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和卓越正在楼上说着话,隐约听到了楼的动静,两个人对望一眼,彼此怔了怔。

    已经洗完澡了,穿着睡衣,莫小染不方便去,卓越想了想说,“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“别跟我小姨犯呛!”

    “我会吗?”卓越笑了笑,然后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走到楼,正好看到呼子业蹲在地上捡一地的碎片,听到声音,抬起头來,“你不是睡觉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别捡了,回头再划了手,扫扫好了!”卓越说道,说着去拿了扫帚过來。

    站起身,呼子业笑了笑,将手里的碎片丢到了垃圾桶里,“这多大点事儿,就这么点碎瓷片,还能把我伤了?嘶,,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感觉到手指有点怪异的感觉,一低头,看到已经划出一道血痕,还真沒注意。

    卓越说,“你看吧,话不要说得太满!”

    “我看明明是你乌鸦嘴!”随便的吸了一,很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姨呢?”卓越看了看,“上楼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呼子业说,“我说真的,我觉得你们家厨房缺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扬了扬眉,觉得他们家厨房缺的东西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灭火器!”他一脸认真的说,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“你不知道我來的时候,厨房是什么样,狼藉都是客气的了,简直跟炸弹炸过了一样,我对小染真是相当的佩服!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卓越知道应该也不算是夸张,不由得笑了起來,“行了,别损了,难道你第一次厨就会做啊,人学什么都是要慢慢來的!”

    “哟,这就开始护媳妇了?我还沒说什么呢!”呼子业道,“你还真别说,我第一次厨,也沒这样儿!”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你厉害!不过天色不早了,你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卓越看了看外面的天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呼子业摇了摇头,“我可是领了命的,这几天都要住在你家,负责你们的吃喝。不然的话,司令不放心!”

    果然,他就知道一定是爸爸的安排,不过有点小題大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一直在这儿呆着啊?总要回部队上去的,行了,这里总归有我呢,再说了,实在不行,可以让他们叫外卖,反正有了这次的教训,相信小染也不敢再冒失了!”他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当时想着让她叫莫悠然过來照顾她,主要是怕她一个人在家会寂寞,会害怕,却把做饭这最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來,谁能想到莫家的两个女人都不会做饭呢?

    “算了吧,这年头,外面地沟油什么的,你放心么?小染现在还怀孕呢,家里两个……不,三个女人,我不过做顿饭而已,沒多麻烦!”他倒是不算勉强,还是很愿意的。

    卓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是不是,我们家有什么让你惦念的地方啊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顿时呼子业的脸色有些尴尬,摆了摆手,“你说什么呢,我听不懂!”

    不过越是这样,也就越证明了他的猜测沒错。

    会心的笑了笑,然后说,“那我先回房了,你收拾了就去睡吧,别太晚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呼子业刚说完,就听到卓越突然变大的声音,“那个,你的手划伤了,就别洗碗了,免得伤口感染,记得冲洗一,客厅里有药箱!”

    愣了一,抬头看去,却见卓越冲着他笑了笑,就这样走了。

    沒过两分钟,就听到门的吱呀声响,本來已经回房的莫悠然探了探头,在看到楼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,匆匆的來,看着他。

    呼子业有些惊讶,沒想到她会去而复返,不由得笑起來。

    看着他傻乎乎的笑容,莫悠然莫名的又有些來气,白了他一眼,“你傻笑什么,手划伤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沒事儿!”无所谓的往身上一蹭,一脸的不在乎。

    莫悠然三两步上前,抓住他受伤的那只手,认真的查看着伤口,“什么沒事,小伤不注意,到时候发炎感染成大伤,就后悔都來不及了!”

    想了想,卓越说客厅里有药箱,她便去找了找,果然是在很显眼的地方,翻了出來找到碘酒认真的给他消毒。

    本來呼子业想拒绝的,毕竟这在部队上,真的不算什么,可是看她一脸坚持的样子,也不好推脱,只能由得她去了。

    仔细的给他涂好碘酒,然后又吹了吹,才说,“别碰水了,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一抬头,看见呼子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,顿时红了脸,“看什么看?不相信我的话啊?我以前可是正规的卫校毕业的!”

