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越一怔,沒想到她会主动站出來,最主要的是,自己现在对她沒有几分信任了,“你去?他们会听你的?”

    “蜜蜜……”莫小染眼里,她依然是朋友,所以很是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蜜看向她,“小染,我对不起你!这辈子我陈蜜沒有过朋友,你是唯一一个,可是我骗了你,也骗了卓越,陈晔在他们手上,我不能不听,现在,是我弥补的好机会。残狼死了,我沒什么可怕的,沒人再会威胁陈晔了,让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蜜蜜,很危险的,不要去!”莫小染忍不住说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卓越想了想说,“好,但是要注意安全,对方可都是一群狂徒,你应该很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人,自己当心!”

    龙逸捂着受伤的手臂,靠近门板,“我掩护!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他一眼,陈蜜眼中有几许感激。方才,就是这个沉默的汉子救了她,还受了伤,“谢谢!”

    龙逸不语,眼神专注的望着外面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陈蜜朝着门外走去,莫小染忍不住拉了她的衣襟一,她笑了笑,然后轻轻的扯开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是我,我有几句话,想跟大家说一说!”陈蜜扬声道。

    外面听到里面有声音,本來都已经架好枪了,听到是她,稍稍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女人,听她的干什么,一枪干掉!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一枪杀了我,但是很快,轮到的就是你们!”陈蜜推开门,脸上无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过淡定的样子,把他们都震慑住了,一时倒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怎么到这个社团里來的,大家心里都清楚,刀尖上舔血的日子,还沒有过够么?”陈蜜说到,“每次行动有多危险,最后你们手上分到了几个钱,自己心里沒个底么?今天这次是为什么?!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沉默來,一语戳中他们的心窝里。

    “本來要干绑票,绑个大人物,也能敲诈一大笔钱,或许都可以养老归田了,但是绑这么个女人,又不是为了钱,还要跟特种部队结上梁子,你们自己想想,是为了什么?!”陈蜜继续说,这些都是她劝过残狼的,如果可能,她不想去伤害小染的。

    但是残狼不听,因为他有私怨,但这些人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“残狼之所以那么做,是因为他私人的恩怨,你们这些人里,有谁跟猎神有私人恩怨的?!”她这样朗声一问,也沒人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确实沒有!

    大家都是听老大的话,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,所以沒人去想过这些。可是如今……

    陈蜜看出他们明显的动摇了,“现在,残狼已经死了,你们还要这么做,图什么?!醒醒吧!”

    已经有人开始动摇了,但是还不是很彻底,只是在犹豫。

    子里,龙逸警惕的看着外面的动静,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,就开枪!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杀了猎神,就能扬名立万了吗?蠢货,你们只会被通缉,通缉的半辈子到处躲躲藏藏,想过那样的日子吗?还沒过够吗?”她大声的呵斥着。

    这一声呵斥,彷如炸雷,有些人手里的枪都已经丢掉了。( 平南文学)

    “残狼都已经死了,我们还为他卖命干嘛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所有人都把枪丢了,陈蜜暗暗松了口气,她也算是拼着一条命在搏一把。

    总有人不死心,悄悄将枪口瞄准了她,,

    一声枪响,死的却是暗处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陈蜜心头一惊,摸摸自己全身安然无恙,扭头看到龙逸沉着的脸,不由露出一抹感激的笑。

    笑容还沒漾开,就被他一把拉了进來,“当心!”

    外面有人因为这声枪响受了惊,又慌得拿起枪乱开,以为卓越这边变卦了。

    门重重的关上,外面又乱了,仿佛一切回到了起点。

    陈蜜顿时很沮丧,“为什么会这样?!”

    “乌合之众,在所难免!”龙逸简单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卓越看了看时间道,“不过,总算是争取了点时间,也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莫小染抬头看着他,“就这样等去吗?”

    外面的枪声沒多久似乎变得很乱了,卓越脸上露出一抹喜悦,“不,不用等了,他们已经來了!”

    果然,不多会儿枪声就消弭了,紧接着,外面传來龙泽的声音,“报告,匪徒已经全部消灭!一共打死四个,生擒十七个!”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卓越说道,然后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这时,天色已经微微泛起了曙光,这惊骇人心的一晚,总算是过去了!

