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阳光特别好。明媚的刺眼。

    再映照着孩子的笑容。就是最灿烂的颜色了。

    可是。坐在私家车里的杨锦涵。却是一脸冷冰冰的样子。看人的目光。都是沒有温度的。同样的。她注视着他们。不知为什么。莫小染觉得那眼神里有点森寒。

    心中有些感叹。一个孩子。不应该有着这样的眼神的。

    很快。红绿灯变了颜色。车子又开始启动起來。私家车的速度到底是快一些的。直接就开走了。

    她居然有一种长舒一口气的感觉。被那样冰冷的目光看着。心头觉得好压抑。

    事实上。感觉杨锦涵的问題要比路曼玉來的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她的内心。到底受过怎样的创伤才会有那样的眼神。一个孩子。眼神可以冷得如冰。心底会有多冷。

    算了。等到了幼儿园。再慢慢聊好了。她相信。不管她的心有多冷。自己只要有足够的热情。就一定能温暖她。

    公车到站。拉着路曼玉了车。然后进了幼儿园。

    在外面看了一圈。沒有看到杨锦涵的身影。想了想。也许是已经进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等到所有的小朋友都到齐了。幼儿园的大门也关闭了。她还是沒有找到杨锦涵。在教室里。也不曾看见。不免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小朋友问过去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“有沒有看到杨锦涵。”

    但是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。这让她特别的不安。不知道孩子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看她满脸焦急的样子。林赫走过來问。

    “杨锦涵不见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林赫愣了。“谁。”

    “杨锦涵啊。也是我们班的。插班生。”莫小染说道。

    恍然大悟。林赫才想起來。他几乎要忘了这么一个小家伙了。本來就沒來几天。而且特沒存在感。每次不管做什么活动。都是一个人躲在一边。自己也就差不多要把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被莫小染这样猛然一提。才发觉好像真的是不在。“是不是今天沒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我來的路上还看到她了呢。怎么会沒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那也许堵车了。临时有事了。”林赫想了想。“只要沒送进幼儿园。就不算我们的责任。不要太担心了。也许家长带在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“责任不是按照划分來的。在乎我们自己的心。”指了指自己的胸口。莫小染说。“你先带小朋友们玩会儿。我去门卫那边问问看。”

    林赫有些无奈。在这方面。她有时候真的是有够固执的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……”路曼玉看到她要走。立刻走了过來。

    “曼玉听话。我还有事。先去办事。一会儿就回來。你跟林老师好好玩。”她轻柔的说。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卫这边也不是很清楚。因为这么多的小朋友。他不会完全认识。也不可能都看得过來。

    有些失望的走开。正好迎上园长。看她一脸又焦急又沮丧的样子。园长奇怪道。“怎么了。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园长。杨锦涵今天沒來。也沒请假。我有点担心。”她说。“我去跟她的家长联系。看看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。园长摆了摆手。“不用了。杨锦涵的家人已经來办了退学手续。以后不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來了。。”她很是意外。“为什么。。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为什么不來了呢。那天还跟杨一鸣深谈了一关于锦涵的事。怎么这就不來了。难道是因为她问的那些问題。。

    园长说。“这个是人家自己的私事。我们也不好多问。既然对方也坚持。那我们也不能做过多的干涉。你知道就行了。不用去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园长。这孩子本來心理素质就有点问題。这样带走。对孩子沒有好处啊。”她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。园长站住了脚。看着她低声说道。“你也知道这孩子的心理素质不太好。那就更不要纠结了。其实咱们私底说句实话。这些有钱人的孩子。大多都不太好管。缺点很多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又不能真正做太过的干涉。走了也好。不然是个危险因子。”

    “园长怎么能这么说呢。不管怎么说。都只是个孩子而已啊。”她不认同。幼儿园的意义。难道不就在于把孩子往正确的方向去引导么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固执。让园长有些不高兴了。“莫小染你这话什么意思。哦。就你最高尚。你是灵魂工程师。那你自己去联系人家家长。自己去教啊。沒人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园长就很不高兴的走了。

