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默了一会儿。卓越道。“你确定爸爸真的已经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有点欲哭无泪。“卓越。我又不会骗你。连爸爸吃我做的蛋炒饭才食物中毒这种事都说了。还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    也是。

    卓越想了想说。“沒事的。别放在心上。爸爸也不会怪你的。你也是无心的。既然回家了。就好好休息。你明天还要上班的吧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。鼻音有点浓重。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哭了。”隐约听着似乎有点不太对劲。卓越敏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她抽了抽鼻子。只是有一点难过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太沒用了。做个蛋炒饭不成功也就算了。居然还把公公吃到食物中毒。真是丢人死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。你不要太往心里去了。”知道她最喜欢给自己压心里担子。卓越说。“这件事不怪你。也沒人会怪你。你也别怪自己了。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努力控制自己的鼻音。也不想让他太担心。“你晚上不回來了是吗。”

    卓越应道。“是啊。还有事走不开。最快应该明天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沒关系。我不是催你。只是问一问。你安心忙你的好了。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她说。想了想又补充一句。“你放心。我一定不会再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她连做个蛋炒饭都沒做好。第一时间更新 凭什么让卓越相信她会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补充一句自己不会做饭。起码能让他安心一点。

    卓越顿了顿。想说什么。但是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。我挂了。晚安。”说完。莫小染挂断了电话。然后对送她回來的警卫兵点点头。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警卫兵朝她敬了个军礼。她居然意识的也回人家一个。看到他调转车头的时候。唇角忍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举起的手。估计也觉得有点傻。悻悻然又放了。果然是。傻里傻气的。

    打开门。看到客厅里居然还有光。第一时间更新 很是诧异了一。毕竟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你回來了。”莫悠然开口道。电视机绿幽幽的光映照在她的脸上。格外吓人。

    莫小染吓了一跳。差点叫出声來。回过神发现是莫悠然。才拍了拍胸口。“小姨你怎么还沒睡。要吓死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啊。”莫悠然说。“要不然我怎么能安心。我是來照顾你的。结果成了我被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儿要是传回去。一准被老爸骂死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。她道。“小姨对不起。让你担心了。很晚了。回房睡去吧。”

    莫悠然看着她倒水喝。显然并沒有上楼的意思。“你公公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食物中毒。但是洗了肠胃。应该沒有大碍了。”她一边喝水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原因。”想了想。还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想。”给了她一个眼神。自己几乎都沒有勇气说出來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。看着她晦暗的脸色。莫悠然只能安慰她说。“不会吧。你和我。还有曼玉都吃了一口的。你公公又沒吃多。也就吃了一口。怎么就食物中毒了。肯定是他肠胃不好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点头。“小姨你说的沒错。他确实是肠胃不好。”

    一脸猜中的表情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莫悠然说。“我就知道吧。所以不能怪你。你也不用太自责了。”

    那张脸。完全写满了自责和内疚。让谁看了都觉得有些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肠胃不好。也是因为吃了我做的蛋炒饭。所以才会这样的。”莫小染叹了口气。手里转动着杯子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着她忧郁的样子。莫悠然不免有些担心。“小染。你不要想太多了。人吃五谷杂粮。不可能不生病。你毕竟是第一次做饭。情有可原。以后慢慢的就好了。不对。以后也不用了。那个……总比外面的地沟油好的多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沒有开口。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见她不肯说话。莫悠然都有点急了。生怕她会想不开。“莫小染。你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想不开吧。你做饭那会儿的勇气到哪里去了。你别这个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一大。吓了莫小染一怔。终于回过神來。愣愣的看着她。“啊。小姨。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莫悠然差点沒气结过去。合着她说了那么半天。她居然全部当耳边风了啊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你当我沒说过。”看她傻呆呆的。估计也不会做什么傻事了。最多有点内疚算了。

    放杯子。莫小染走了过來。“小姨。我有一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看她一脸慎重。好像是什么大事一样。莫悠然说。“准备一辈子不进厨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她摇了摇头。“我想过几天。去报个烹饪培训班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莫悠然差点沒从沙发上滚來。“你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那么惊讶。我去报个培训班。有什么问題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会把人家学校烧了的。”莫悠然的表情极为夸张。

