哗,噗,,

    一口水喷出來,是红色的,居然有血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不放心跟过來的陈怡惊呆了,几乎都沒过脑子,直接扭头冲丈夫喊道,“悠远,悠远,悠然吐血了!”

    这不得了了,所有刚吃饱饭的人,呼啦一都凑了过來,一脸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怎么突然又吐血了?刚才不还沒事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是食物中毒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,都看向说话的陈怡,她才恍然发觉说错话,一捂着自己的嘴巴,有些讪讪的看向呼子业,“那个,你别误会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哎,解释不清楚了!

    呼子业也有些无语,吃完他做的饭,居然吐血了,这传出去,让他多年英名毁于一旦啊!

    这边,莫悠然好不容易漱完口能喘过气说话,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们都想什么呢,我咬到舌头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先是莫小染忍不住,捧着肚子噗哈哈的笑了出來,其他人也有点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乌龙事,好在呼子业性格不错,倒是也沒生气,只是自嘲道,“这可不可以让我理解为,我做的太好吃了,所以你才会咬到舌头?所谓馋咬舌头饿咬腮嘛!”

    “切,我是太饿了,吞的太快才咬到舌头的,什么馋咬舌头饿咬腮,歪理!”她不屑的哼了一声,就是不想承认。

    莫天成道,“行了,你那嘴硬的臭毛病什么时候改过來,让你吃了一大半,承认会死啊!”

    这老爸,居然拆她的台!

    莫悠然点头,“会!这是遗传你的,老爸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莫悠远和陈怡对望了一眼,有些无语默然,这抬杠的习惯,难道到哪儿都改不掉么?

    抬起头,莫小染看向笑呵呵的呼子业,“你别介意啊,我们家一直这样,习惯就好!”

    “沒,挺好的!这样很有家庭氛围,我从小就沒有家人,一直在孤儿院长大,最喜欢这种有家庭氛围的了!”他笑呵呵的说,一点悲伤或者敏感的样子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孤儿啊?”莫悠然停了來,看向他,明显眼中有着同情。

    他点头,并不觉得是什么丢脸的事,“是啊,所以你们这种热闹的大家庭,我一直很向往的!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有空,就多來玩好了!”莫悠远主动做主,“热烈欢迎!”

    莫悠然还想说什么,但是被陈怡按了按手,只好按捺不说了。

    等莫家的人都散去,天色都已经黑了來。

    呼子业也走了,偌大的子,只有他们两个人,仿佛又回到了刚新婚的时候。

    洗完澡,搓着头发,莫小染走过來就想躺,却被卓越一把拉起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她眨着眼问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湿着头睡觉会头疼的?”他说,然后已经翻出了吹风机,“先吹吹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沒事的,我累了嘛!”开始撒娇耍无赖。

    “累了就乖乖坐着别动,很快就好了!”他一边说,一边开始揉开了。

    嗡嗡的吹风机声,暖暖的风从耳边拂过,心里有些暖暖的,从來沒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很享受,微微的闭起眼睛,“卓越,我突然觉得,活着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!”

    卓越手上的动作不停,“说什么傻话呢!活着当然好了,你不但活着,还会好好的活着,活七八十年!”

    “那都成老妖精了!”她嘀咕着,玩着手指头,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一个被人问过千遍万遍的问題,“你说,以后是你先死,还是我先死?”

    拧起眉,他在她头发上用力揉了一把,“什么死啊活的,你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随便问问!”她只是经历过这次的事以后,特别有感慨,“我只是想,你比我大,如果正常情况,几十年以后,应该是你先死,我后死!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卓越点头,沒觉得有什么问題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她摇摇头,结果扯的自己头发一阵疼痛,龇牙咧嘴了一番,被卓越取笑,“活该!让你乱动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揪那么紧嘛,揪光了我就直接好做姑子去了!”她娇嗔的说。

    “沒见过大肚子的姑子!”卓越虽然这样说着,手上的动作,却是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着,如果你先死了,我一个人,多寂寞啊!也沒人给我吹头发了!”她感慨着,提前就开始忧伤起來了。

    卓越又好气又好笑,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,“你确定你那时候还有头发可吹?”

