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发觉,只要提到这个问題,就好像是触碰了什么禁忌的领域一般,杨一鸣的脸上,总有点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按理说,别人的家私,她也不该过问,可是既然决定了要教好孩子,那就必须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再次喝了一口咖啡,杨一鸣才低垂眼眸道,“我有沒有告诉过你,锦涵的父母,也就是我大哥大嫂,其实不怎么管她的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当然沒有说过。

    叹口气,他其实也不需要等她的回答,然后就接着说,“锦涵很小的时候,她爸妈几乎就沒什么空陪她,大多数,是跟我爸妈在一起,前年我父母过世以后,才回到我大哥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一边听着他说,莫小染一边的思考着,“那也就是说,其实她在你父母身边也不算很久啊,前年……也才三岁!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杨一鸣也不否认,点了点头,“但是至少她小的时候,还是很开朗的。转折就是在跟了我大哥大嫂以后!”

    “你大嫂……我记得你说过是过世了,什么时候的事?”她脑中快的转着圈,觉得锦涵身上发生的事,也不过就是这么两年。

    “也是前年!”他说,“锦涵回到父母身边以后沒多久的事,出了意外,我大嫂过世以后,大哥一个人,又是男人,自然带孩子粗心了点,可能也就是这个时候,绑匪盯上了锦涵,然后她被绑架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也不知道是渴了,还是需要缓解情绪,他再次喝了一口,却发现咖啡杯已经空了,叫來侍者续杯,然后安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等了会儿,续杯的咖啡都已经上了,莫小染见他还沒有开口的意思,便问,“说啊?”

    “讲完了!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讲完了?”莫小染质问,这就算讲完了?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他居然还反问。

    想了想,莫小染道,“干脆说一说,锦涵被绑架的细节吧!”

    “沒有细节!”他摇头,果断的回绝了,“我又不是绑匪,怎么会知道什么细节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当时她是怎么被绑走的,绑走多少天,又有沒有发生过什么重要的事刺激了她,有沒有受到什么伤害,等等这些,你都不知道吗?”想了想,干脆直接提醒他。

    杨一鸣却还是摇头,“确实,不知道!”

    几乎要崩溃了,那跟他说了半天,都说的什么啊!

    拧起眉,莫小染说,“杨一鸣,你耍我啊!”

    “小染,我为什么要耍你?”他回答,“别忘了,前年我还在国外,我确实不知道,所有的事情,都是后來才知道的。当时我大哥好像是登了铺天盖地的广告,然后后來绑匪落了,一人在逃,了无音讯似乎是!”

    拧起眉,她觉得这么大的事,应该会有报道啊,可是自己怎么沒什么印象呢?

    “原來做广告,是你们家族遗传啊?”怪不得他会想到用广告去找自己,和着是遗传他哥哥的。

    杨一鸣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不是,我只是实在沒办法了,想借助广告的力量,让那些绑匪害怕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她叹气,不过都过去了,也不想就这件事跟他再掰扯,最重要的,还是锦涵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当时闹的这么大,我怎么一点点印象都沒有呢?”她使劲的回忆着,但是就是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杨一鸣说,“你当然沒印象,又不是在这里!我大哥也不长期在这里生活,不过后來锦涵被救回來以后,性格就变得有些自闭,刚开始,我们以为是受了惊吓,慢慢就好了,但是发现根本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请了不少的心理医生都被她赶走了,沒有办法,丢到我这里來,他太忙了,顾不上。”杨一鸣说,“所以,我想试试看,送到你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來把我当试验品了!”她说,不过并沒有责备的意思,“你大哥可还真够忙的!”

    她语带讥讽,再忙,能有自己的孩子重要吗?

    杨一鸣却沒听出里面的讽刺意味,还很有点自豪,“是啊,我大哥是个大忙人,你搜他的名字,一定听说过的,他在事业上相当成功,就是婚姻上,运气太不好了!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很是惋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有來头,什么名字?”她纯属附和一句,根本沒有兴趣。

    杨一鸣见她主动问,已经很高兴了,“杨斯墨,你一定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莫小染呵呵一笑,“不好意思,真沒听过!”