    莫小染直接丢过去一个白眼。“哪儿有这么夸张。小姨你太危言耸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就当我是危言耸听。可是我真的不太看好。”她语重心长的说。“小染。你要知道。这个世界上。每个人出生的命运就是注定了的。比如你。天生就是不会做饭的。比如上次那个傻大个。天生就是会的。再比如我。注定就是一辈子不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住。”比划了一个手势。莫小染说。“小姨。为什么你天生就是不用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好命啊。你看我在家里蹭吃蹭喝。我什么都不用做啊。”她说的理直气壮。一点都不脸红。

    “蹭一辈子。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why not。”莫悠然眨了眨眼。“其实小染你真的不用去学。你们家卓越在的时候你吃现成的。不在的时候馆子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有孩子了呢。”莫小染补充问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孩子就……”莫悠然打了个磕巴。“哎。是哦。有孩子呢。你都有孩子了。以后有孩子……哎。好麻烦啊。果然还是不结婚的好。”

    翻了个白眼。莫小染说。“小姨。你这是在怂恿我离婚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。怎么可能。结婚有结婚的好。单身有单身的好。你我各取所需。”连连摆手。要是说她怂恿莫小染离婚。回去莫老爷子非剥了她的皮不可。

    不跟她扯淡了。莫小染站起身说。“总之我决定了。我一定去报个培训班。等过几个月。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都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看她已经定了决心。自己再劝也沒有用了。只能死心。

    关了电视上楼。莫悠然只能默默祈祷。过些日子。不要出现某烹饪培训学校被学生放火烧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是行动派。这边决定了。那边就开始查资料。熬了很久。总算敲定了一家学校。准备抽空就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早上起床的时候。就成了困难户。怎么都爬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磨磨蹭蹭的起床。莫悠然已经将路曼玉打扮好了。还梳了漂亮的小辫子。相比起來。路曼玉跟莫悠然熟稔的还真快。

    “早安。”打着哈欠楼。她实在好困。

    莫悠然说。“还早呢。你看看几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点了。”她应了一声。往墙上的挂钟看了一眼。登时脸色就变了。“啊。要迟到了。曼玉快点快点。”

    路曼玉笑眯眯的看着她。“莫老师不要着急。为了怕你迟到。我们把表都拨快了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松了口气。只听到莫悠然在训诫。“不是说好了到幼儿园才说的么。你这小鬼。这么憋不住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。你真会教坏小孩。”拉着路曼玉的手。莫小染说。“我们今天搭公车去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公车很挤的。”她沒有说要坐出租车。只是很委婉的表达意思。

    莫小染摇摇头。“我们这条线路不会挤的。坐公车会比较空旷一点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。小家伙到底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对于路曼玉來说。坐公车是一件很新鲜的事。她一直都是坐私家车。最不济。路天娥出门都是打车的。公车只有看过。从來沒坐过。

    “曼玉。是不是第一次坐公车。”怀里抱着她。看着窗外。她轻声的问。

    路曼玉兴奋的点头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玩吗。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好玩。”小孩子对于新奇的事物总是有着无尽的兴趣的。

    “以前妈咪说。公车是等人坐的。从來都不让我坐。”路曼玉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扬了扬眉。对于能说出这种话來。莫小染一点都不意外。倒觉得这是个教育的好机会。“曼玉。这世上沒有什么上等人等人。只有品德上的高低。如果凡事贬低他人不尊重他人。那才是真正的等人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。对于这番道理。路曼玉根本是似懂非懂。但还是点了点头。一脸的信服。

    公车外。一辆私家车缓缓开过。映照出里面一张小女孩的面孔。两辆车子同时停在了红绿灯路口。

    路曼玉忽然扭头低声的说。“那个……是我们班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。莫小染意识的扭头看过去。果然看到私家车里。杨锦涵的那张小脸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