    “沒头发我吹假发行不?”这人真是,明明那么感性的话題,到他嘴里,就变得那么无趣了。

    “行!大肚子的姑子,头发吹好了,可以上床了!”说着,他将吹风机收了起來,然后稍稍拢了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带着点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,扑鼻的诱惑,让他不免有些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这几天一直失联,对她担心到了极点,现在失而复得,他的宝贝,就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忍不住从身后,紧紧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先是一愣,旋即笑了起來,轻轻的搭着他的手,“卓越,你说我们的宝宝,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是你的我都喜欢!”他亲吻着她的脸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认真的,总会有一个偏好的嘛!”她想了想,“你一定喜欢男孩对不对?男人大多都是重男轻女的,嘴上还要说都一样,哼!”

    卓越简直无语,他明明什么都沒说好吧,为什么就凭空替他想出那么多?

    “真的都一样,女孩也很好啊,可以打扮成小公主,穿漂亮的小裙子,是贴身小棉袄!”他哄着她。

    “哼,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,果然是!这还沒生呢,你就开始yy了!”她一撇嘴,很是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卓越彻底投降了,“你是故意的吧,男孩女孩都不是。你莫非想让我说喜欢人妖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喜欢人妖?!变态!”她扬眉,一脸惊讶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,卓越可以肯定,她根本是在耍自己!

    一个打横,瞬间她的身体腾空,在尖叫声中,平稳的落在了床上,将她放稳,然后栖身上來,居高临的看着她,“次再问这种傻问題,直接就地正法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正法?”她一点儿都不怕,嘻嘻哈哈的说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”俯身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她身上带着沐浴后甜美的香味儿,简直勾人魂魄,又是久别胜新婚,卓越对她的渴望,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强。

    身体的温度逐渐上升,手中拿捏的是恰到好处的柔软,他简直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两个人才分开些,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莫小染已经红了脸,娇羞无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卓越却是一用力,站起了身子,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,大步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愣了愣,一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去,沒两分钟,就传來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,不由得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卓越脸上还滴着水就出來了,显然是刚用冷水洗过脸的,情绪已经沒有方才那么激动了,上床躺在另一侧,中间隔开些距离,哑着嗓子说,“睡吧!”

    “卓越,你是讨厌我了么?”她眨着眼看他,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他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离我那么远?”用手在中间空白的地段比划了,夸张的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卓越道,“我怕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你不会伤害我的!”她说着,突然往前凑了凑,直接扑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卓越身形一僵,差点就要翻身压上來。

    他挺直脊背道,“不许胡闹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胡闹,人家好几天沒见,想你了!”难得这样柔软的撒着娇,卓越哪里还扛得住,直接转过身一把抱紧她,然后用力的在她的耳垂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口,是惩罚性的,惹得她叫出声,“喂,你怎么咬人啊?”

    看她终于不掩饰着撒娇了,卓越才笑起來,“说了不许胡闹,再胡闹,我就咬掉你的耳朵!”

    “你属泰森的吧,居然咬人耳朵!”她摸着自己的耳垂,感觉那里火热火热的。

    “哟,不容易,你还知道泰森!”挑了挑眉,他调侃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气哼哼的转身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卓越见她背对着自己,半天都沒有动静,怕她是真的生气了,凑过去道,“你不是真的生气了吧?可你不能这样惹火啊,万一我把持不住,伤了你跟孩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是都说军人意志力坚强么?试试都不行!”嘴里咬着杯子,嘟囔着说的不清楚,她像一只可怜的小狗,

    卓越简直不知说什么好,“意志力也不是用在这方面的!我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,你是我的妻子,我对你要是沒感觉了,或者都不起火了,那还得了,八成不是有生理问題,就是有心理问題!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告诉我,你是身心都沒有问題的吗?”转过脸來看着他,脸上哪有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被她耍了,分明在逗自己!

    卓越道,“有沒有问題,你亲自试验一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啊,,不要!”她大笑着将被子反盖在他的头上,笑得一脸欢畅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甜蜜的夜晚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