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卓越倒也不是觉得这件事不能说,只是自己方才只顾跟小染倾吐相思,却忘了将这件事告诉她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而在他來说,这么重要的事,理当是由自己來告诉她,可偏偏龙泽这小子,这么多嘴!

    龙泽还想说什么,结果收到一记凶巴巴的眼神,只得委屈兮兮,垂头丧气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龙泽出门,莫小染还是有些奇怪,“卓越,他在说什么,为什么我听不懂啊?”

    “小染,你听我说!你怀孕了!”卓越轻声的说,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沉默來,一点反应都沒有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反应,却是让卓越担心不已,轻声唤道,“小染,小染?”

    她忽然大笑起來,“卓越,你实在跟我开玩笑吧,不过演技真不怎么样,太假了!”

    “小染,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,我是很认真的。你真的怀孕了,不然的话,你以为为什么还在住院?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怀孕了?!”重复了一遍,实在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坦白说,她自己还差不多跟个孩子似的,可是突然听说自己要做妈妈了,这种感觉,真的很难言喻。

    “对的!”他点了点头,“小染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在她的额头吻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莫小染还有些晕晕乎乎的,从她醒过來,他不是对不起,就是谢谢你,他是在练习文明用语吗?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怀孕,谢谢你为我生孩子,谢谢你來到我的生命里!”他轻声的说着,难得这么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莫小染都有些不太习惯了,“你这么煽情,我有些……不习惯!”

    看着她局促的样子,卓越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那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她也不知道,他应该怎么做,总之就是觉得,这样感觉好不习惯啊!

    “小染,你辛苦了!”一想到她怀着身孕,还被绑架,还这样的东奔西跑,就觉得自己做的真是不够。

    她的手,轻轻的抚上小腹,一种说不出來的感觉,现在还什么都察觉不到,可是这个小东西,到底是什么时候落根发芽的呢?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休息,我出去一!”他轻声的说,也算是在征询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睛,莫小染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知道他还有事情要问。

    “真乖!”他赞许道,然后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龙泽果然还沒走,在廊道里等他,看到卓越出來,立刻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!”卓越睨了他一眼,略带责怪的口气。

    龙泽还是不明白自己错在哪,伸着头问,“队长,是这事儿不能说吗?”

    他想來想去想不明白,明明是喜事啊,难道队长不想告诉嫂子?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“不是不能说,而是不应该由你來告诉她!”卓越无奈,这家伙什么时候脑子变得这么迟钝了!

    龙泽还傻乎乎的问,“那应该谁说?”

    在看到指向他自己的手指时,龙泽恍然大悟,一拍脑门,“瞧我这脑子,这事儿,当然应该由队长亲自告诉嫂子了!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卓越哼了一声,板脸说正事,“方才的那资料,你给子业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过了!”龙泽点点头,“事实上,还是他先看过了,然后才给我,让我來跟你汇报一声的!”

    卓越嗯了声,“那他有沒有什么说法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从这个表面现象來判断,至少说明打死残狼的另有其人,也就是说,或许还有我们沒看到的敌人!”这是呼子业的原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看?”卓越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如果真的还有敌人,不可能后來我搜查的时候沒有搜到。从口径看,应该是近距离射击,不会太远但是近距离范围我当时都搜查过了,并沒有别人!”龙泽却是有异议的,“所以说,为什么不是内讧?”

    可是,卓越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到他摇头,龙泽道,“队长也不同意?!为什么不能是内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内讧,说明是有人反残狼的,后來残狼死了,我们也不至于要僵持那么久。而且,当时那个局面,真有人杀了残狼,应该出來主持大局才对!”卓越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能是有私怨,只为泄愤?”龙泽想了想,还是觉得有疑点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!”点了点头,卓越却道,“但是你有沒有仔细看资料,匪徒中的所持的枪械,沒有任何一个,跟这口径吻合?”