    “你去搜,上随便搜,全是关于我哥的资料!”杨一鸣说。

    双手往桌子上一撑,说话间,她已经把自己面前的那份东西吃完了,看着杨一鸣道,“杨一鸣,我來是跟 你谈关于杨锦涵的问題的,不是搜你哥的,事情我问完了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,,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看着她气势凌人的样子,杨一鸣吓了一跳,咽了口口水问。

    “结论就是,你们全家上,根本沒一个人关心杨锦涵,你们这群冷血的动物!”说完,她拿起包包,愤愤然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杨一鸣愣了会儿,才回过神,“哎,小染!哎,你回來说清楚啊,我们怎么不关心她了?”

    可惜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小染走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上愣了半晌,怎么都不明白她那句话的意思,他怎么就不关心了呢?大哥也是很关心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锦涵被绑架,不会这样拼命的找她,后來觉得不对劲,还找了那么多的心理医生。

    家里给她请最好的保姆,买最漂亮的衣服,吃最好的食物,怎么就不关心了呢?

    莫小染气呼呼的出了门,刚好看到卓越靠着车身,正对着这边。

    穿过马路到了对面,无视他热情的拥抱,直接上了副驾座。

    张开的怀抱落了个空,悻悻然的收回手,上了车,看她满面怒容的样子,有点意外,“怎么,杨一鸣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那小子,应该不会啊!

    “太可气了,实在太可气了!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,孩子都成这个样子了,眼里还只有钱钱钱!”她把小包包一甩,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听的简直是沒头沒脑,想了想说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杨锦涵的爸爸,杨一鸣的大哥!哪有这样做人父亲的,女儿明显出现了创伤症候群,不想着办法给治好,居然还忙,还丢给弟弟,这也太不负责任了!”她想起锦涵那个样子,就不免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经历过绑架,知道那是什么滋味,自己一个大人,想起來都会觉得害怕,更不要说这么大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居然能这么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卓越还是有点糊里糊涂的,不过凭着他超强的记忆组织能力,前后贯穿了,然后道,“是你班上的另一个小女孩,也就是……杨一鸣那小子的侄女?”

    “沒错!”她点头,果断同意,“你不知道,其实锦涵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,之所以现在看起來这么早熟,这么不合群,都是因为小时候被绑架过害的!还有杨一鸣那个糊涂虫,不关心侄女,还让我去搜他哥,一个不关心自己孩子的人渣,夸的天花乱坠的,我搜,搜你妹啊!”

    很久沒听到她这样爆粗口了,卓越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笑倒在方向盘上,不一会儿,越发的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“喂,我都快气死了,你还笑,有这么好笑么!”莫小染那气呼呼的说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是挺好笑的!”他点头,看到她怒目而视,才好容易把笑收起來,“其实我是觉得,你不要这么生气,再伤了自己的身子,就不值了!”

    “孩子是人家的,现在不负责任的太多了,生完就丢的,抛弃的,甚至害人的,我们管不到那么多,只能力求自己做有责任心的父母!”他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发泄了一通,她心情慢慢的平复了,然后点点头,“是,你说的沒错!不过不管怎么说,锦涵的事,我还是一定要想办法把她纠正过來,既然在我手上,我就不能让她这样继续封闭自己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敬业!”知道劝说沒用,便摇头不再劝说,“吃饭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吃完了!”她说,“有人请客,我干嘛不吃,真应该再点一只大龙虾的!”

    卓越又是忍不住大笑,然后发动车子回家。

    虽然小染跟杨一鸣见面,他还不至于吃醋,但是妻子能跟这种男性少接触,或者说讨厌他,他还是很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莫小染自然不知道他这个心思,还沉浸在方才杨一鸣的话中。

    前年被绑架,还满城登广告,还逃脱一名绑匪?这么能耐的话,抓那个逃了的绑匪去啊,能搜你有什么用啊,能不放过一个害自己孩子的坏人,那才正经是本事!

    不过,她还真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想着自己的心事,卓越偶尔侧头看了看她,发现她闭着眼睛也不知是睡着了,还是在想事,就沒有打扰她。

    专注的开着车子,不一会儿,就回到了家中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