迟疑了一,似乎是有点犹豫,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,路曼玉低着头,果断的摇了摇头,“沒有,老师是问过我以后,才带我回家的!妈咪你昨天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抬起头,眼神清澈的问着路天娥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顿时,路天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“cries,你是不是被威胁的,有妈咪在不用怕,有什么你就说好了,你说,你是不是被这个女人拐走的?!”

    一手指向莫小染,声音甚至变得有些凌厉起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忍不住想哀叹,她就这么想冤枉自己吗?对她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虽然还是有些不安,但路曼玉果断的摇头,甚至一边开始往莫小染的身后躲去,“沒有,老师沒有拐我,是我自己愿意走的!”

    “cries!”路天娥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卓越冷声道,“好了!你还嫌闹得不够吗?你觉得这样很好看是不是?cries要上学了,你不要再在这里胡搅蛮缠,不然的话,别怪我翻脸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你们一个二个都被这个女人迷了心神,到底谁才是你们的妈,谁生的你们?都是沒有良心的东西!”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“滚,你们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走,很伤心似的。

    “妈咪……”路曼玉在身后叫着,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可是路天娥连头都沒有回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莫小染叹了口气到,“你妈咪只是暂时心情不好,让她先冷静一,等会儿再给她打个电话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抬头看看她,便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要上课了,我带cries先进去了!”她看向卓越说道。

    卓越点了点头,看到这些,心底也大致放心了,至少现在,路曼玉算是被她收服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染还真的是有些能耐的,在他看來,cries根本是个顽劣不堪无可救药的小女孩,根本对她也沒有抱很大的期望,可是现在看來,她乖巧起來,也是个懂事可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微微的轻笑,然后走向车子。

    带着路曼玉回到班级,其他小朋友都已经排排坐好了,只有杨锦涵还是靠着昨天那个窗户口坐着的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看见了她,很明显也很扎眼。

    莫小染这才想起來,昨天她來了以后,一直就是靠着那个窗户,直到离开,不跟别人一起玩,也不参与任何活动,完全是个局外人一般。

    将路曼玉安置好,林赫在教小朋友们上课了,其实无非就是学一些简单的拼音和数字而已。

    径直走向杨锦涵,莫小染在她的身畔坐,“不介意我在这里坐一坐吧?”

    她的口吻,就好像在跟一个老朋友打招呼一样。

    杨锦涵扬了扬眉,却是闷不吭声的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玩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幼稚!”

    果然,答案跟她猜的沒错。这个孩子要相对早熟的多,所以在她的眼里,别的孩子都是幼稚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其实,幼稚也有幼稚的乐趣,你不觉得吗?”笑了笑,她说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能说服我,我才沒有她那么幼稚!”杨锦涵眼神清清冷冷的,相比路曼玉的跋扈,她更多的是一种自闭。

    把自己关起來,不关心别人,也不让别人來关心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比路曼玉更加棘手,而且,她起码知道曼玉对她的敌意从何而來,可是这个杨锦涵,就是完全捉摸不透了。

    “她?”莫小染笑了起來,“你是在说路曼玉吗?”

    撇了撇嘴,她沒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能说幼稚,我更喜欢说,童真!只可惜,这种东西去了就很难找回來了,我就已经沒有童真了!”她一脸叹息的说。

    杨锦涵很有些不屑的看了她一眼,“我知道,你被绑架了!”

    怔了怔,莫小染心里到底是有些不舒服的,这个杨一鸣,怎么连孩子都不避讳,这种事情都会让她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是绑架吗?”她轻笑着说,试图将这件事,轻描淡写的带过去,毕竟只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杨锦涵点点头,一字一句的说,“我也被绑架过!”

    瞬间,莫小染石化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卓越离开以后,就开车回了部队。

    本來的打算是放个大假,带她好好玩玩的,结果这工作狂非要去上班,那自己只好也敬业一点了。

    回办公室,看到一切都井然有序,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放大假吗?”看到他的时候,呼子业很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卓越更惊讶,“你胡子呢?”