    被他这样一说,龙泽又重新拿起资料细细查看,这一查看,惊讶不已,“咦,果然是哦!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应该还有别的敌人!”若有所思,卓越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龙泽道,“那这个人藏在哪里,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,还得进一步去查!”卓越说,“好了,你先回去吧,我等小染出院了,就会回队里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龙泽应声,这是真的走了。

    点燃了一支烟,卓越刚想凑近,忽然想起什么,又给熄灭了,又挥了挥手,将那一点点烟味给散尽,这才转身回病房。

    看到小染躺在床上,只露出个脑袋看着他,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件事,想要问你……”她抿了抿唇,一副难以启齿状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坐,卓越替她塞了塞被子,“我知道,你想问陈蜜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看到她拼命的点头,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蜜蜜她是被迫的!”她忍不住还想替她辩解。

    卓越道,“我知道,但是在法律面前,只有犯法和沒有犯法的区别,至于最后的判刑,就要看法官和检察官來定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么?”莫小染对这些不太懂,只觉得太过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协助绑架人质,混迹社团,参与黑社会,你说呢?”他反问道。

    发出了一声叹息,莫小染就不再说什么了,不管说什么,也是沒用了!

    陈蜜犯的错,实在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但是,她到底也是帮我逃脱,就不能将功折罪吗?”就算不能免罪,那能不能减免一点点?“她很可怜,从小父母身亡,一个人带着弟弟,弟弟又有自闭症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有沒有找到陈蜜的弟弟?”

    “还沒有!但是应该可以问出來,如果真的是暴狼组织里的人干的话!”他说到,“你现在最重要的,是养好你自己的身体,不要想太多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点头,“我只希望,蜜蜜能轻判一点,早点出來!”

    “会的!”他只能这样的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莫家的人差不多都來了,陈怡带了炖的汤,莫悠然更是带了很多孕妇装,夸张的让莫小染汗颜。

    “小染啊,前三个月是最重要了,你这几天吃了这么多的苦,可千万要好好补一补!对了,能不床就不要床了,多躺躺!”陈怡忙着吩咐,一边倒着鸡汤。

    莫悠然则拿出一件又一件的孕妇装,“我特意挑了多几件的款式,免得你又说不满意!孕妇不能穿的太紧张,你别到时候为了臭美不顾宝宝啊!这些衣服以后就是你的全部衣服了!”

    “小舅妈,小姨,我还早着呢!这才刚……三个月都沒有呢!”她好无奈,简直被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。

    端着汤坐到她的面前,陈怡叹了口气,“小染,大家也是为了你好!悠然还沒结婚,你舅妈我又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孩子,陈怡总有点遗憾,结婚这么多年,始终沒有孩子,好在老公和公公并沒有因为这个而为难她。

    “舅妈,你别说了,我知道大家是为我好,但是真的不用太紧张!”她说,“你们都说前三个月最危险,但是你看我又被绑,又跳窗户,还满山跑,都沒事的,一定沒事啦!我的宝宝,一定跟我一样能跑能跳!”

    “还说呢,可别说了,听着都吓死我了!”莫悠然拍着胸口,“你不知道,哥嫂都瞒着你被绑架的消息,我跟你外公被瞒的好苦!”

    “行了,都别说了!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,都不要再提了,不高兴的事,就让它过去吧,小染现在平安就好!”莫天成方才一直沒有开口,现在打断两个女人的絮叨。

    莫悠远也道,“是啊!小染平安比什么都重要,小染,你舅妈说的也沒错,好好休息,多躺躺总沒错的,多养养!”

    实在是有些盛情难却的感觉,莫小染只能点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“呵,好热闹!”一推开病房门,卓广义说到。

    看到他來了,莫小染那有点意外,听了卓越解释最近卓广义很忙,所以以为不会來的。

    “卓叔叔!”莫悠远和莫悠然意识的唤道,叫完,又觉得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主要对方跟自己父亲是好友,意识的就划到了一个辈分上,可是想想,小染是他的儿媳妇,自己的外甥女,这跟他又应该是平辈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叔叔,你们叫声大哥就行了!”呵斥道,莫天成看向他,“大忙人终于有工夫來了?”

    卓广义脸色有些讪讪,毕竟觉得确实亏欠,“哎,你就别损我了,损了一辈子了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