    “信,当然信!”他忙不迭的点头,“你说的对!”

    莫悠然很有种冲动想要戳他的脑门,但是看着他发亮的眼睛,到底是忍住了,收拾起药箱,“好了,我上楼回房去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专门來给我上药的吗?”看着她的背阴个,呼子业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想的美,我是……我是來找水喝的!”随便说了一句,然后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,逃也似的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起床,就已经闻到楼传來了香味。

    看了看还在子里穿衣服的卓越,莫小染揉了揉眼,“是呼子业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还是你小姨?”他半开玩笑的说,然后说,“洗漱一,來吃早饭吧!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是我小姨,她这么多年都沒早起过,都忘了跟呼子业说,不要准备她的早餐!”一边起身,她一边念叨着,“你去看看,要是还沒做完,就告诉他不要准备小姨的了!”

    卓越应了一声,楼去了,等她洗漱好楼,不由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厨房里端着菜出來的,正是呼子业,而坐在外面乖巧等待的,不是莫悠然又是谁?!

    揉了揉眼,确定自己沒看错,她叫了一声,“小姨?”

    “起來啦?”莫悠然看着她笑,沒有一点不自然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,还是觉得挺诡异的!

    “小姨你不是从來不吃早餐的吗?”她有些奇怪的说,坐在了卓越的边上,看着对面的路曼玉道,“曼玉今天真乖,这么早就起來了!”

    “小姨起的比我还早!”路曼玉指着一旁的莫悠然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哪有,明明是一起起來的!”莫悠然不好意思的辩解。

    “我起來的是,小姨都化好妆了,肯定是早都起來了!”小孩子的话最是真实。

    这一说,莫小染才发觉,莫悠然真的是化了妆的,那就更加惊讶了,“小姨,今天是什么重大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重大的日子,你们想多了!我平时不就这样嘛,你们一个个的这是干什么啊!”她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恰巧,呼子业端着油条走了出來,看到她正要进厨房,连忙说,“不用了,厨房已经沒有东西了!”

    “沒有东西你不早说!”她沒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呼子业愣了愣,她也沒问啊!

    想了想道,“对了,我手上的碘酒过了一夜已经沒什么了,早上我做早点的时候,手指沾水了,应该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手指沾水,关我什么事!”莫悠然哼了一声,“不饿,你们慢慢吃!”

    看着她走了,呼子业想了想,“她不是一早就说饿了吗?”

    都这样了,莫小染要是再不明白,就是傻子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沒想到,自己的小姨,抱着不婚主义这么多年的小姨,居然会跟一个男人擦出爱的火花,而那个人还是呼子业,真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卓越,果然两个人都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匆匆吃完早餐,还要送上学上班,卓越说,“你要是回队里,就先回去,这边真的不用你帮什么!”

    呼子业说,“我知道!车我都开來了,不会耽误正事儿的!”

    点点头,他觉得有些事,还是等事态再明朗一些再提,就沒有吱声。

    开着车子上路,莫小染终于忍不住了,“小姨是不是跟呼子业有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有什么呢?”卓越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呗!”她调皮的说,“不过我真的沒想到,我以为小姨这辈子就这样了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你小姨才多大啊?”卓越摇着头,随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了啊!”她顺口就说了出來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怎么,我是想说,也才三十六而已。正好,呼子业跟她岁数差不多,挺合适的!”他说。

    想了想,莫小染问,“你真的觉得挺合适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未婚,一个未嫁,年龄相仿,一个不会做饭,一个做法一流,你不觉得很好吗?”

    莫小染想了想,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,那是说,这倒是一件乐见其成的事了?

    “卓越,我打算去报个烹饪培训班!”说起做饭,她又想到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卓越意识的踩煞车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那么激动,我只是想去学而已,难道你也反对?”她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反对,太反对了!”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你现在还怀着身孕呢,吸太多油烟不好!”他先抛出了第一个反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莫小染说,“我可以不学油烟太大的,再说了,去学而已,可能沒那么多的油烟的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