    “剃了!”他摸了摸光溜溜的巴,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剃了?你不是一直舍不得,说这样才有男人味的吗?”挑了挑眉,卓越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年轻时候的想法了,人啊,年轻的时候想成熟,年纪大了,就想装嫩了!”说着,他凑过來,“怎么样,还算够嫩吧?”

    忍不住笑了起來,然后绷起脸道,“装嫩!”

    一旁的龙泽道,“他哪是装嫩,他分明是春心荡漾!”

    “哦?有心仪的对象了,是哪家姑娘?”卓越有些好奇的说。

    呼子业脸上有些不太自然,“别听混小子胡说,沒有的事!”

    不过,看着他的样子,倒像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呼,这么大岁数了,还害羞呢!”龙泽搭上他的肩膀,嘻嘻哈哈的笑。

    “少來,一边干正经事去!”呼子业推开他,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说起正经事,卓越收起调笑的心思,“暴狼那一伙的事,都解决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解决完了!武器的缴获清单在这里!”呼子业递了过來,“还有人员名单在这里!看起來几乎沒什么问題,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!”

    “你是太敏感了吧?”龙泽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别说他了,卓越说,“我其实也觉得哪里不对劲!我记得残狼说要我按照他说的去做,还说有一批货,什么货,在哪交付,完全不知道,只说让我协助,后來残狼死的也蹊跷,这件事,绝对不会就这么完了!”

    用手指弹着那份文件,龙泽道,“就这么一小破组织,一共不过二十人,还能有幕后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是小破组织,有这么天大的胆子,才更可疑有幕后!”接过文件,在他的脑壳上敲了一记,卓越道,“你真该跟你哥好好学学!对了,你哥呢?伤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,皮外伤!去训练新兵蛋子了!”指了指窗户外面。

    卓越往外看了一眼,“这种事,好像轮不到他去做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,他好像任务回來就不太对劲,很郁郁的样子!”龙泽说,“我问他,他也不说,都说沒什么!”

    “本來就沒什么,你哥那性格,本來就是闷闷的!”呼子业说。

    “我哥那是天生的刚毅性格,谁跟你似的,闷骚!”龙泽说着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小兔崽子!”呼子业作势捋了捋袖子,好像要打架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别耍嘴皮子了,反正暴狼组织的事,就算有幕后,目前的线索也是查不出什么了,不过记着,敌人一定不会就此罢休,我们不妨盯紧了,看他们的动静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人齐齐说道。

    想了想他又问,“对了,那个陈蜜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匪?”龙泽一脸的不屑,“呸!当初参加老大你的婚礼时,我还说这伴娘真漂亮,结果沒想到是这货,老大,你还问她干嘛?”

    “她也是情非得已,毕竟有弟弟被控制着,她弟弟找到了吗?”小染还是很在乎的,所以他也就多关注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呼子业摇了摇头,“不过应该有头绪了,一个自闭症患者,跑不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“尽快找到!”他说,“陈蜜这事儿,就算不是主犯,只怕也要判上两年,如果找到她弟弟,安排他们见个面,然后找个疗养院送进去,先安顿吧!”

    这是他力所能及,也是仅能做到的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结了婚果然是不一样,整个人都温情了很多啊!”龙泽半开玩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他自己倒是不觉得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的呼子业都连连点头,“这绝对是小染的功劳!”

    “嫂子威武!”龙泽瞎喊口号。

    外面还挺配合的响起了,“一二、一二……”的口号声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严肃的龙逸,卓越道,“你哥的伤还沒好,去把他叫回來休息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我去叫过一次了,他不听我的!”龙泽苦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再去,就说是我的命令!”这,卓越也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了,龙逸这是怎么了,好像有点反常呢?

    “是!”受了命,龙泽很快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,果然将龙逸给带了回來,到底服从命令是天职。

    “队长!”龙逸唤道,受伤的手臂从外面还真看不出來,估计是在里面打的绷带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,怎么样了?”示意了一,卓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伤,不碍事的!”他看都不看,“队长有事吗?沒有的话,我要出去训练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卓越走过去,围着他绕了两圈,“龙逸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!”他很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训练新兵自然有他们的教官,还用不上你,你去凑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拳不离手曲不离口,我这也是磨练自己!”他朗声道,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磨练自己?”卓越狐疑的打量着他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