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会儿,饭菜就上來了,轻轻的抽出手,莫小染淡淡的说,“吃饭吧!”

    三个人特别的沉默,都闷着头再吃,也沒人说话,一顿饭吃完,卓越买了单,然后开车回家,居然再无言语。

    一直到家,路天娥都沒有电话打过來,似乎就真的不管不问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曼玉,今天晚上就在哥嫂家睡,明天早上我带你一起去幼儿园,然后我再联系你妈咪,好不好?”试图跟她商量着。

    路曼玉看了她一眼,抿着唇,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也算是一种妥协。

    看着她进房,稍稍松了口气,直起身子,却见卓越靠着门板,双手环胸,目光深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有些不太自在的走过去,“怎么不先去洗澡?”

    “等你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沒正经!”轻叱一声,推开他走进子,然后去看,洗澡水都已经放好了,连浴球都放在一旁的,显然是为她准备的。

    他洗澡最简单不过了,一条毛巾,一块肥皂,至于沐浴露之类的,他从來都不用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先洗了!”她说,并不打算客气。

    卓越闪身进來,“一起吧!”

    瞪大眼睛看着他,莫小染推了他一,“去去,别捣乱!”

    唇角微微一勾,俯身在她唇畔偷了一个吻,这才心满意足的出去。

    整个人泡进浴缸里,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,看着手背上的伤痕,想着两个不同的小姑娘,相同倔强的眼神。

    破碎的婚姻,不健全的家庭,给孩子带來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,如果父母负责任一点,还会好些,如果父母再沒有多少责任心,那这孩子简直就是反社会性格的成长。

    泡了一会儿,觉得水有点凉了,这才起身,擦拭了一套上浴袍出來。

    卓越很快进去冲了个凉,出來的时候,发现她躺在床上,正在看一本书,走过去轻轻的抱着她,“这么晚了,还看什么书?”

    试图从她的手里抽走,才看清是一本关于幼教的,“你还真是敬业!”

    “沒办法,面对的都是孩子,不谨慎不行!”她叹了口气,“什么样性格的都有,古人都知道因材施教,多学点,总是沒坏处的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够谨慎了!”卓越说着,将她那只受伤的手托起,其实已经不痛了,但是他看在眼里,还是很心疼的,“看看,都被咬成这样,你还帮着她!”

    “孩子嘛!”她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抵着她的额头,卓越道,“我以前觉得,你自己都像个孩子一样,但是最近,我发现你越來越像个母亲了,一定能带好我们的孩子!”

    不自觉的将手抚上小腹,莫小染道,“我倒是觉得,你脾气实在坏透了,今天在街上那样对曼玉,吓死我了!以后你会不会这样教训我们的宝宝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他果断的说,“我的孩子,才不会那么不听话!”

    “孩子有自己的个性,他是**的,不是要听话的!”她不赞同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哪里会去懂这些,只是捏了捏她的鼻头,“好,你说是什么,就是什么!我不跟你争!”

    翻了个身,从另一边钻进了被子里,贴着她躺。

    抱着她柔软的身体,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要跟你争,我是说认真的!”她说道这个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今天的事儿,你还沒跟我解释呢?”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”卓越打了个哈欠,显然已经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少将啊!卓少将!”特意强调了这三个字,她提起來,依旧觉得很震惊,“你不是什么队长么,怎么就成了少将,不是哪里买來的本本糊弄人的吧?”

    卓越不免失笑,“我有这个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可难说!”她嘀咕着,“你年纪轻轻,凭什么就是少将了,我看就是糊弄人的!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为什么就不能是少将了,你这是典型的歧视!”卓越抗议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她还想说什么,卓越打断她的话,直接将证件翻出來丢到她的面前,“你看看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?队长只是职务,少将是品级,两者并不矛盾啊!”

    他不觉得有什么矛盾的地方,偏生这女人就钻牛角尖了。

    翻了翻本子,还真是他沒错。

    看了会儿又丢还给他,“我又沒见过真的,更沒看过假的,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盯了这么老半天!”卓越气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照片挺好看的!”她若有所思的说,又抬头看了他一眼,“比本人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明白,她根本就是耍自己,猛然扑來,两只手撑在她的两旁,做出很凶猛的样子,“女人,你敢戏弄我,你要接受惩罚!”

