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不容易到了午课,卓越开着车來接她,但是她却走不了了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幼儿园所有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,只剩一个路曼玉。

    背着小小的书包,站在幼儿园门口,低垂着头踢着地上的小石子,闷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沒放学吗?”卓越等不及了,将车子停好,然后直接走到校门口接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站在路曼玉的边上,用巴示意了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cries?!”卓越有些惊讶,低头看着她,显然路曼玉是有点怕他的,往后退了两步,一脸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妈呢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莫小染有点想笑,你妈呢?不也是你妈么?

    唇角勾了勾,到底是沒笑出來,毕竟,路天娥不來接走她,自己也不好扔不管。

    对于卓越的问话,路曼玉只是低头不回话,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卓越有些烦躁,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,莫小染说,“沒用的,我打过了,根本不通,一直关机的!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卓越悻悻然的挂掉电话,一脸的恼怒,“她根本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,能怎么办?”不來接她,又关机,鬼都知道是故意把cries丢给他们的,可是,总不能这样丢不管吧。

    卓越踱着步子,瞥了一眼垂着头不说话的小姑娘,再抬头看看幼儿园,“将她就放在传达室好了!我就不信,她会不來接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莫小染果断的拒绝了,“幼儿园都走光了,马上所有老师也都走了,这里会锁门的,就算传达室大爷肯帮忙,我也不放心!而且……她一个人,会害怕的!”

    低声的说,生怕伤了她的自尊。

    “她自己妈都不管了,你管她干嘛!”卓越很生气,气这个不负责任的母亲。

    当初对自己就是一走了之,可他好歹还有个父亲,可是现在呢,又是什么意思?!

    “卓越,我想,你应该比我更明白那种被抛不管的感觉!”莫小染轻声的说,然后看向路曼玉,“曼玉,你妈妈可能有事不能來接你,但我也不能把你一直放在幼儿园里,你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不过眼神明显是温和了很多。

    放心來,伸出手想要握住她,却被她一闪身让开了。

    路曼玉也不理会他们,背着书包昂着头在前面走着,卓越一看,莫名火气又上來了。

    尤其在看到莫小染手上的伤时,一把抓了过來,“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早上的时候,他明明记得是沒有伤的啊!

    “沒事,不小心擦破了!”她轻描淡写的说,“快去追曼玉,她要走掉了!”

    “随她走!”卓越火大的说,这伤上面明显的两排小牙印,怎么可能是擦破的,立刻就猜到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卓越,我沒事的,快去追你妹妹!”她急急的说,生怕孩子丢了。

    卓越放她的手,大步的追了上去,看着他火气冲天的样子,莫小染突然觉得不妙,立刻追过去。

    路曼玉一回头,看到卓越在追她,撒丫子就跑了起來,但是一个小屁孩,跑起來能有多快,卓越本來腿长,又是经过训练的,沒两步就抓住了。

    直接书包一提,整个人就给提了起來,往边上一横,夹在腋,转头往就车子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你放我來,放我來,你这个坏人!”路曼玉拼命的踢腾着,用力的挣扎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力气毕竟太小了,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莫小染追上來道,“卓越,你别这样!”

    拧着眉,卓越阴沉着脸,大步的往回走,只听被他夹着的路曼玉大叫道,“救命啊,绑架啦,有人拐带小孩啦,救命啊,,”

    惹得路人纷纷侧目,也分不清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莫小染吃了一惊,不好意思的对经过的人陪着笑,“对不起,小孩太调皮,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但是还是有人纷纷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她这样一喊,卓越直接动怒了,二话不说,扬起巴掌冲着她的屁股啪啪就是几巴掌,声音清脆,听得莫小染胆战心惊,“哎,卓越你别动手,,”

    “哇,,”路曼玉张嘴就哭,哭的是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卓越呵斥一声,“再喊,我手觉得比这次还狠,信不信!”

    他凶巴巴的样子,让莫小染很是惊讶,他对自己,一直是很温柔的,就是偶尔霸道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“同志,请出示你的身份证!”这时,有民警走过來,也不知道是谁报的案,还是凑巧。

    莫小染忙不迭的掏身份证,递了过去,一边解释,“不好意思,麻烦你们了,小孩太调皮,这是我小姑子!”

    “小姑子?”民警很有点怀疑的看了一眼,然后看向卓越,“同志,你的身份证!”

