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机一闪,莫小染叫道,“放开!别碰我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讨厌,走开!嗯啊,,”故意发出一些暧昧不清的声音。

    面的人本來听不到动静,想要上來看看的,结果脚刚踏上一个台阶,就听到上面传來莫小染的娇斥声。

    虽然是斥责,但又带了几分欲拒还迎,而隐约能看到老三耸动的身体,脑袋还不时会往外晃了晃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喘息和吸吮的啧啧声。

    那人停住步子,重新楼道,“老三那小子在好享受呢,别去打扰他了,不然又要骂人了,哈哈!”

    一听是这样,面的人就放心了,哈哈大笑,还有人朝着楼上吼道,“老三,你行不行啊,别哥们烟还沒点着,你就完事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咱兄弟上呗!”有人起哄,一群嬉笑声。

    上面沒有回应,只有吧嗒吧嗒用力亲吻的声音,还有隐隐约约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看來老三是沒工夫理我们了,打牌打牌!”有人说到,楼又恢复了叫嚷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小染总算松了口气,身上已经完全被汗湿透了。

    把那结巴男重如猪的身体缓缓的放躺平,也顾不得其他,随手找了边上残余的绳子,估计是绑自己剩來的,反手将他绑了个结结实实,然后又从角落里捏起块碎布,塞进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完成这些,人都快虚脱了!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虚脱,她心里明白,必须要趁这个时候离开,不然的话,再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估计那个面具老大是进城里去了,不然的话,不会这么久都沒有回來,面的人还在麻痹状态,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!

    推开窗户往看了看,两层楼还好,不算太高。

    自己以前训练的时候,比这高的高度都试过,只是当心不能让面的人察觉。

    翻了出去,一手抓着栏杆,小心翼翼的荡了來,还好楼沒有窗户,因此不至于看到她。

    刚出來一点,就能听到面熙熙攘攘的声音,屏住呼吸,手一点点的松开,身子砰的落地。

    好在里面打牌的声音大概太大了,以至于沒人听见,她落在地上,迅速的爬了起來,真幸运,外面的草够厚实,一点事都沒有!

    天色已经黑了來,山林里这样黑的夜,什么危险都可能有,但是在她眼里,再危险也沒有这群豺狼虎豹危险!

    沿着小路跌跌撞撞的往外走,也不敢走大路,万一不小心跟面具老大碰个正着,那就糟糕了!

    崎岖的小路很难走,她走的速度很难快起來,但是毕竟天色黑了,就好隐蔽。

    林间幽静,除了偶尔的虫鸣,只能听到她自己急促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离着那房子越來越远,她却不敢放松一点点。

    在她拐过条山路的时候,忽然看到前面有个人正在往上走,顿时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能看到人真是太好了,起码知道这是哪里,怎么山,也许还能帮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就准备往去。

    可是还沒走两步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这僻静的山林,这么晚了,这个人怎么会在这边走?手里还提着点东西,走得不紧不慢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是赶路的人,一定会走的很快,这附近如果有居民,那些绑匪也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隐藏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沒有去,只是隐蔽在一旁,看着那个人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刚出虎口,自己绝对不能贸贸然行动。

    那人走近了以后,借着月光,隐约看清他的脸,莫小染差点沒叫出來。

    一手捂着自己的嘴,生怕发出一点点的声音被人听见。

    那脸实在是太可怖了,一条长长的伤疤,从右眼皮斜着横过整张脸,落在左嘴角边,整张脸阴气沉沉,在月光,显得格外的骇人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,那人突然停了步子,眼睛敏锐的在周围扫视了一圈。

    莫小染连忙将头缩了缩,生怕被他看见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是想多了,这里丛林茂密,就是看中了这边善于隐藏这一点,他才会选择这边。

    所以他虽然这样看了一圈,但也沒看出什么,便又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拐过弯,那个人不见了,她才稍稍松一口气,不敢再停留,脚不停的朝着方才那人來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他上來的方向,一定是山的方向,他肯定是从山來的,只要沿着跑,就一定能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路上,想要求救就容易的多了!

    莫小染,你加油,你一定能做得到的!

