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二连三的尖叫,把客厅里坐着的人都给吸引过去了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众人一起挤在厨房那个不大的门口往里探头,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天成站在最后面看不清,待从缝隙看见,脸都要绿了,一声呵斥,“莫悠然,你像话吗你,给我來!”

    被老子一声吼,莫悠然才算回过神來,发现自己整个人是挂在呼子业的身上的。

    双手缠绕着他的颈项,两条腿夹在他的腰身上,而呼子业则显得很被迫,很无奈。

    手里拿个锅铲,另一只手还捏着高压阀,显得特别无辜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渴了,有茶水喝吗?”整理了一头发,莫悠然很有些不自在的说,匆匆的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大家也不好说什么了,自然都识趣的离开,只留呼子业一个人在厨房里。

    知道他们会尴尬,卓越索性起身说去看看有么有什么药帮忙的地方,直接进厨房去了,客厅里便只剩莫家的人。

    莫天成脸色阴沉沉的,而莫悠然低着头,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一样,脸红红的,只拼命喝茶,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喝喝喝,你这辈子沒喝过水怎么的,待会儿又要上厕所!”看着她,莫天成气不打一处來,只觉得丢脸死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岁数再大,也是沒出嫁的闺女,这样光天化日之挂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上,叫什么事!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一口茶喷了出來,莫悠然剧烈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莫小染坐在一旁给她拍着背,一边道,“外公,你就少说两句好了,小姨又不是故意的,刚才那个响声我们也听见了,小姨肯定是被吓到了!”

    有点感激的看了她一眼,莫悠然连连点头,一边咳嗽一边说,“对对,小染说的沒错,咳咳,我是被吓到了,我又不是故意的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吓到了也是活该!不老老实实坐着,你到处乱跑什么,沒见过啊!”莫天成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沒见过嘛!”莫悠然小声的嘀咕,换來一记凶巴巴的眼神。

    莫悠远笑着说,“好了,爸,毕竟是在卓越家做客,我们就别说这些了,就算你想训悠然,也回家再说吧!”

    果然,莫天成就不再说什么了,只是以眼神警告了,别再丢人了!

    厨房里,卓越似笑非笑的看着忙着切菜的呼子业道,“要不要帮忙?”

    “你看好你家那些人就行了!”瞥了他一眼,呼子业毫不客气的说。

    拿起一个西红柿洗了洗,卓越笑,“可我看你挺享受的啊!小染的小姨可是一直未婚,年纪跟你也匹配,我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神经病!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还是毛头小子那么冲动啊,我才不自掘坟墓!”哼了一声,他一手比划着,“闪闪!”

    然后将菜锅,蹭的一,冒出老高的火焰,他却面不改色的在炒菜。

    看着他熟练的样子,卓越道,“真看不出,你个大老粗,也会干这些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会!”睨了他一眼,呼子业觉得他简直是半斤笑八两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把之前的报告详细的看了一遍,总觉得还是有不对劲的地方!”一边炒着菜,一边对他说,“一來,这群根本就是乌合之众,手里有枪械,但是作战力不高,心里素质也不强,我觉得,残狼虽然够狠辣,但是脑子沒那么好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有幕后主使?”卓越想了想说,“其实我不是沒考虑过这个可能性,但是暴狼组织近些年才重新组织起來,这个残狼目前有的战斗力,也算是不错了,如果说幕后主使,好像也沒看到他跟谁有什么联系,那幕后主使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呼子业抖了抖锅,将菜盛了出來,“我也只是这么猜测,毕竟沒有真凭实据。那些抓到的喽啰,什么都不知道,以为能跟着残狼混口饭吃,一群小混混!不过那个结巴老三好像知道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挑了挑眉,卓越似乎有点意外,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知道残狼每个月十五都会独自出行,任何人都不带,也不知道去哪里,但是回來似乎组织就能富裕一段时日,残狼怕死,平时都是小心翼翼的,身边都带着人,唯独那一天,谁都不带!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卓越认真思索,“也就是说,要是有幕后主使,很有可能跟那个人有关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!但是也不好说,毕竟人都已经死了!”这就是棘手的地方,“而且死的那么蹊跷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哎,你菜糊了!”突然一指锅里,他冷不防的说。

    呼子业一惊,立刻回头,“哪里?哪里?!”

