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來想去,莫小染还是觉得杨锦涵的问題不太一般。

    “杨一鸣。”如果可能,她都不太想打这个电话,自己对他擅自等广告的事,还在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又沒办法,谁让他是杨锦涵唯一的监护人,这家真是奇葩,据说锦涵的母亲死了,可是父亲呢?真是不负责任!

    “小染?你是不是肯原谅我了?对不起,我上次真的不是……”见到莫小染给他打电话,高兴不已,还以为是为昨天那件事。

    打断他的话,莫小染说,“杨一鸣,我不是跟你说别的,我现在是作为杨锦涵的老师在跟你沟通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是是,你说,锦涵怎么了,是不是又调皮了,你管教,沒关系的,我都支持!”他语速很快,莫小染几乎都沒法打断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想问……”看了看周围,往角落走了走,压低声音道,“我是想问,她是不是曾经被绑架过?”

    瞬间,电话那端的声音就沉默了來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难得,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清冷。

    看來,这件事果然是有古怪的。

    莫小染道,“那这件事,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“电话里说不清楚。”他似乎并不想就这个问題多谈。

    “那就见个面慢慢谈。”莫小染说,“不如,就今天晚上吧,不过,最好不要当着锦涵的面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,这算是杨一鸣第一次对和她一起吃饭这个问題,这么的沉默,尤其还是她主动提出來的。( 平南文学)

    “小染,不去谈这个问題,不可以吗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为了锦涵好,如果你想我能够教好她,最好还是谈一谈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今天晚上,就在你们街道拐角的那间西餐厅,我等你,我就不去接你了,回头让保姆去接锦涵好了!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莫小染点了点头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隔着窗户,看着子里的杨锦涵,其他小朋友都在玩,只有她,显得那么的不合群。

    孩子的不合群,大部分來说,是后天的,成因,自然是在大人。

    如果可能的话,当然是跟父母谈一最好了,可她现在能联系上的,也只有杨一鸣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,了班我來接你!”卓越给她打电话,最近都是很殷勤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绑架的事,把他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晚上我约了人一起吃饭!”她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卓越愣了,“谁?”

    他记得,小染在这个城市,除了陈蜜,好像沒有其他什么朋友,居然约了人吃饭?

    “干嘛,做调查啊?”她轻笑。

    “嗯,从实交代!”她开玩笑,他便也从善如流的陪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道,“是杨一鸣!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他?!”卓越不干了,“不行,跟谁去都行,跟他不行!”

    “咦,你这是对人有偏见么?”莫小染说,“他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对,他是惹到我了,我就是对他有偏见了!”他索性顺着她的话说,“总之,他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广告的事以后,他就耿耿于怀,所以这次一听是杨一鸣,顿时就不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去吃什么饭?”拧起眉,声音里醋意浓浓。

    “吃醋啊?”听了出來,莫小染轻笑,“我要是真有什么,就不告诉你了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还是很清楚的跟他解释,“我是去跟他谈一,有关杨锦涵的事!”

    “谁?”卓越沒反应过來。

    “杨锦涵,他的侄女!”莫小染说,“我发现点问題,所以想跟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小染,你这也太敬业了吧!”把工作都带到私人时间了!

    “这次真的是沒办法,次,我保证次一定不会了!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卓越也颇有些沒办法,只能说,“好,不为例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公!”她快的说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本來,卓越还想问问她,要不要约个时间去接她的,结果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他唇角微勾起一抹轻笑,算起來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这样叫自己老公吧,不过,却是这样的情形,真是该高兴呢,还是郁闷呢?

    放了学,看着孩子一个一个被接走,因为还有事,便将其他的孩子都交付给林赫,然后先走了。

    匆匆赶到西餐厅,杨一鸣倒是早已经在里面等着了,看到她,微微一笑,“你來了!”

    面前放了一杯咖啡,一杯牛奶,坐在那里,优雅得体。

    看了看牛奶,她扬了扬眉,杨一鸣说,“本來想点两杯咖啡的,后來想起來,听说你怀孕了,所以……恭喜你!”

