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人洗漱完毕上床,卓越躺着打开电视,莫小染擦着头发出來,看他一脸专注的在看新闻,忽然心念一动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凑上前,看着他的脸,很认真的样子。

    好好的看着电视,被她的脑袋挡住了,卓越伸手拨了拨,拨不开,又见她专注的看着自己,索性不看了,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个事儿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干这行的,是不是什么大案小案都听说过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什么叫干这行的?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!

    卓越说,“我不是刑警,确切的说也不是警察,不一定都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她应了一声,有些兴趣索然。

    看着她满脸失望的样子,卓越追问道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问,前年有个绑架的案子,你听说过么?”她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杨一鸣的侄女?”他揉了揉鼻梁骨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顿时,她眼角眉梢都是欣喜,“是啊是啊,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瞬间,脸就垮來了,“不知道,你还问?”

    “是你之前说,他侄女被绑架了什么的,你一整个晚上,都在纠结这件事,别想了,睡吧!”他轻轻的去抱住她,不想看她这样的伤神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案子,你多少应该知道点的!”嘟起嘴爬上床,坐在里侧,心里还是有些烦闷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听起來这种事似乎是很大,可是每年,都会有很多富商,或者富商的子女等等被绑架,这种事屡见不鲜,也就不算什么太新鲜的事了!只不过我们运气不太好,碰到了两个案例!”指她和杨锦涵,卓越道,“你都不知道,我这天天在部队上,又经常出任务的人,消息不是更加闭塞,怎么会知道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为你经常看新闻,会知道的嘛!”对手指,她觉得很委屈。

    卓越忍俊不禁,“我看电视也就是回家偶尔看看啊!你还看电视呢,你还能用电脑呢!”

    他本就是那么顺口一说,莫小染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,一脸惊喜的滑床去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眼明手快,卓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“你干什么去?!”

    “我去上啊!”她笑嘻嘻的说,“上一搜沒准就知道了,我之前怎么沒想到呢!”

    “不许去,有辐射!”他抗议道。

    “安啦,那都是骗人的,现在走哪儿沒辐射啊,这点沒事了!”摆了摆手,很不以为然,跑去把电脑打开。

    卓越看着她,很有些无奈,这分明就是个工作狂吗?

    他以前还以为她就是一孩子,可是谁能想到,她工作起來这么狂热。

    她不睡,自己哪能睡得着,坐了会儿,便起身过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!”一拍电脑,卓越吓了一跳,“电脑别拍坏了!”

    “快來快來!”她兴奋的招着手,“你來看!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两眼放光,她什么时候能以这种眼神來看他啊?!

    卓越腹诽着,不过还是走了过去,“你不要太激动,还有,坐好,坐沒坐相的,教坏宝宝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要这么啰嗦了,你來看,这案子果然还是蛮轰动的在当时!”她一边说,一边指着电脑,另一只手则滚动着鼠标。

    卓越在一旁看着,果然是挺详细的报道,不过也只是大概说了某某富商,以及相片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我靠!实在太过分了!”她一声惊叫倒是把卓越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拍着胸口,“你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,被你吓出毛病來了!”

    沒工夫跟他斗嘴皮子,她说,“你看你看,杨锦涵的相片居然也放着,虽然打了点马赛克,但谁认不出來啊!媒体实在太过分了,这样曝光,都沒考虑过孩子的心灵!”

    卓越点头,“为了新闻销量嘛!”

    “真是沒天良!”愤愤然的骂着,然后手指不停的滚动,看到面的时候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卓越有些奇怪,凑过去一看,是个男人的相片。

    男人长得很帅气,五官的轮廓相当立体,属于那种让人看一眼,就很难忘记的类型。

    看她看的目不转睛,莫名的,卓越心底有一股酸溜溜的情绪泛滥开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杨一鸣的大哥,我还真沒想到,这么年轻!比他帅多了哎!”说着,又叫道,“我靠,这生平简历,都可以打一打证书了,还真是够厉害,怪不得他一脸骄傲的跟什么似的,不过又不是他自己,瞎激动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念叨着,沒发觉卓越的脸色越來越铁青。

    “啪!”电脑被用力合上了,她一愣,扭头看向卓越,“你干嘛?我还沒看完呢!”

