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染。你现在在哪儿。”杨一鸣急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车上。干什么。”她反正很难再有平稳的好口气。方才打电话。他说他忙着呢。那现在她也忙着呢。

    听出她口气不善。杨一鸣急忙解释。“小染。我方才真的是接电话不太方便。不好意思。我知道你很关心锦涵。但是这件事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说。那就不用说了。反正是你们家的事。既然自己的孩子自己都不关心了。我又何必操这份心。乐得省心。”她说。然后啪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她气结的样子。卓越摇了摇头。“你就是这个脾气。嘴硬心软。明明心里关心的要死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嘴上还说这些气话。又是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关心了。我才不关心呢。”她说。“我拿着该拿的工资。干着该干的活。他杨一鸣又沒多给我一分钱。我干嘛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卓越轻笑。杨一鸣的电话又打了过來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。看到她别扭的样子。卓越直接一手接起。“平安饭店三层雅座。三十分钟内到。不然的话。可沒解释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他果断的挂断了。

   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。莫小染甚至都沒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“你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解决问題啊。”他说。“总要吃饭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帮我解决问題了。第一时间更新 ”一手将电话抢了过來。心里有点郁郁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。她还是很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的。也或许是因为锦涵也被绑架过。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。自己毕竟是个大人。可她还是个孩子。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。受了这么大的惊吓。会有多大的创伤。心里简直是不敢想。

    本來她已经想好要好好的接近她。抚平她内心的不安。可是沒想到。突然又被接走了。这算什么。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开到了平安饭店。这是本市比较中档的一家。以有特色著称。

    领着一大一小上了三层。直接进了雅座包厢。看看服务员熟稔的样子。莫小染有点奇怪。“你一早就定好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民生大计。怎么能不早做准备。”他淡淡的说。然后看向路曼玉。“牛奶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在她开口拒绝以前。又笑了起來。“杏仁牛奶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本來皱起的眉头。瞬间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无奈的摇摇头。一会儿服务员就上了一罐杏仁牛奶。一壶铁观音。一杯红枣茶。

    拧起眉头。她看着面前的红枣茶。“我不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卓越点头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。但是孩子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现在就开始只要孩子不要娘了。

    瞪了他一眼。将杯子推开一边以示抗议。

    卓越也不以为意。只是笑了笑。过了一忽儿。果然见服务员上了一扎鲜榨的果汁。

    “这么浪费。”随手拿过菜单看了一眼。有些咋舌。

    神秘的笑了笑。卓越无所谓的耸了耸肩。“反正有人请客。”

    “谁。。”为什么她不太明白呢。“杨一鸣。他來不來还不好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來记账上呗。”卓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。说的跟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杯茶的工夫。杨一鸣果然來了。走路都带起一阵风。上了三层。目光一扫看到他们的位子。然后大步的走了过來。

    坐來。甚至连口气都來不及喘。“小染。锦涵的事。真的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。慢慢说。”卓越给他倒上一杯茶。“还有。我也在这里。能不能不要叫我老婆叫的那么亲昵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看了他一眼。明明是他自己把人家叫來的。现在倒在这里说教起來。

    这会子知道是你老婆了。那会儿还叫人家过來解释清楚呢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眼色。卓越直接忽略。把茶杯往杨一鸣的面前推了推。“先喝口茶再说。”

    杨一鸣也不客气。第一时间更新 直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然后道。“对不起。小染的名字我叫习惯了。不代表什么。如果你觉得太过亲昵了。那我换一个。莫莫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卓越脸色一黑。莫小染差点沒笑场。莫莫。。真亏他想的出來。

    一旁的路曼玉简直是唯恐天不乱。松开吸管说。“莫莫好听。莫莫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再插嘴。以后只有牛奶。纯的。”卓越看了她一眼。威胁的说。

    路曼玉顿时怯怯的低头。继续喝她的杏仁牛奶。卓越对于她而言。太有威慑力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你不要吓唬她了。”莫小染说。

    这时。服务员将菜送了上來。还真是挺丰富的。他是什么贵点什么啊。

    莫小染看了看他。心中有些疑惑。点这么多贵的菜。是他打算今天大出血。还是准备让人大出血。。

    杨一鸣根本不留意这些东西。只是看着莫小染说。“锦涵确实退学了。但是不是我去办的。”

