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子业的话,倒是让杨一鸣沉默了,小心翼翼的问,“小染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是有了,但是你这条广告播的可真是时候,绑匪如果看到了,狗急跳墙,撕票了,那就……”呼子业沒有再说去,他看到,杨一鸣的脸色也在顷刻变了。( 平南文学)

    他嗫嚅着唇瓣,显然有些慌了,“应该,不会这样吧?我只是想帮忙,悬赏高了,难道那些绑匪不会來跟我谈条件吗?这样的话,许就能救出小染了,就算不行,拿钱去换也沒什么不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钱钱钱,你们这些生意人的眼里,就只有钱了吗?”龙泽听的很不耐烦,张口闭口都是钱,他们还真的是穷的只剩钱了啊?!

    “我不是只认得钱,我只是觉得,沒有绑匪不喜欢钱,只要能救小染,钱财都是身外之物!”他着急的说,“那现在怎么样了,小染她……”他急急的问,显然也是很着急,真的关心的。

    话还沒说完,门口出现一个人,“报告!”

    敬了个礼,然后道,“副官,外面有个老爷子,自称是认识您的!”

    呼子业狐疑的跟龙泽对望了一眼,老爷子?!

    “让他进來!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很快,老爷子便被带了进來,一看到的时候,呼子业先是一愣,旋即反应过來,认了出來,“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莫小染的外公!”來人正是莫天成莫老爷子。

    他拧着眉头,一脸的严肃,弄的其他人也不由自主跟着严肃起來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,杨一鸣顿时有些紧张,“莫爷爷,您好!”

    “你,,”皱了皱眉,莫天成似乎在思索什么,“你是小染的同学,叫……叫杨一鸣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对对!”杨一鸣连连点头,很高兴的说,“老爷子您还记得我?!”

    他特别高兴,觉得莫老爷子只见过自己一次,居然记得他,甚至记得名字,应该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弄错了一点。

    莫老爷子之所以记得他的名字,是因为莫天成本身的记忆力就特别好,对人几乎有着过目不忘的特殊技能。

    “我來不是找你的!”他毫不客气的说,看向呼子业,“卓越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一直都沒有等到消息,莫悠远又死活不让他动别的心思,就只能先來问一问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队长已经去救嫂子了,相信很快就会回來的,您别太担心,先等一等!”说着,让龙泽去倒杯水。

    莫悠远是跟着一起來的,他道,“爸,我就说不用來,卓越能负责好这边,我们应该在家里等着,万一家里那边有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负责的來,小染就不会被绑架了!”他呵斥道,心里很不爽,这一句话开口,在场的人都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那是他们的头儿,可人家是岳……外公,骂外孙女婿,他们也不好说什么,摸了摸鼻子,有些灰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里沒有你什么事了,谢谢你的配合!”呼子业转头看向杨一鸣,“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杨一鸣道,“我也要在这里等小染!”

    他觉得,莫老爷子对卓越不满,却能记得自己的名字,说明对自己还是有些满意的,只可惜当初沒有选他啊!

    “不行!”呼子业直接拒绝,如果让卓越回來看到这里还有个“情敌”在等着,还不掀了房顶?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!”杨一鸣死活來着不肯走了,就在一边坐了來,“我是小染的朋友,有权利知道她的安危!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关心小染的!”皱了皱眉,莫天成抬头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对于莫老爷子的话,杨一鸣很有些高兴,连连点头,“是!莫爷爷忘记了,当初我也是很想追小染的,可惜当初您沒同意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那边,呼子业道,“杨一鸣,你不要再胡搅蛮缠了,杨氏的广告已经撤了,我警告你,再节外生枝,你就真的可以进班房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小染,再说了,话都是你们的说,沒准绑匪看到了会联系我也不一定!我可是留了我的手机号的!”他自信的说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手机忽然就响了起來,他愣了,旋即一脸得意的,挑衅的看了呼子业一眼,就好像真的是绑匪來找他谈条件了。

    呼子业不由得恶寒,这家伙警匪电影看多了吧!

    “喂?”一脸正色,杨一鸣说到。

    电话里面沒有声音,倒像是从外面传出來他的回音。

    杨一鸣愣了,抬起头看看,然后对着电话大声一点,“喂,说话啊!”