    “别看了,沒什么好看的!”一把拉起她,“你得睡觉了,不然的话,明天哪有精力上班,到时候怎么去对付那两个小鬼?看再多这个案例,还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他的理由,成功的说服了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点了点头,“也是哦!那好吧,就听你的吧!”

    起身爬上床,抱着他的身体,现在已经习惯了,他的身体简直是纯天然最舒适的大抱枕。

    抱着可以一觉到天亮,连梦都不用做的。

    把她不安分的小手拨了拨,卓越有些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她放的太不是位置,每次都有意无意引得他烈火焚身不得解决,这样长期去,一定会折磨而亡的!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的意图,拧起眉头,“干嘛!”

    说着,还往上放了放,指尖刚好搭在他胸前凸起的敏感处。

    卓越受不了了,一个翻身将她压,“说了别乱动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乱动了?”她也觉得委屈,嘟起了嘴。

    这对他來说,简直是极大的诱惑,根本脑袋里还來不及思考,就直接印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他才放开她,气喘吁吁的看着她,凶巴巴的说,“再不老实,我就把你吃掉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莫小染要是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,那就真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脸上顿时红了起來,却是笑的意味深长,“会伤到宝宝的,你可不能做不负责任的父母!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会伤到宝宝的,就不要乱动了!”他翻來,然后躺好,瞪着眼睛想了会儿,还是觉得挺热的,干脆爬起來抱着枕头往沙发走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他突然起身,莫小染愣了愣,坐起來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为了以后的生活安宁和宝宝的平安,从今天开始,还是分床睡吧!”卓越说。

    在沙发上躺了來,闭上眼睛说,“好了,不早了,你也睡吧!”

    嘟起嘴看了他一会儿,见他已经发出均匀的呼吸声,显然是不打算跟她一起睡了,便只能悻悻然的躺。

    折腾來折腾去,翻了几个身,还是睡不着。

    沒有了大抱枕,总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,他不在的时候,自己也不这样啊,可是明明知道他在,能听到他的呼吸声,却不能触碰到他,这种感觉好难受啊!

    翻來覆去折腾了好一会儿,实在忍不住了,唤道,“卓越,卓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卓越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应了这一声以后,瞬间反应过來,一个翻身坐起,“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还是渴了想喝水?”

    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她更有点委屈,“我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苦着脸说,看起來很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揉了眼睛,卓越有点无奈,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想抱着你睡!”她主动要求。

    “那,你不能乱动,也不能玩火,我不敢肯定自己的克制力有多强大,也不敢保证不会伤害到你!”他强调道。

    点头如小鸡啄米,她说,“沒问題,沒问題!”

    无奈的叹息一声,抱着枕头,认命的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躺,她立刻如八爪鱼一般的蹭了上來,紧紧的抱着他。

    感受着她身上的体温,还有丝丝缕缕钻进鼻子里的淡淡体香,那股好不容易熄灭的火焰,似乎又在燃烧起來了。

    但是,身边却传來了轻微的鼾声,扭头一看,她已经睡着了,真是,,

    她还真是够快,这边抱到自己,那边就睡着了,他是不是该欣慰自己是个绝佳的催眠器啊?

    不过,逸出唇角的,却是苦笑。

    她是睡着了,自己这一夜,可怎么熬?!

    叹息一声,环抱着她,算了,就这样吧,谁让她是孕妇呢,谁让她有特权呢?谁让她是,,他的妻呢?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早上醒來的时候,莫小染觉得精神特别的好,浑身上都说不出的轻松,但是身边已经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子里空无一人,叫了两声,“卓越,卓越……”

    都沒有回应,顿时有点恐慌了。

    匆匆想要楼,走到窗边,看到外面有个人影,停步子,看到卓越站在楼,做着古怪的动作。

    脑袋左边扭扭,右边扭扭,但是动作都很僵硬,就连手臂伸展开,都做的那么的僵直。

    他这是,怎么了?

    她不会知道,卓越几乎僵直着身体一晚上沒睡,早上起來,脖子和手臂都是麻麻的,这会子正在做努力的修复运动呢!

    “卓越……”站在窗口喊了一声,心里满是甜蜜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卓越意识的回头,,“咔”,脖子扭了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