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卓广义來了,小染半撑起身子,“爸爸!”

    “别起來了,好好躺躺!”卓广义说到,然后走到她的面前,慈祥的看着她,“小染,对不起啊,爸爸最近手头有事太忙,都沒过來看你!”

    “爸,不用那么见外,您有事,就先忙您的好了!”她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想多了,人家那么忙,百忙之中抽空來看看你罢了!”莫天成哼了一声,心里就是不爽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居然都不露头,到现在才出现。

    别说卓广义了,一旁的卓越都觉得尴尬万分,干咳两声,“外公,我爸爸确实是有事,真的不是故意的,他也有打电话吩咐我好好照顾小染,一切都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卓广义脸色有些讪然,又呆了会儿,毕竟部队上还有事,就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莫天成也不过是嘴皮子上讨点公道回來罢了,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为难之处。

    临走前,莫天成拉着小染的手道,“小染,你明天就出院了,不如就先回家住好了!房子已经给你打扫干净了,门也换过了,这次保证住的舒舒服服,踏踏实实,绝对安全,连个苍蝇都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卓越,见他有些面色发窘。

    是啊,外公是好意,但这不等于间接在指责卓越沒有照顾好她么?

    想了想,摇摇头道,“不了,我明天还是跟卓越回家好了!外公,我保证,只要有空就会回去看你的,一定不再让你担心了,好么?”

    一场绑架,似乎让她懂事了不少,莫天成有些鼻酸,总是觉得心疼,“你是舍不得这个臭小子吧!”

    “爸,小染毕竟已经嫁人了,你也说了,女孩子总归是要嫁出去的!”莫悠远有些尴尬的上前,之前还一口一个卓越叫的欢,现在立刻就成“臭小子”了,变脸不带这么快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染,我们尊重你的决定,不管你在哪住,快乐才是最重要的!”莫悠远总结了一句,然后挥挥手,示意大家都离开吧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身体沒什么问題,需要的,还是卓越的陪伴。

    看着众人都走了,莫小染抬起头,冲着卓越歉意的笑了笑,“对不起,我家里人都太紧张了,所以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怪他们,他们说的沒错,是我沒照顾好你,让你吃那么多苦!”无论怎样,都弥补不了他心里深深的自责,“就算你要搬回去住,我也能理解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赶我走吗?”故意板起脸质问道。

    卓越一怔,“怎么会,我怎么会舍得你走,我当然是希望你留來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再说这种话!”她笑眯眯的说,“我们是夫妻,当然回我们的家了!”

    轻轻的拥着她,卓越只觉得心里满满的,沒有她,就好像失去了全世界,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吃完饭,正准备休息的时候,突然來了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卓越去问明天办出院手续的事了,莫小染躺來,刚要闭上眼睛,就听到外面问,“306是这里吗?哎呦,这么难找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很想将被子拉过头顶装睡着,可到底,眼神还是跟进來的人撞了个对着。

    唇瓣牵扯了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,“妈,,”

    路天娥这次是一个人來的,听到她的叫声,露出一抹笑,但是这笑简直就是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径直拉开凳子在一边坐了來,看着她道,又环顾四周,“怎么就你一个人,卓越呢?”

    “卓越去问出院手续的事了。”她回答道,然后就沉默了來。

    对着她,自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,闷了会儿,觉得气氛有点沉闷,“妈你怎么來了,cries呢?”

    “上学啊,你不上班,她得上学啊!”一开口就是那么的呛,小染有些后悔主动开口跟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嘴欠,平白的,理会她做什么!

    便翻了个身,背对着她,干脆装作休息的样子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样,路天娥可就不满意了,她从包里翻出一个苹果,咔哧咔哧的啃了起來,发出清脆的响声,在这安静的病房里,显得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一边吃,她一边说,“听说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莫小染应了一声,不知道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中奖率这么高,你还真是,呵呵……”路天娥干笑两声,似乎并沒有要做奶奶的喜悦。

    听着总觉得心里不是那么个滋味,莫小染干脆翻了个身,看着正啃着苹果的她,“妈,除了家世,我还有哪点儿让你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都不!”她倒是也干脆,用力的咬一口苹果,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有些无奈,“妈,你都不熟悉我,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不满,凭良心说,难道不是只因为家世?”