    完了。这连园长也得罪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确实有些不太放心。叹了口气。难道自己真的是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一整天都在惦记着这件事。杨锦涵那双沒有温度的眸子不时闪现在她的眼前。扰乱她的心。

    到了午放学的时候。终于忍不住给杨一鸣打了过去。结果响了好久。对方才接起。

    “杨一鸣。你到底怎么一回事。锦涵是怎么了。为什么又不來了。”她一连串的抛出问題。想把怒气都发泄出來。

    那边。杨一鸣忙不迭的说了一句。“我在忙。等会儿再打给你。然后就挂断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嘟嘟的电话。她有些目瞪口呆。还想再打过去。可是就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了。

    这个杨一鸣。第一时间更新 存心躲她是吗。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上不的。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先不管了。

    牵着路曼玉的手出了门。结果看到卓越开了车在等他们。心情总算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看到卓越。路曼玉还是有点怯怯的。想要往后退。只不过手被莫小染紧紧的握着逃脱不掉。

    快步走了过來。卓越看着她。“今天累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千头万绪。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她打开车门让路曼玉坐了进去。然后道。“卓越。你先别跟我说话。我想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卓越一怔。自己回來。她明明是高兴的。为什么又这种态度啊。

    “沒事。我就是想静一静想点事情。”她坐到了副驾座。然后就沒有说话。只是揉着太阳穴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不放心。卓越还是沒有多说什么。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然后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里。异常的沉默。沒有一个人说话。卓越偶尔会侧头看她一眼。却见她面无表情。目光眺望着远处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如是三番的看了几次。后座的路曼玉开口道。“莫老师是在想杨锦涵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让两个大人都回过神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有点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。卓越则说。“杨锦涵是谁。”

    听着名字有点耳熟。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们班另一个小朋友。今天沒有來。”她回答道。

    怪不得。又是工作狂泛滥了。

    卓越道。“沒來是什么原因呢。”

    结果。莫小染还沒开口。路曼玉又接着说。“因为她家里人不让她來幼儿园了。都办了退学手续了。”

    这。莫小染是更加惊讶了。“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自己都是听园长说的。她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跟园长说话的时候。我都听到了。”捂着嘴吃吃的笑。她那时候偷偷溜出來的。结果都沒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现在她就乐意跟莫小染呆在一起。看到她不在。自己就不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溜出來了。”张大嘴。这个林赫。也太粗心了。跑出來一个小朋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人家家长办的退学。你就不用那么紧张了。也许人家家里有自己的事呢。”卓越说道。“你也别太有责任心了。感觉压力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摇了摇头。叹口气。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。卓越说。“杨锦涵……是不是那个杨一鸣的侄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记得。”扬了扬眉。莫小染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总共提过的孩子就那么两个。怎么会不记得。”卓越笑了笑。“是不是觉得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她点点头。沒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杨一鸣之前那么拜托你照顾。结果來了沒两天。就又退学了。你刚上手。人就走了。感觉就跟被人耍了一通似的。对不对。”他一字一句的分析。

    倒是全中。

    莫小染点点头。“对。也不对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回答。卓越笑了起來。“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因为觉得被耍了。”她说。“总之。你沒有见过那孩子。我只是觉得挺揪心的。她这样。我实在是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心也沒办法。毕竟人家都退学了。你总不能逼着人再來吧。”卓越说。“想开一点。你们这一行。每过两三年。不都要送走一批。再迎來新的一批。你就当是提前送走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这样比啊。”她话音刚落。手机就响了起來。拿出來看了看。居然是杨一鸣。他不是在忙么。

    本來还以为是他的托词。沒想到。倒是真的打过來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一脸犹豫的样子。眼角一撇。看到显示的名字。“既然你那么纠结不舒服。干脆就好好沟通一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了点头。然后才接起电话。“喂。”。挺有点沒好气的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