    看着他逼近的脸,莫小染一点都不害怕,还觉得很好玩,捏了捏他的脸颊,“要怎么惩罚?”

    这女人,当真一点都不怕他了。

    他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说,“在部队上,如果面的人犯了错,我一般会狠狠的操练他们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她莫名紧张起來,小心翼翼的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也要狠狠的操练你!”说着,他猛然掀开被子,简直是饿虎扑食。

    “不要,,”莫小染尖叫一声,两只手胡乱的挡住他的脸,“你会伤到宝宝的!”

    开玩笑,他当然知道!不然的话,早就动手了,哪还至于现在这样只能嘴皮子占占便宜的。

    躺在她的边上,有点悻悻然,一想到还有十个月要熬,简直是漫漫征途啊!

    “卓越,其实我觉得cries本质不坏,只不过跟着你妈时间久了,沾染了一点不好的习惯,不过还來得及纠正!”她看着天花板,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无意识的点头,“随她吧,人要变坏,拦也拦不住,你尽力就好,别管那么多!”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嘴硬心软!”翻了个身,看着躺在自己边上的他,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头。

    一把握住她捣乱的小手,卓越道,“错,我是嘴硬心也硬!她不听话不懂事,我立刻就让她滚蛋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小染根本不以为然,“今天晚饭的时候,你点了黄金玉米烙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他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怎么喜欢玉米,你知道的,我记得你也不太吃,今天那一盘,全让cries一个人吃光了!”她当时就发觉了,“她很挑食,很多东西都不吃,但是这个全吃了,说明很喜欢。其实,你还是很关心她的,连她的喜好都知道!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的卓越居然脸色有些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他睨了她一眼,扭过身子,“你想多了!我本來想吃的,看她吃那么高兴,沒必要跟个小孩子抢东西,就都让给她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笑的贼兮兮的,这家伙,真是嘴硬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烂好人,就不要把别人都想的跟你一样!”他被她笑的有点发毛,“我跟你说,你要坚持去做圣母去挽救,是一回事,但是不能再像今天一样,让自己受伤了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话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然的话,我就把那小丫头的牙,一颗一颗的都拔來!”他恶狠狠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不由得的打了个冷战,“你太残忍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我的真面目了吧?!”他阴笑两声,吻住她的唇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大清早。

    卓越开着车,将她跟cries都送到了幼儿园,非要看着他们进去才离开,结果刚到门口,就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路天娥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,看到莫小染,上前就推搡了一把,“好啊莫小染,你把我女儿拐到哪里去了?你说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,被她推的往后退了一步,莫小染站定了说,“你昨天沒有來接路曼玉,我又联系不上你,只能把她先带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,分明是你拐带我女儿!”蹲身,路天娥抚摸着路曼玉的头,“cries,你告诉妈咪,是不是有人拐带你?”

    咬着唇瓣,路曼玉抬起头,看向莫小染,她目光沉静的看着自己,眼神是那么的信任。

    卓越已经看见了,顾不上车子还沒停好,匆匆忙忙的车追了过來。

    “妈,你又來干什么?你别在这里捣乱!”

    人來人往,有人不时的往这边看看,偶尔还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!”路天娥说,接着问,“cries,你说,是不是有人拐带你,妈咪在这里,不用怕,你说啊!”

    “小鬼,我警告你,不要乱说话,嫂子待你怎么样,你自己知道,年纪小也不能昧着良心!”卓越严厉的说。

    “卓越,你这是为了媳妇儿,连自己的妹妹都要威胁吗?赶走了老妈还不够,还要威胁自己的妹妹是不是?”路天娥抬起头,很是愤怒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小染上前一步,声音沉稳的说,“曼玉,不用怕!照事实说,昨天晚上,是老师拐带了你,还是实在联系不上你妈咪,只能先带你回家?”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个孩子的身上,都在等着她的答案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