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夫一出來,立刻一群人围了上前,“大夫,怎么样了?!”

    大夫眼睛环视了一圈,“你们谁是亲属?”

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同时好几个人喊道。

    最后是卓越站出來,“大夫,我是莫小染的爱人,她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大夫道,“情况问題不太大,病人怀孕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立刻所有的人都张大嘴瞪圆眼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卓越更是诧异无比,自己根本沒有做好这个思想准备,更何况,他沒有往这个层次想过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莫悠远欢呼一声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欢呼声响起,大夫皱了皱眉道,“你们注意点,这里是医院!”

    被呵斥了两句,他们连忙点点头,压低声音,但是脸上的喜悦却是压抑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病人应该身体过度疲劳,所以昏了过去,而且稍稍有点贫血,有点……唔……营养不良!”

    看了病历,大夫说,“大概就这些了。沒太大的问題,去办住院手续,稍微休息,后天观察沒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!”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,卓越一直紧紧的握着大夫的手,“谢谢,太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大夫忙不迭的点头,将手好不容易的缩回來,已经都被握红了,他的力气不小,又一激动忘了控制,大夫简直是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莫天成虽然极力克制,但是一张脸都快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爸,你要当太爷爷了!”莫悠远最为激动,看着莫天成道,“你要当太爷爷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知道了,你都要当舅姥爷的人了,能不能稳重点儿!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莫悠远连连点头,“对对,爸爸说的是!稳重点,稳重点!”

    跟着而來的龙逸刚刚处理完胳膊上的伤,然后就听闻了这个好消息,敬了个军礼道,“恭喜队长!”

    却忘了自己的胳膊还受伤的,扯动伤口,不免有些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卓越笑着说,“注意你自己的伤,回去好好休息几天,放你大假!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伤,活动活动就好了!越吊着越不行!”说着,就想将绷带给扯了,看着实在碍眼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一把按住他,卓越道,“这是军令!一定好好养伤,什么都等伤养好了再说!”

    龙逸无奈,只得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这边,卓越开始安排,“外公,这两天您也累了,不如先回去歇歇,明天等小染醒了再來看她,还有小舅舅也是,舅妈应该等急了,这里有我看着就好!”

    “卓越说的有道理!”莫天成居然沒有反对,点了点头说,“悠远,那我们就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办好住院手续,送走了其他人,卓越回到病床前,看着还在昏睡中的莫小染,彷如沧海桑田的感觉。

    算起來,也不过三天左右沒见,可是去好像隔了好多好多年,每一天,都是度日如年的。

    在她失踪之前,他从來沒有想过,会有一个人,子啊他的生命之中,占据那么重要的位子,重要到沒有她,自己简直如同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轻轻的握住她露在被子外面的手,大致听陈蜜说了小染逃离的过程,就更加的怜惜。

    她是个坚强的女人,在那样恶劣的环境,还能想办法自救。

    把她的手放在唇畔,轻轻的吻着她的手背,目光不由自主的滑到她的小腹处。

    看上去,还是很平坦的,可是里面已经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,他们爱的结晶。

    那是属于他的孩子,他的延伸,这种感觉,真的很奇妙!

    贴着她的手,也确实是太累了,不知不觉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小染醒过來的时候,只觉得收有点酸麻,想活动,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张开眼,左右看看,就看见了握着她的手,睡的正香的卓越。

    他太累了,睡觉都打呼噜了,发出比平时呼吸略粗重的声音。

    莫小染觉得有趣,很想找个手机给拍來,录來,鼎鼎大名的猎神,睡觉打呼噜!

    只可惜,她的手被他握着动弹不得,稍稍一动,还沒拿到手机,他倒是惊醒了,

    卓越几乎是打了一个冷战,醒过來,看着她张的大大的眼睛,立刻笑道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在医院?”她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企图,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你昏倒了,你太累了!”卓越轻声的说,吻了再吻她的手,“对不起,是我沒保护好你,让你受苦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是你沒保护好我,谁让你跟我斗气的,还不好好哄我,害我被绑架了,你要负责赔偿!”她假装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一点都不觉得过分,忙不迭的说,“对,是我的错,你要什么赔偿?”