    这,清清楚楚的传了出來,却是莫天成手心上的手机听筒里传出來的。

    杨一鸣怔了怔,旋即有些不明白的说,“莫爷爷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沒说完,脸上啪的挨了一拳头,速度之快,让他都沒來得及眨眼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我说是哪个王八羔子那么多管闲事,原來就是你!你是吃面长大的啊?”莫天成骂的那叫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捂着脸,杨一鸣云里雾里,总算听到一句能听懂的,“是啊,您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“啐!脑子里都是水,吃的全是面,怪不得全成浆糊了!”莫天成骂的中气十足,一旁,呼子业和龙泽先是一怔,旋即忍笑忍的那个痛苦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扁了扁嘴,杨一鸣有点委屈,也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突然就暴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嫌我们家小染还不够倒霉是不是?你这样大肆宣扬,绑匪要是认为我们是在挑衅怎么办?你谁啊,你什么人啊,谁让你多管闲事了,你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,有钱不用借着我们家小染显摆……”

    杨一鸣根本就插不上话,“莫爷爷,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想帮小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再说了!”莫悠远一边拉住自己的父亲,一边瞪了杨一鸣一眼,“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吃不消!小染是我们家的人,最不济她也有丈夫,还不用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來救!谢谢你,请回吧!”

    已经很明显的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还想说什么,杨一鸣已经找不到词了,很明显在场所有的人都排斥他,自己根本说什么都沒用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座机突然响了起來,呼子业接起,脸色就变得凝重起來,“是,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看了眼莫老爷子,然后看向龙泽,“队长在山上遭到伏击!”

    龙泽一怔,立刻正色道,“情况怎么样?我现在带人去救援?!”

    “恩!还撑得住,赶紧带上人去,多带点!”呼子业说到,然后看向莫天成,“对不起老爷子,您先在这里坐坐,我们还有事要办,失陪了!”

    一抬头,看到还站在门口的杨一鸣,愣了道,“你怎么还不走?!”

    杨一鸣听到了刚才的话,脸色有些微变,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那则广告引起的,但是似乎自己真的是做错了,嗫嚅了,匆匆吐出一句,“对不起!”,然后低头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呼子业來不及感慨,他得赶紧去部署,那边龙泽都已经穿好了避弹衣,带好装备出发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看见了,就放心吧,卓越一定会把小染带回來的!”莫悠远看着他们动作干净利落的样子说到。

    莫天成长叹一口气,“希望是这样就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卓越电话接通,听到那边传來龙泽的声音,“老大,已经到了半山腰,很快就到!”

    外面夹杂着枪声,噼里啪啦的很是嘈杂,话都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“你从外面包抄,对方已经群龙无首,尽量生擒缴获!”卓越冲着话筒喊道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龙泽倒是听见了,更听见那边的枪声,在山脚,就听到很响的枪声,心不由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队长带的人不多,又沒带多少弹药,也不知对方到底有多少人,从枪声上分析,应该至少有二十余人,他必须要尽快再尽快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车子的油门踩足,尽快往山上赶去。

    莫小染紧紧的依偎在他的身边,生怕走开一步,就再也看不见他了一般。

    外面的枪声响了一小会儿,也就停了來,对方的人毕竟老大已经死了,弹药也不敢这样再乱用去。

    “趁着他们的救兵还沒來,我们赶紧先逃吧!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啊,能逃到哪里去,我们冲进去,把猎神抓了,就能威胁他们,才能自保!”还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“猎神如果这么容易被抓到,老大就不会死了!”更有人说。

    显然,众人争执不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卓越拧起眉头,如果有个人能主持大局,,

    一扭脸,看到那个受伤的结巴男,目光略沉了沉。

    结巴男看到他的眼神,缩了缩脖子,显然有些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残狼已经死了,你去跟他们说,现在缴枪不杀,不然的话,等援兵到了,可就子弹不长眼睛了!”卓越道。

    结巴男一紧张,就更加结巴了,“可我……我说话……他们不一定……不一定听啊!”

    真愁人,说话还这么结巴,估计一句话沒说完,得被人打死了!

    眉心打了几个结,这时,陈蜜站了出來,“我去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