    莫小染看着外面凌乱的景象,回头看看这房子,感觉跟做了一场梦似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先回队里销案,在特别警署那边动用了不少人,得好好感谢人家。

    卓越已经好几天沒睡好觉了,自然是要放个大假的。

    看到莫天成和莫悠远的时候,莫小染很是吃惊,“外公,小舅舅?!”

    莫悠远很有点激动,“小染,你可算回來了!”

    这边,莫天成还在板着脸,“你个小兔崽子,一天到晚闯不尽的祸,你是想气死老头子我是吧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莫小染一定会顶嘴,但是现在,她只是冲过去紧紧的抱着了莫天成,“外公,对不起!”

    她突然变得这么感性,莫天成还真有点吃不消,微微一愣,然后红了眼眶,一手轻轻的抚上她的后背,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!”

    “外公,我把小染带回來了,对不起!”卓越也过來道歉。

    莫天成叹口气,“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,外公这几天脾气大,你也别往心里去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卓越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莫天成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你爸呢?”

    这两天,似乎都沒有看到卓广义,倒不是怪他,但是沒看到他过來问,还真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卓越脸色有些讪讪,“我爸最近手头也有别的案子,所以很忙,小染的事他很关心,可是确实分身乏术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莫天成点头,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小染能平安回來,就是个好消息!大家收拾收拾,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值班好了!”呼子业很大方的说到。

    这次,卓越倒是沒有争执,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,算是感谢了。

    他身体的状态,已经不适合再开车,便有司机开车送回去。

    龙泽看到哥哥受了伤很是吃惊,要知道,哥哥可是神枪手,虽然部队里冲锋陷阵那么多次,但是受伤却是寥寥可数,就这么几个毛贼,还不至于就受伤了啊!

    龙逸含糊其辞,并沒有详细的去说。

    准备离开的时候,莫小染看到已经被铐起來的陈蜜,拨开人群走过去,握住她的手,“蜜蜜!”

    看着她,陈蜜的脸上已经是一片平静,残狼死了,她心里很踏实,再不用被威胁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,对不起!”她诚恳的说,“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蜜蜜,不要这样说,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!”莫小染捂住她的嘴,“我也知道,如果不是当时你装晕,我根本就跑不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帮不到你什么,这是唯一能做的了!”陈蜜很是内疚,“只可惜,你还是被他们抓住了!”

    残狼是在是太狡猾了,幸亏已经死了,不然的话,还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莫小染摇摇头,“不,我还是逃了,你也是!我们现在,不都是好好的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卓越走过來,轻轻的搭住她的肩头,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这时,陈蜜抬头看了他一眼,同样诚恳的说,“对不起,当初是我食言骗了你们!我本來是想跟你合作的,可是残狼很狡猾,一眼就看出我在撒谎,而且说我沒完成任务,不能再回到你身边,就要跟他一起去绑架小染,我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沒有说完,弟弟在他们手上,她不得不就范,所以……莫小染被绑架她不管有沒有直接参与,都是有难辞其咎的责任的。

    可是后來,她毕竟还是帮了不少忙的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是有些讨厌你的,我平生最恨撒谎的人!但是……”他顿了,“看在你是小染的朋友的份上,又冒着生命危险去说服那些暴徒,就算将功折罪了!”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极大的宽恕了,陈蜜的眼眶湿润了,“谢谢!”

    她将要被带走,毕竟还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审判。

    看着她,莫小染有些不舍,“蜜蜜,,”

    轻轻的拉住她,卓越道,“不管因为什么原因,做错事就是做错事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,不过放心吧,她肯定宁可接受现在这样的结果!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了点头,知道他说的沒错,但心里还是很难过。

    “卓越……”她刚想说什么,一张嘴,却觉得头一阵眩晕,紧接着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染,小染……”卓越紧张的叫道,本來已经差不多安定來的人,又都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的将人送到医院,卓越心急如焚,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昏过去,在急救室外面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看着他走來走去,莫悠远被转的眼都要晕了,“卓越,你坐來先等等,小染应该只是太累了,毕竟这么几天,你别太紧张了!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,我不能不紧张,小染吃了那么多的苦,她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沒说完,门一开,大夫出來了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