    “我要……”她眼睛转了转,脸往前凑了凑,指了指自己的唇,“我要你吻我!”

    “这是赔偿?”瞪大眼,卓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确定不是奖励,而是惩罚?!

    莫小染嘻嘻一笑,“我被抓去这好多天,睡不好吃不好,关键还沒法处理个人卫生,都沒怎么好好刷牙,所以你亲我,当做惩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都沒说完,卓越毫不犹豫的吻住她的唇,把她所有的话,都吞了肚子。

    她一定不知道,她是有多么的甜美诱人,在他的眼中,她永远都是甜蜜而美好的,不管怎么样,他对她的渴望,都是一直一直在的。

    卓越认真的吻着她,想要弥补这些天來自己的内疚,如果不是他,小染就不会被绑架,对方是冲着他來的,小染根本是无辜受牵累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他喃喃自语,抵着她的唇瓣说到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一个铮铮铁骨的铁血男人,这一刻,脆弱的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是那么怕失去她,那么怕永远都沒了她,此刻将她紧紧的揽在怀中,才发觉那感觉是那么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别说对不起!”摇了摇头,小染感觉到他深深的自责,这种自责,让她都会觉得不安,“你也沒想到会这样,这是意外!再说了,我现在不是沒事么,好端端的在你面前呢!不要再自责了,好么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将她拥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推开了,龙泽一边往里走一边说,“老大,昨天的报告已经整理出來了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话在嘴边绕了绕,终究咽去沒说出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景象,他有点尴尬,挠了挠头道,“那什么,我什么都沒看见,你们继续!”

    说着,掉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莫小染羞红了脸,虽然已经是夫妻了,可是当着外人的面亲热,还是会觉得不太自在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卓越唤道,“來都來了,说是什么事!要是事情不重要,罚你连续值班一个月!”

    汗!这算不算是公报私仇啊?!

    龙泽抹了把汗,上前道,“这是昨天整理出來的报告,还有那些暴徒供述出來的,基本跟我们最后调查 的资料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残狼的死有一点点奇怪……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接过资料,卓越认真的翻看着,一页一页,拧着眉头,不知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他认真的样子,莫小染知道,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,就沒有打扰他,身体往躺了躺。

    她认真的打量着他,自从重逢以來,她还沒有好好的,认真的打量他。

    他明显消瘦了不少,巴长出了青青的胡茬,怪不得方才吻她的时候,有点扎人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那个甜蜜的吻,又忍不住羞红了脸,有的时候,卓越的热情,真的会让人承受不住呢!

    他的眉头越锁越紧,不知道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卓越喃喃自语,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一抬头看向龙泽,“你确定这诊断沒错?”

    “这是送到重案组最经验丰富的法医了,一定不会错的!”龙泽顿了,“而且那伤口我近距离看过,您想我们常年跟枪打交道的,还分不清是什么枪打出來的吗?残狼虽然有一枪是队长您的枪射出來的,却不是致命伤,致命伤在后心,口径跟我们的枪管都不一样!”

    卓越沉吟了,“当时我也觉得有些奇怪,我并沒有射他的要害处,只是想制服他而已,可是沒想到,他就这么死了!这件事着实有些古怪!但是,先不要张扬,免得打草惊蛇,等我回去,再慢慢的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龙泽应声道,公事谈完,这才开始谈私事,看向莫小染道,“嫂子, 你不用想太多,什么事都有我们头儿给你扛着呢!你就好好的休息,好好的养胎,给队长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就行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红了脸,又有些不好意思,“那个还早呢,等过两年再说!”

    “咦,那现在这个,你们不打算要了吗?”龙泽有点奇怪,“据说第一胎是最聪明的,嫂子你可想清楚了,不要后悔啊!”

    “后悔……什么?”莫小染呆呆的,完全沒反应过來,求助的看向卓越。

    卓越一脸怜惜,只可惜隔着病床不能一脚踹过去,“行了,这里沒你的事了,滚吧!”

    呃……老大好像生气了,可是,为什么呢?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