    定睛一看,菜都已经盛出來了,哪里会糊,丢了他一记白眼,“真该专门炒盘糊的让你吃!”

    卓越耸了耸肩,笑道,“好了沒有?可以开饭了么呼大厨?饿死了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端着菜出來,热气腾腾,香味扑鼻。

    莫家的人已经围坐在餐桌上,看着菜色,莫小染不免有些惊讶,“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做的?”

    “他有帮忙,,”指了卓越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还是我们家外甥女婿贤惠!”莫悠然低低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就听到呼子业后半句,“他有帮忙,,洗了个西红柿!”

    卓越笑呵呵的说,“那也是帮忙了嘛!”

    “切,你就会吹牛!”莫小染不屑的说,“看着很不错啊!”

    “看着长相不错的,往往未必味道好,这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!”莫悠然还在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,自己能出那么大的糗,还被老爸给训斥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依小姨这话的意思,我这人应该是不错的,毕竟外面长得不好看嘛!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看着他大大方方的自嘲自己,莫悠远笑道,“我妹妹说着玩的,你不要介意!”

    莫悠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,“谁是你小姨!”

    “呃,你不是小染的小姨吗?卓越是我的战友,管我叫声大哥不为过,你是卓越的小姨,我叫你一声小姨,也不为过啊!”他一本正经的解释着,莫悠然的脸却都已经红透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逻辑好行了吧,不用在这卖嘴皮子了!”

    “悠然!”莫天成不高兴了,一皱眉头,瞪了她一眼,“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?!”

    扁了扁嘴,她闷头吃饭,只吃饭,不吃菜,就好像吃菜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一样。

    冷不防,面前放了一个小鸡腿,她一愣,抬起头看见呼子业笑眯眯的脸,“小姨别光只吃饭啊,尝尝鸡腿怎么样,咸了还是淡了,给点意见?”

    人家这么诚恳,眼神那么真诚,虚心求教……

    好吧,白米饭确实太难以咽了!

    她“勉为其难”的咬了一口,心里打好了草稿,不管味道怎么样,都要好好的挑剔一番。

    结果,一口肉几乎是囫囵的吞了去,接着一口接一口,沒一会儿一根小鸡腿就只剩骨头了。

    意犹未尽的咬着骨头吸吮里面的味道,简直陶醉的不行,家常菜也可以做的这么好吃!

    “小姨,人家等你评价呢?”莫小染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莫悠然这才回过神來,一抬头,发现众人都盯着她,不由得红着脸,挤出一句,“凑合!你们都看我干嘛啊,不信你们自己尝尝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她顿时就后悔了,因为所有的人的筷子都开始疯狂起來。

    她很想参与进去,碍于面子,又不好加入,正两难的时候,面前的碗被堆上了各种菜肴。

    “凑合的话,可能小鸡腿不合小姨的口味,不如尝尝别的?”呼子业一边说,一边给她夹了各种的菜。

    她本來想说,谁要你好心,看着他,还是把话咽了去,埋头只吃不评价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前所未有的安静,却又是前所未有的和谐。

    很快,桌上就一片狼藉,杯盘全空了,每个人都满足的摸着肚皮打着饱嗝,撑得不行。

    莫悠然皱着脸,不敢吭声,怕被人取笑,,她咬舌头了!

    老天,她是有多馋,感觉就跟这辈子沒吃过饭似的,恨不得连汤汁都给吃干净了。

    不过让她放软话,还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呼子业你的菜做的这么好吃,实在太厉害了。你以后复员了,直接五星级大厨啊!”莫小染毫不吝啬的赞赏。

    卓越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,“比我做的还好?”

    莫小染睨了他一眼,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沒吃过你做的!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个沒吃过?”卓越挑眉。

    “早餐又不算!”回过神,她立刻辩解。

    呼子业笑了笑,揭开谜底,“我进部队以前,曾经学过三年的厨师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么厉害,原來真的是专业的!”陈怡点了点头,“技多不压身啊,卓越,你们队里还都是精英來着!”

    “小姨,你都吃完了,最喜欢哪个?”莫小染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悠然一句话都沒有,她在拼命的舔舌头,好像出血了,怎么办?好痛,好痛好痛!

    “小姨?”看她只是苦着脸很痛苦的样子,但是也不说话,便担心的再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莫悠然实在忍不住了,站起身,直冲卫生间,用杯子接了杯水,,漱口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