    “卓越为了你,三番四次跟我过不去,还不听我的话,我为什么会喜欢你?”路天娥也很坦白的说。

    两个人能这样直白的剖析,倒是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小染道,“妈,虽然叫你一声妈,但是你们家的事,我多少也知道一些。你有看着卓越上学拿奖么?你有听过他考什么大学的想法吗?你有问过他在部队上苦不苦吗?你都沒有,又凭什么要求他一定要都听你的?孩子,不是只生來,就是你的孩子,养的责任比生他还大!”

    一番话,说的路天娥变了脸色,她唇瓣动了动,“我还不需要你的教训!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教训谁,更不会去教训你,妈,我只是想说,如果你真的在乎这个儿子,真的爱卓越,就不应该再这样执意去。我从來沒想过要跟你作对,更不想跟你为敌,坦白说,我更希望我们能成为和睦的一家人!”她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经历过一场生死浩劫,她更珍惜所拥有的,能让卓越解开和母亲之间的心结,她会觉得很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路天娥似乎有些赧然,一抬手,将苹果核扔进了垃圾桶里,丢了两个字,“做梦!”

    然后拿起包站起身,“我來是想告诉你,就算你怀了卓越的孩子,我也不认可你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随便吧!”她叹息一声躺了來,认不认可是她的事,不会因为她的不认可,自己就不是卓越的妻子了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执拗起來,怎么都掰不过來。

    听到那句随便吧,路天娥脸色变了变,很是不好看,一转身,正好卓越走了进來,看到她的时候,有点意外,“妈,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來看看儿媳妇,不对吗?”路天娥冷哼一声,“我不來,你们要说我冷漠,來了,又该觉得我居心不良了,反正怎么做,你们都觉得我不对,对吧?”

    卓越有些莫名其妙,“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人我看过了,心意也尽到了,别说我不近人情!”路天娥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卓越真有点莫名所以,不知道她这是唱的哪出子戏。

    “她沒有为难你吧?”卓越看向莫小染问道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也算不上为难吧,只是说了些赌气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真觉得,这个婆婆倒像是一个沒长大的,被宠坏了的孩子,要争丈夫,争儿子,争所有自己本來抛掉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要是别人要的,哪怕是她曾经丢弃的,她也要抢回來。

    “沒有就好!”卓越点头,“如果她说什么,做什么,让你觉得为难,不用去理会她!”

    说起來,卓越算是不错了,至少在婆媳问題上,沒有站到愚孝的一方。

    似乎想起了什么,卓越道,“对了,你这个学期很忙啊,背着我,做了不少嘛?”

    莫小染愣了愣,一时沒有反应过來他说什么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又是cries,又是杨一鸣的侄女,你还真是神通广大,以后是不是专门给你开个幼儿园,或者早教班什么的?”他半开玩笑的说,眼睛里却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原來是这个,他如果不提起,自己都差点忘了。

    一拍脑门,“哎,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,好几天沒去上班了,园长要把我开除了吧!”

    “开除了也好,那你就安心在家相夫教子!”他现在巴不得呢。

    给了他一个白眼,莫小染道,“你就想!我才不要,我要做新时代的女性,绝对不要只依靠男人!”

    “依靠我,我靠不住吗?”双手撑床靠近她,他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靠得住,谁知道以后靠不靠得住!”两只手捧住他的脸,笑着说,“万一我老了,你又遇上什么小妖精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以后!”他说到,亲吻着她的唇,“我一辈子都只让你一个人依靠!”

    “傻话,还有你爸呢,以后,还有你妈,你妹妹,唔……”后面的话,都被他吻了,这女人,怎么就会说这么扫兴的话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晚上趁着卓越去打饭的时候,莫小染给杨一鸣拨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这醋坛子,醋劲越发的凶猛了,如果当着他的面,一定不让自己打。

    “杨一鸣吗?”她问道,因为用的是卓越的手机,自己的被匪徒给毁了。

    杨一鸣愣了愣,看看陌生的号码,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莫小染啊!”她说到,“我想说,对不起啊,最近我出了点事,所以一直沒去上班,那个……锦涵还好吧?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