    拿起的筷子顿了顿。莫小染说。“不是你去办的。还能谁办的。哦……你秘书办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什么秘书。”杨一鸣简直无语。“是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。。”手停顿了一。莫小染似乎在回忆。想了想。然后道。“你不是说。他不在这边吗。锦涵不是已经交给你监管了吗。第一时间更新 ”

    “是说。”杨一鸣叹了口气。看上去很是无奈的样子。“但是前两天。不知道为什么。大哥突然回來了。后來知道了锦涵在幼儿园的事。然后说不想让她去了。昨天去办的退学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。昨天幼儿园休息。”她才不相信。一定是找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是昨天。”杨一鸣说。“我大哥领着锦涵亲自去园长家办的。”

    顿时。莫小染缄默无语。

    怪不得园长说不用管了。合着之前都打好招呼了啊。。

    “那也就是说。他根本不管自己女儿的死活。也不管她快不快乐。只是自己想怎么样。就怎么样了。”简直**专权加霸道。

    她的脑中。已经差不多勾勒出一个轮廓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。怎么能配得上“父亲”两个字呢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管了。”她心里有些來气。当初让自己帮忙的是他。现在不让自己管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杨一鸣苦笑道。“小染。那是我侄女。不是我女儿。我大哥发话。我能插得上什么。他说怎样。就怎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过分了。那是个孩子。不是个玩具。你们怎么能随意的摆弄來摆弄去呢。她有点自闭你们不知道吗。她心里不快乐你们看不出來吗。她不喜欢成天闷在家里你们都不管的吗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。”她一连串的问道。把筷子啪的往桌子上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卓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。然后侧目看了看张口结舌的杨一鸣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的吃完自己碗里的饭。然后拿过餐巾擦了擦嘴。这才道。“小染这话说的。我也赞同。就算孩子是你们自己家的。但是也不能就擅自去决定孩子的思维和想法。你如果什么都做不了主。当初就不该找我们家小染帮忙。”

    一席话。说的杨一鸣面红耳赤。“我……我当初以为大哥把锦涵全权交给我了。想着这孩子叛逆不听话。小染也许会有办法。沒想到这才沒多久。大哥突然就來了。还要把锦涵带回自己的身边。我也沒有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。似乎怕她不相信。“就是刚才。小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。我大哥就在边上。所以说话有些不太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他偷偷摸摸的样子。想起以前杨一鸣谈起他的大哥。都是一脸的崇拜。更加鄙夷了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是个暴君吧。”她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小染。不是的。”杨一鸣很不赞同。“我大哥其实很能干。你都不知道而已。他其实也是很关心锦涵的。但是跟我们的方法不太一样。还有。不管怎么说。他都是锦涵的亲生爸爸。他要给锦涵做决定。我们外人是无权过问的。”

    杨一鸣对她一直很能谦让。沒想到这一次。却不肯让步。看來对自己的哥哥。倒是真的很在乎啊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沒错。我承认他是锦涵的爸爸。有权力做决定。但是你既然当初把锦涵交到我的手上。我觉得我也有义务去好好教导她。现在你们说带回孩子就带回孩子。好。让我不过问也可以。以后也别找我了。任何事。都不要找我。”

    她一挥手。表示自己坚决的态度和愤怒。

    杨一鸣面色有些讪讪。踟蹰了片刻。站起身道。“小染。真的对不起。其实我也沒办法。锦涵的事……我只能说。谢谢你。特别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他转身想要走。卓越却叫住了他。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站住。回转身看向卓越。一脸疑问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是不是解释加道歉來了。”卓越问。

    杨一鸣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我们这顿。你请了。当诚意。如何。”接着问。

    愣了一。杨一鸣倒是点点头。叫过服务员。“记在我账上。”

    卓越看着他的动作。点点头一挥手。“好了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染瀑布汗。

    本來还在生气他说的事。沒想到卓越却一本正经的要他买单。是真的让他买单。还真做的出來。

    关键是。杨一鸣也沒有说什么。真就听他的了。无语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