    她暗暗的给自己鼓着劲,虽然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,还是咬着牙不停的跑,跑不动就走,生死攸关,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。

    还沒看到山的大路,就听到有嘈杂的声音,她愣了愣,回过头看去,只见从她來的山上方向,有不少的光柱。

    星星点点,还在晃动,刚开始以为是火把,后來想了想,反应过來,那是手电筒。

    手电筒不停的到处照射着,还有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毕竟还有些距离,所以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莫小染心头一惊,看來,他们是发现了?!

    如果发现了,可能性很大是,刚才那个人,就是面具老大!

    她之前一直看见他是戴着面具的,所以方才并不认识,现在想想,那个身形和动作感觉,倒是很有点像的。

    完了!被他们发现了,一定会很快追來的,如果自己不加快速度,只怕还是功亏一篑了!

    脚底估计已经起泡了,也顾不得想那么多,咬牙忍着疼往山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卓越,你在哪儿,你救救我,卓越……

    呼吸越來越沉重,她觉得似乎身后的声音越來越近,不,她不能死,更不能被抓住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卓越一身迷彩服,站在车子前,手中是已经分析完毕的山林图。

    呼子业其实还是有点不赞成这样去冒险,虽然已经分析完毕,但是山毕竟跟其他的地方不太一样,谁也说不准,里面会不会有别的岔路,会不会有些描述不尽的失误地方。

    “卓越,能不能……”他犹豫着,话还沒说完,就被卓越打断道,“不能!”

    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呼子业也只能叹口气,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他庄重的敬了个军礼,卓越的身后跟着龙逸,两个人也回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这次进山去探情况,如果人太多动静太大,很有可能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卓越和龙逸,也只带了三个人,一共五人,就准备出发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准备要离开的时候,龙泽突然气喘吁吁的跑过來,“队长,队长!”

    卓越神色一敛,“你不是在办公室监测情况的吗?是不是有什么变化?!”

    龙泽摇摇头,“不,不是!队长,你,你看电视!”

    说着,将手里的移动电视往他面前伸过去。

    卓越有一种想一巴掌将他扇过去 的冲动,“看什么电视!滚回去!”

    他吼道,然后对坐在前排驾驶位置的龙逸道,“龙逸,开车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准备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龙逸正襟危坐,有些纳闷的瞥了龙泽一眼,虽然他这个弟弟平时有些贪玩,但不至于做耽误正事的事啊!这个当口,看什么电视?!

    “老大,我不是……你听听,听听就知道了!”龙泽有些着急,将声音直接开到最大。

    龙逸有些疑惑,所以车子沒有开动,而卓越的车门也沒被关上,因为龙泽一直用身体挡着,双手将移动电视举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卓越正要抬手将那东西给扇掉,突然动作就停住了,瞪大眼睛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报道。

    “据可靠消息,本市一名女子前日失踪落不明,该女子姓莫,年约二十三四岁,长相清秀靓丽,如有市民见到该女子,请与杨氏集团专线联系,联系电话:xxxxx,杨氏总经理给出高额悬赏,能提供有效线索者,给予五十万奖励,能帮助救出者,五百万奖金!面请听我台最新报道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以至于在场所有的人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卓越整个人都石化了,可谓是目瞪口呆!

    顿了片刻,呼子业才开口,“这个杨氏……是个什么玩意儿?他们说的不是莫小染吧?”

    很明显!电视上大大的放着莫小染的相片呢,还是学生时代的青涩照,这事儿一看就是杨一鸣干的!

    其他人不明所以,不知道这个杨氏是从哪里蹦出來的,为什么要插这么一杠子,这样会让绑匪如惊弓之鸟,万一惹恼了他们直接撕票,,

    他们都小心翼翼的看向卓越,不敢吭声,现在他的一张脸,简直能吃人了!

    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,好像一抬手,就能把车门给砸碎了。

    “杨一鸣!”卓越咬牙,低声的咒骂道,仿佛念着这三个字,就能把他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眼神如狼,透射出凌厉的光芒,“去警告杨氏的总经理杨一鸣,让他即刻撤掉这什么悬赏,不然的话,以透漏机密军情罪将他逮捕!”

    “但是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,只怕绑匪都已经看到了……”呼子业有点忧虑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坐好,将车门带上,正是因为这样,才更加不能耽搁。

    龙逸立刻发动车子,很快的离开了,看着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尾,呼子业长叹一口气,“走吧,派个人去会会那个多事的家伙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