怔了怔,也不知道是谁找自己,将其他孩子托付给林赫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园长办公室,看到的居然是杨一鸣,还有,,杨锦涵。

    几天沒见,小女孩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。

    她紧抿着唇瓣,显得自我保护特别强烈,眼神也带着几分警惕和不安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,让她变得这么敏感。

    “小,莫老师,你來了!”杨一鸣很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想起她打过招呼说不要表现出早就认识,临时改了口。

    杨锦涵抬起头,有点狐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叔叔,但是一个字都沒有说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,这是你们班上的,前两天你不在,她也沒來,今天你上班了,她又來上学了!”园长说道,显得对杨一鸣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“好的!”她笑了笑,看着杨锦涵道,“我们已经见过面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但是相对于上一次的温和,这次杨锦涵又表现出强烈的防备意识,甚至比上次更甚。

    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也只能慢慢问了,头疼!

    “看來,小家伙已经忘了我呢!”她笑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家伙!”杨锦涵拧起眉,很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忽然想起來,这小家伙很不喜欢自己被当成孩子來看,便点了点头,“对了,是老师记错了,我们锦涵是大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敷衍我,我知道,你心里根本还是把我当成个小孩子在看!”她冷冷的说,居然异常大人的口吻。( 平南文学)

    这种情况让在场的大人都觉得有些尴尬了,尤其是杨一鸣,轻轻碰了她一,“锦涵!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早就跟她认识,还装什么第一次见面,虚伪!”用手一指莫小染,她简直就像个拆穿谎言的人,让杨一鸣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锦涵,你胡说什么呢,我,我跟莫老师不认识啊!”他张口结舌,显得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莫小染看着她,那么聪慧的眼睛,漂亮的脸蛋,有着超乎寻常年龄小孩的敏锐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道,“你说的沒错,我是跟你叔叔早就认识!不过,不是你想的那样,并非虚伪的想隐藏什么,而是觉得,这样做比较有趣!”

    “有趣?”似乎有些诧异她会主动承认,杨锦涵愣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觉得玩初次见面的游戏很有趣吗?”她点头,“不过,好像你并不喜欢。不好意思,是我们太幼稚了!那相信,成熟的锦涵一定不会像我们这样幼稚,玩初次见面的游戏,我们是认识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友好的伸出手來,杨锦涵有些犹豫,如果说自己不认识她,不是等于承认自己幼稚了?

    迟疑了两秒,还是把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小染笑了,握紧她的手,“走吧,还有好多小朋友想认识你这么漂亮的姐姐呢!”

    杨一鸣看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叫了声,“小染!”

    回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牵着杨锦涵就回了教室。

    看到又领來一个小朋友,顿时许多小朋友都很好奇的围过來,而路曼玉只是靠着窗台冷冷的看着这边,有着普通孩子沒有的清冷。

    对于小朋友们的热情,显然杨锦涵有些吃不消,她拨开人群,竟是径直走向了路曼玉的方向,然后在她旁边的窗台停了來。

    或许是路曼玉清冷的气场太过强大,也或许是看出新來的小朋友沒有那么热情,众人便都散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,莫小染也不免有些头疼,她是自找苦吃啊!

    “小染,小染!”沒想到,杨一鸣还是追了过來,看了确定暂时沒什么事,便走出教室,“好了,锦涵交给我可以了,你午來接她放学,然后现在可以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,锦涵交给你,我很放心,我只是关心你,小染,你沒事吧?”他上上,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浑身有些不太自在,“我很好,谢谢你的关心!”

    “小染,对不起,我太关心你了,所以才登的那个广告,你是明白我的初衷的,我是想救你的,你知道的,对不对?”他主动道歉,也不知道卓越会在她面前怎么抹黑自己,索性好好解释。

    他根本沒有想到,卓越就沒有提这件事,所以莫小染是一脸的莫名所以,“你说什么,什么广告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杨一鸣怔了怔,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莫小染联想起今天同事的眼神,还有园长古怪的话,忽然之间就想通了,“那个广告是你登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是啊!”杨一鸣硬着头皮说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不知道广告里到底是什么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所有的人,都知道她莫小染被绑架了!