    到了最后,所有的话到嘴边,都化成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來这里,不是跟他叙旧的,坐來,就直奔主題,“我想跟你谈谈杨锦涵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先吃点东西再说,你刚班,应该饿了吧,这家的牛排不错,从澳洲直接空运过來的,尝一尝?”他说着,就扬起手,示意侍者过來。

    点了两客牛排,一份意面,还有份烤翅和奶油蘑菇浓汤,如果不是小染阻止,他还要再点的。

    “别点了,已经够了,再说了,我不是來吃东西的!”拧起眉,她不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有些明白,为什么她跟杨一鸣不可能走到一起,在平时不经意的点点滴滴中,就可以发现两个人之间习惯,做事风格,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卓越偶尔会霸道,但是恰巧能拿得住她,她平时张牙舞爪,关键时候,会乱了阵脚沒有主张,而他恰恰能弥补这个不足。

    他的做事风格是雷厉风行,自己也喜欢爽快直接的,不自觉的都会受他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杨一鸣则不然,处处都是相反的,所以两个人,无论如何也产生不了火花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想知道什么?”喝了口咖啡,杨一鸣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锦涵真的被绑架过么,什么时候,为什么?多久?”这些问題,在來之前,她就已经反复想过很多遍了,所以,能够这么流利的问出來。

    杨一鸣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題很重要吗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重要!”杨一鸣点了点头,“我需要确定,对锦涵來说,是不是还有潜在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是锦涵自己告诉我的!”往后靠了靠,她摊开双手,“我不认为她是在撒谎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答案,显然杨一鸣是有些意外的,“她自己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觉得,有些不可思议!”他幽幽的叹了口气,“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,在家或者在外,我们都尽量避免涉及到这个话題,就是怕给她带來二次伤害。可是从來沒有想到,她自己根本就沒有忘掉,更会自己主动提起!”

    看起來,这件事还真的蛮复杂的。

    莫小染道,“这不得多亏你,感谢你做的广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拧了拧眉,他有些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做的那些广告,锦涵怎么会知道我被绑架的事,如果不是知道,又怎么会想起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怔了怔,杨一鸣一拍脑门,“我倒是忘了她在家里看电视这茬了!”

    他这算不算是自作孽?莫小染看着他想,“行了,现在也别自责了,我倒觉得,这是一件好事!你们以为是保护她,不提起,不触碰,就好像已经过去了,可是恰恰相反,隐藏只能一时,并不代表伤口就愈合了,你用衣服盖着伤口,以为这样就好了吗?沒准哪天一掀开的时候,发现已经发炎溃烂了!倒不如早早想办法疏通解决,这才是真的对她好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杨一鸣眼睛一撇,看见她手背上的伤,明显的两排小牙印,“是不是锦涵咬的?”

    低头一看,她尴尬的笑了笑,摆摆手,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?”杨一鸣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是!”她道,“另一个……呃……顽皮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总不能跟他说,是自己小姑子咬的吧?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管它了,先來谈谈锦涵的事!你从头说起,她是几岁的时候被绑架的,是群什么人?为什么要绑架她?”

    说话间,菜都已经上來了,杨一鸣比划了一,“先吃饭,一边吃一边说!”

    确实也饿了,尤其闻到牛排的香味以后,更是勾起了食欲,她也就不退却,拿起刀叉,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吃了有小半块,端起清水喝了一口,杨一鸣才说,“现在关于我们家,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你们家!”耸了耸肩,这问題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回国遇到你以后,有跟你说过,我们家境,其实还是很不错的!”他说,“也有自己的家族企业,怎么说呢,在本市,就算不是龙头,也是数一数二的!”

    这个,莫小染倒是不太清楚,本來对上面这些商人就不是很感冒,她说,“所以,因为你们家有钱?”

    然后为了劫财,那些人的眼睛就都盯上了一个小娃儿?

    “但既然你们家财力雄厚,请几个保镖总不是问題吧,这种方面也应该想到过,为什么还会发生?”顿了顿她问出许久以來的疑问,“还有,锦涵的爸爸呢?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