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听到莫小染的声音,杨一鸣激动不已,“小染,你被救出來了,你沒事了?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啊,我沒事了!”听到他那么激动,自己还真的有点不太习惯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事?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救你的,只可惜……”杨一鸣道,“你现在在哪儿,我去看你!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了,我就是想问问,锦涵最近的情况怎么样?”那孩子有些心理问題,本來已经架构起良好的沟通了,可是自己这突然的被绑架失踪,不知道她心里会不会对自己起了杜绝和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“锦涵,第二天去,你不在,她就死活不肯上了,一直在家呆着!”说起这个,杨一鸣有些头痛。

    “呃,怎么会这样!我后天应该会去上班了,到时候你带她來,我当面好好跟她沟通!”揉了揉太阳穴,她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外面传來脚步声,立刻道,“好了,就这样,不说了!”

    果断的挂了电话,一秒,就看到卓越走了进來。

    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,心头有点凌乱,紧张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卓越看了她一眼,“你好像有点紧张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!”额头都已经冒汗了,她都不知道,“哦,大概是我想着明天要出院了,太高兴了吧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如果我告诉你,明天出不了了呢?”他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!为什么?!”一脸的惊讶,如果出不了,岂不是又不能去上班了,而且……在医院里很闷的。

    看着她更加紧张的样子,卓越勾了勾唇,“随便说说,跟你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她顿时有些无语,这人,什么时候这么冷幽默了。

    其实,卓越方才在外面,就把他打电话的事,听得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她未免把自己想的太小心眼了吧,还偷着打电话,他当然知道,她跟那个杨一鸣之间,是有多么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一个杨一鸣,根本成不了他的对手,他连放都不放在眼里,但是既然她小心翼翼,那就随着她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收拾明天出院的东西,莫小染趴在床上,心里暖暖的,“卓越,,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出院,你是不是能放假几天?”

    “大概吧。有事吗?”

    这人,温存起來,真的很温柔,可是有时候,又真的是酷酷的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她说,“沒事!”

    一拉被子盖过头,直接躺着装睡了。

    听到半天沒有动静,卓越一抬头,才看到她的样子,不免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起身走过來,将被子拉來,露出她的小脑袋,“傻瓜,想让我陪你去玩,就直说!”

    “我才沒想!”她还在嘴硬。

    “沒想就最好了,你现在的身子,哪儿也别想去,好好在家休息!”他伸出食指,点了她的鼻头,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嘟起嘴,她更加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养胎,等你过了前三个月,我抽空带你出去玩玩!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呢……”哀嚎,总觉得时间太长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长,你算算,到时候差不多都快放寒假了,你正好有时间,天气也凉爽了,我们再商量去哪儿!”他说到。

    想一想,似乎也挺值得期许的,她伸出一根小指,“拉钩!”

    看着她有些孩子气的举动,卓越忍不住笑起來,但还是伸出小指跟她勾在一起,“拉钩!”

    脸上终于又扬起了笑容,心满意足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出院的手续很简单,因为卓越差不多都办妥了,早上大夫查完房交代了几句,他们就办理出院了。

    在莫小染的坚持,莫家的人只好同意她回卓家,但还是不放心的跟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说两家关系还不错,也结婚有段时日了,但登门造访,却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卓广义不在家,顿时变成一大家子拥进了卓家大宅。

    孕妇是重点保护对象,莫小染进以后,就被拥护到沙发坐,什么都不让她碰。

    莫悠远和陈怡还算客气,坐在沙发上只是环视四周,莫悠然则是满子的绕。

    从楼到楼上,然后又來,“不错不错,还是挺大的,小染要我说,还买什么房,就住这不是挺好的?”

    “小染想跟我过二人世界,而且自己有一套资产,我觉得也不错!”卓越倒上茶,然后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什么二人世界啊,你们这马上就三口之家了。房子买了还沒住,小不小啊?要不趁早直接脱手换大的得了!”一边溜达着,莫悠然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这边,两口子还沒开口,莫天成道,“你说的轻松,你去买套给我瞧瞧!你能不能消停点,有你这么做长辈的么,在人家家乱转,沒点礼貌!”