    不然的话,不会一个个都用那种奇怪的目光看她。

    顿时气不打一处來,“你有毛病啊!你多管什么闲事,我是你什么人,你打什么广告啊,你钱多烧的啊!”

    为了这广告的事,杨一鸣不知道被多少人骂过了,但是莫小染这样骂他,他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,“小染,我也是为了救你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而且你也沒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沒事,是你的功劳了?那我是不是还应该谢谢你啊?”她问道,真是特别的生气。

    被绑架都沒那么大的气性,好不容易逃了出來,生活却被搅和的一团糟,自己还以为是卓越干的,哪里想得到是他!

    “不,不用!”头一次看她发这么大的火,杨一鸣感觉都找不到自己的舌头了,“不,我的意思是不是!你别生气,我真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赶紧给我滚,我不想看到你!”烦着呢,本來就头疼欲裂,他还來搀和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别生气,好好,我走!但是锦涵……”他还有点不放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沒那么卑鄙,不会公报私仇的!锦涵我会照顾好的!”她沒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先走了,小染你别生气,真的别生气!”看到她瞪过來的眼神,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太阳穴,觉得自己还真是累,这个杨一鸣,沒事登什么广告啊,天真死了,难道绑匪看到广告就会放了自己?!

    这样想着,愈发觉得卓越的不容易,他是顶着怎样的压力把自己救出來的啊!

    真是想谁谁來,就在这个时候,电话突然响了,一看,还真是卓越。

    “喂!”她有点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卓越听着声音不对,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很累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勉强笑了笑,她说,“就是第一天上班,还要慢慢适应,不过小朋友们都很可爱,挺好的!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笑,卓越稍稍放心來,“cries有沒有去?”

    “有!”犹豫了,决定还是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那有沒有为难你?”他接着问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咬痕,已经结疤了,不过还有点隐隐作痛,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沒有就好,要是为难你,一定要告诉我!我去找她,让她把她领走!”他用的都是“她”,但是她能听懂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其实我觉得她也挺好的,只不过受妈妈的影响而已!”莫小染靠着墙,轻轻舒了口气,“卓越,你救我的时候,是不是顶着特别大的压力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他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突然想到了,我外公啊,小舅舅啊,他们都是能闹腾的人,会不会骂你啊,责怪你啊,还有绑匪怎么跟你说的,我都不知道!”她虽然被绑架,但是自觉还不算吃了太多的苦,可是他在外面,绝对也比自己好受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卓越笑起來,“沒什么,他们都很好相处的,再说了,就算骂我,也是应该的,谁让我把你弄丢了!现在,只要你平安就好,其他的,都不用去管!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,但是莫小染也能感觉出,他是有多么的辛苦。

    就像自己现在这样,受点委屈也不想跟他说,因为怕他担心,他一定,也是这样的!

    良久沒有说话,卓越不免有些担心,“小染,你沒事吧?小染?”

    “沒事!”她笑,“刚才有人经过,所以沒说话!”

    “有人你还害羞啊?”卓越笑起來,“午几点班,我去接你,想吃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“班还是老时间,看你记不记得了。吃什么……”她说,“我还沒想好!”

    “那好,到时间我來接你!你先想好吃什么,到时候我们直接去!”说完,他似乎准备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卓越……”她急急的叫道,卓越一怔,又拿起电话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她对着电话,轻声的说,“我有沒有说过,我爱你?”

    声音很轻很轻,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來,一刹那,两边都沉默了,仿佛只鞥呢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她屏住呼吸,感受着他相同的心跳,这世上,沒有什么事,比这更美好了。

    脸上有些热热的,但是她心中却是喜悦的。

    卓越沒有说话,只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世上最美妙的声音。

    天地间,仿佛只有那一句,“我有沒有说过,我爱你?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