    “沒带!”卓越直接了当的说,脾气也不太好,他哪会随身还带着身份证。

    “那,不好意思,跟我们去所里一趟吧!”民警说道,毕竟看起來很有点奇怪,有人去问路曼玉,“这是你家人吗?”

    路曼玉满脸是眼泪,当然说,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同志,请先把孩子放來,你确定这孩子是你的妹妹吗?”民警这么问,摆明了把他们当成嫌疑犯了。

    路曼玉挣扎着要來,结果卓越却夹得更紧了,一边不耐烦的从上衣口袋里掏证件,“沒带身份证,有这个行不行?”

    对方愣了,接过來看了看,然后再对比了卓越,立刻一脸严肃的敬礼道,“原來是卓少将!”

    收回证件,卓越嗯了一声,“我妹子太顽劣,给你们添麻烦了,这是我妻子!”

    莫小染还有点沒回过神來,少,少将?确定不是队长?她幻听了?

    “您好!”对方同样敬了个军礼,然后很客气的说,“小孩子顽劣是正常的,不过街上注意影响!”

    说完,然后客套的握了握手,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……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?!

    莫小染还是有点沒回过神來。

    “小染,上车!”卓越已经把路曼玉直接丢进了车里,然后冲她喊道。

    上了车,莫小染看着他,“他们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卓少将,怎么了?”他一脸的淡然。

    我去,她就算不是很懂,也知道这是很高的品阶了好吧?他还问,怎么了,怎么了?!!

    “我不要坐你的车!”试图去开车门却发现都已经落了锁,还想张牙舞爪,卓越冷冷的说,“你再折腾,我一巴掌劈昏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那种强大的气场,让整个车子里似乎温度都降低好多,莫小染都不由的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果然,路曼玉老实了,乖乖的坐着不敢动弹,虽然不时的还翻个白眼,但是真的一动不敢乱动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,莫小染本來想说什么,叹了口气,终究沒说出來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暴力虽然很不好,还真的是行之有效的简单方法,如果不是卓越,今天估计她就要满街头的追着这小丫头跑了。

    “去吃什么?”卓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吃!”路曼玉大声的说。

    收到一记可以冰死人的目光,她嘟了嘟嘴,又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卓越问的是莫小染,可是她现在哪儿有心情啊,揉着有些发疼的太阳穴说,“随便吧!”

    随便,这可是个大问題。最怕听的就是随便两个字了,于是卓越做了一个最简单的决定,去最近的饭馆。

    饭店看起來生意还不错,刚刚好是吃饭的点,里面人不少,但也不至于满座。

    停好车子,卓越先了车,然后给她打开车门,最后才去开后座的门,打开之前,瞪着眼睛看她,“你是自己走,还是被我打昏了扛着走,自己做选择!我不介意在这么多人面前把你裤子脱了打光屁股!”

    他明显是威胁的,莫小染轻轻的拉了他的衣袖,却看到路曼玉紧抿着唇瓣,但是乖巧的了车,然后往饭店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难道说,她是错的,非得卓越这样?

    “走吧!”轻轻的挽着她的腰身,面对她的时候,就好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包厢,靠里面一点的,点了几个菜,莫小染只觉得胸闷,所以靠着不想说话,估计是一天太累了,完全由卓越做主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你的手!”卓越直截了当的说,

    莫小染发现,旁边的路曼玉缩了缩脖子,脸上闪过一抹怯色。

    她立刻把手藏起來,“不用了,沒事的,一点点小伤而已!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他很坚持,直接将她的手从桌拉了上來。

    看着光洁的手背上那个伤疤,眼角一撇,看向那个恨不得钻到桌子面的小姑娘,“是你咬的吗?”

    咬着唇瓣,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咬的?”他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莫小染有些不忍心了,“卓越,算了!”

    “我最后问一遍,是不是……”他话还沒说完,路曼玉突然叫道,“是,就是我咬的,怎么样!你就知道心疼这个女人!”

    话说的感觉酸溜溜的,莫小染有些赧颜,还好这里是包厢。

    卓越道,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她倔强的说,昂起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道歉!”他眉头皱了,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就不!”小丫头也真够倔强的。

    眼看火药味弥漫,莫小染大声道,“卓越,好了!不要追究了,沒什么事的!她还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卓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再看看倔强的路曼玉,不再说话了,只是轻柔的抚摸着她受伤的地方,一脸心疼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