    “爸,你也说了我现在是长辈,在小染这儿转转怎么了,又不是外人!”她说,“卓越,厕所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哦,前面右拐,第二间!”摆上从医院拎回來的水果,卓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卓越,别看你得叫悠然小姨,可是她心性不大,别跟她计较啊!”莫悠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陈怡则在一旁对莫小染嘘寒问暖的。

    卓越刚要开口说不介意,忽然就听到一声尖叫,“啊,,啊啊啊,,”

    众人吓了一跳,立刻起身跑到事发地查探究竟。

    只见莫悠然双手捂着眼睛,用力的尖叫着,而厕所门口,站着一脸呆若木鸡的呼子业,手里还提着一把菜刀。

    他脸上还沾着点血迹,看上去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“子业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卓越愣了,然后介绍,“这是我队友,呼子业,这些……小染的家人!”

    一众人探着脑袋,一时有些不明所以,莫小染皱了皱眉,“小姨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莫悠然的尖叫好不容易止住,已经不再是惊吓,气呼呼的瞪着呼子业,“你变态啊,提着菜刀上厕所,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会有人上厕所啊!”呼子业说,这才看见,他手里还捏着条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我爸给你的钥匙?”想了想,估计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果然,呼子业点了点头,“司令说今天小染出院,你估计会很忙,让我帮忙來做顿饭,让小染好好补一补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……”指了指他的造型,着实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呼子业上看看自己,恍然大悟,“哦!厨房的水槽有点问題,蓄不住水,我也沒找到合适的盆,就先把鱼养在浴缸里了,看看时间差不多,正准备宰了!”

    “你脸上的血……”指了指他的脸,莫小染也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鱼的。丫的不听话,我就给了它一刀,出來了点,见笑,见笑!”他说,“哎,你们别都堵在这儿啊,先去做做,很快就能开饭了!”

    卓越道,“你准备的够不够,不然还是出去吃好了!”

    “绝对够,放心好了,我的手艺你还沒数么?”说话间,呼子业已经朝厨房走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莫悠然身边的时候,他探了头,“马桶上有点血,刚才溅到的鱼血,沒事儿啊!”

    他是笑眯眯的说,可是莫悠然却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怪人!”莫悠然嘀咕道。

    卓越笑了笑,“别看他好像奇奇怪怪的,其实在刑侦上很有一套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招呼其他人到客厅重新坐。

    但是莫悠然死活不肯用这个厕所了,于是小染带着她去楼上卧室的,了楼,看见大家倒也算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蹭啊蹭,莫悠然无聊的蹭到了厨房里,也就这沒参观过了,看到那个怪人站在灶台前,很认真的切菜,撇了撇嘴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这么粗犷的男人也会做饭?估摸是矮子里面挑将军呢吧!

    “这里等会有油烟的,你出去等等好了!”抬起头看到莫悠然,他笑着说,“我一个人可以,不用你帮忙了!”

    他以为,她是好心进來帮忙打手的。

    莫悠然哼了一声,“我才不是來帮忙的,我是來监督你会不会毒毒死我们的!”

    呼子业一怔,旋即笑道,“我为什么要毒毒死你们,我跟你们又沒仇!”

    “未必有心,可也许无意呢!听说烧糊了,还有什么鱼的苦胆破了,都会中毒的!哎,你刚才在厕所弄鱼,苦胆沒破吧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呼子业忍不住大笑,“那都是讹传,不过苦胆破了确实会不好吃的,你不会做饭吧?”

    一听她的话,就知道应该是不会做饭的人,这一语顿时戳中,莫悠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的红了,却还要嘴硬,“切,我是故意考考你罢了!做饭,那还不是信手捏來,小菜一碟!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也是!”说话间,他已经将土豆丝切完了,往水里一放,细细的散开,顿时,莫悠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明明看着这么粗犷的男人,甚至巴还有点胡茬,高高大大的身形,比她高出两个头左右,可是却能做这么细的活?!

    跟方才在厕所门口看到俨然变态杀手的造型完全不符啊!

    看她张大嘴巴惊讶的样子,正好边上的高压锅好了,他关火端开,笑着说,“我要放气了,你先让让?”

    “放呗!”她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呼子业笑了笑,直接打开高压阀,“嗤,,”

    “啊!”她惊叫一声,一秒,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