐,正在打牌的打牌,骂娘的骂娘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同时朝她的方向看了过來,登时,莫小染就有一种毛孔都张开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这么脚步一顿,后面的结巴男就追了上來,“老子跟你说……说话,你特么当……当沒听到是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巴掌就要扇过來。

    她才不会这么乖乖的挨打,一扬手,抓住了他的手腕,然后用力的甩开。

    “老三,这妞儿很辣的,你吃不消了吧,哈哈哈……”面有人起哄,立刻是一片猥亵的哄笑声。

    被人这样一取笑,结巴男挂不住了,“滚,滚你妈的,别跟老子瞎……瞎bb!”

    莫小染只当生气了,匆匆的沿着楼梯又上去了,只希望沒被人看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面是嘻嘻哈哈哈的声音传來,“老三,人家不理你了,还不去追,不然的话,让给我们算了,你吃不消的!”

    “当心老大回來,削,削你们!”用手指了指,那结巴男也跟着上了楼。

    又回到了楼上,根本还是原点,可好歹算是大概摸清了情况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只有三个绑匪,可是沒想到,是一群!

    这根本是个邪恶的组织,流氓团伙,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,自己想要跑,真是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她甚至有些庆幸前两天沒有冲动行动,不然的话,场一定会很惨。

    看她站着沒动,也不说话,结巴男上前戳了她,其实有点讨好的意思,“哎,你,你说话啊!那……那女人面前,你不说,我……我面前有什么不能开口的?”

    莫小染不理他,眼睛望着窗外,思索着逃生的办法,听他的意思,看來陈蜜在他们面前是说话的,之所以不开口,只是在自己面前,大概是怕被认出來吧!

    蜜蜜,她始终相信,她一定是有苦衷的,不然的话,不会这样对自己的!

    “我,我说你……怎么就那么死……死心眼儿呢!”结巴男挨着她坐來,“你,你跟了我,除了老大,谁,谁不得给你几分面子?我,我帮你照顾你那白……白痴弟弟,多,多好!”

    莫小染一扭脸,狠狠的瞪他一眼,吓得他一怔。

    白痴弟弟?看來,陈晔还是在他们手上的,不然的话,陈蜜不会这样做的,一定是被他们威胁的,一定是!

    只是吓了那么一瞬,结巴男又道,“你,你别那么凶嘛!不过爷,爷我还就是喜欢你这种凶,凶狠劲儿!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手想要在她的脸上摸一把,“沒人,戴,戴什么面具啊!”

    他试图把她的面具揭掉,莫小染一侧身,将他的手拍落,“拿开你的脏手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本就跟陈蜜声线相近,不然的话,也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果然,沒被结巴男识出來,他还有点高兴,“哟,你终于肯,肯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呢?”莫小染问道。

    “咦,老大出去的时候,你不是也……也在么?”结巴男有些奇怪,“这么快,就忘,忘了?”

    糟糕!

    莫小染不动声色的说,“我是问老大怎么还沒回來!”

    “哦,,”结巴男露出有些猥琐的笑,“原來你是想,想老大了啊?算了吧你,老大是不会对女人有,有兴趣的!你还是从,从了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张手就想抱住她。

    真恶心!

    拧起眉头,莫小染突然站起身,让他扑了个空,陈蜜每天都要面对这些,也是挺恶心的,不免有些心疼她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陈蜜,自己更是要赶紧离开了。

    面具老大如果回來了,就难以脱身了,楼又有这么多的人,想要从大门出去,简直是难以登天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心里焦虑不已,也不知道陈蜜会昏迷到什么时候,以自己的力道,应该不会太久,万一醒了……

    焦虑的走到窗口,也顾不得会不会露馅了,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好在结巴男色心正旺,根本沒有察觉她的异样,扑了个空,便又走过去道,“你,你要是不听老子的,你那个白痴弟弟,可就沒有那么好过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莫小染学着陈蜜的样子,怒气冲冲的说。

    只有提到陈晔的时候,陈蜜会有这么明显的情绪起伏。

    果然,结巴男不疑有他,笑了起來,“不,不敢!我怎么舍……舍得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只手轻轻的搭上了她的肩膀,这次,莫小染沒有甩开他,让他觉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也许她是默认了?只是女孩子不好意思?

    莫小染其实是专注的看着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打量了一,这应该是个废弃的民居,自己盖的两层小楼,所以特别的宽敞。

    而外面就是树林,根据树木的成长粗壮还有叶子形态來分析,这应该是山里。

    也是,绑架了人,往山里躲最是合适不过了,山里地形复杂,就算卓越想要救她,也是很麻烦的。

    最最着急的是,从外面的天色看來,太阳应该是差不多落山了,天都黑了來,自己如果再不抓紧,一定会死的很惨!

    紧锁眉头,她轻轻的咬着唇瓣,这窗户沒有防盗窗,估计因为山里,沒想到防盗贼,也或许是主人懒得装,这倒是去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可是去以后呢?

    打开窗户,伸头往外面探了探,楼沒有守卫,看來,所有的人大约都集中在楼打牌了。

    乌合之众!

    “哎,老大说了,不能开窗,万一引人注,注意!”结巴男沒想到她会突然打开窗户,一把拉住她,伸手就想去关窗。

    看着他探出去的半个身子,莫小染心念一动,一手按住他的后心处,这样,他的半截身子差不多是被制在窗外的。

    结巴男还以为是在跟他开玩笑,“宝贝儿,别……别心急啊!这么刺激的老子可沒玩……玩过!”

    一秒,嘴巴突然被捂住,一声惨嚎就被堵了进去,她膝盖弓起,用力的朝着他的要害处一顶,结巴男顿时痛的两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痛呼声毕竟有些大,就算用手捂住了,多少还是会泄出來一点。

    楼有了小小的骚动,“好像是老三的声音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小染身上的汗都吓出來了,如果那些人上來看到,就完蛋了!

    “老三,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面有人开口问。

    紧锁眉头,莫小染用力将结巴男的身体拖进來,身体太过沉重,直接就压在她的身上,踉跄几步,刚好靠在楼梯边缘,从侧面,甚至可以看到面有人头闪过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