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很坚持,卓越也是坚决反对,就这样一路到了幼儿园,也沒争执出个高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总之,如果你真的想学,干脆就等到生完孩子以后,那时候你想学,我都不管你了!”卓越只能退一步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生完孩子还得养孩子,然后还要等孩子上学,孩子上学了要等孩子毕业,然后结婚……”她掰着手指头,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,我不干!”

    卓越不免有些失笑,“怎么会想那么多,不用等很久,只要生完宝宝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她果断的拒绝。

    看了眼幼儿园里面,再看了看后座的路曼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争执,“好,既然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,那等你今天班了再讨论这个问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莫小染认真的想了,然后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总算松了口气,她这个脾气,要是固执起來,也是不得了的。

    领着路曼玉进了幼儿园,回头看,卓越还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一天的课程不算很多,大部分时间,是带着小朋友们玩耍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房间里,总觉得少了一个人,心里觉得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杨锦涵现在怎么样了,被她爸爸带回去以后,心情会变得好点,还是更差了?

    这样想着,忽然外面走过來一个老师,敲了敲门,“莫老师,你出來一!”

    愣了,她赶紧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园长办公室去一,找你有事儿!”那老师说完就想走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连忙叫住她,“刘老师等等!你知不知道,园长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只是带个话,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想了一会儿,总不是昨天自己跟他呛呛两句,他要公报私仇了吧?

    不过自己也沒做错,身正不怕影子斜,那就去看看,到底搞什么鬼!

    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传來一句:进來!

    这才推开门,刚一走进去,就感觉到身上挂了一个小小的,柔软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!”对方唤道,声音小小的,轻轻的。

    她愣了,觉得很是耳熟,侧头一看,不是杨锦涵是谁?

    这么巧,自己正在想她,她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了?

    回抱了一她小小的身体,就听到耳边说,“原來你就是莫老师,你好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有些陌生,莫小染抬起头來,然后看到一张五官相当立体的脸。

    东方人的面孔,都偏扁平一点,面前的这个男子,明显是东方人,可是轮廓却像西方人那么立体深刻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双眼睛,彷如天空中的浩瀚星辰,带有强大的吸引力,看一眼,就能被吸进去一般。

    拧起眉头,她道,“你是?!”

    “小染啊,这是杨锦涵的父亲,杨斯墨先生!”一旁,园长毕恭毕敬的说道,对这个杨先生,显得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其实,杨一鸣來的时候,园长也是客气的,不过那种客气,是一种奉承,对有钱有势的人的奉承,但对这个杨斯墨,多少也有奉承的意思在里面,但更多的,是一种畏惧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想多了,但真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看着他伸出的手,出于礼貌,跟他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感觉他的手掌很宽大,也很干燥,摸上去骨节分明,很有力。

    但是跟卓越又有一些区别。

    卓越经常训练,握枪什么的,因此手上有着明显的老茧,可是这个男人的手,却显得细腻的多,只是在掌心处,有的一点点茧子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看着,比想象中年轻的多!”他的眼眸很温和,但是不知为什么,莫小染看着,只觉得很冷清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杨先生觉得我应该是多大岁数的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开个玩笑!”他沒有回答,只是笑了起來,“锦涵很惦记你,一直念叨想见你,所以今天冒昧打扰了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也很想锦涵!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杨锦涵,“听说你回家了,有沒有去别的幼儿园念书?在爸爸身边,一定很开心吧!”

    杨锦涵看看她,再看看自己的爸爸,垂头,似乎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一看,就是欲言又止模样。

    想了想,莫小染说,“杨先生你好,我能单独的跟你的女儿谈一会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作为锦涵的父亲,我不觉得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!”他摊开双手,说的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莫小染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,这个男人,还真是有够霸道的!

    “呃,其实不是锦涵的事,是我自己有点事,想说给锦涵听!”她犹豫了一,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杨斯墨点点头,“那更沒什么不合适了,锦涵知道的事,也都会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突然有点明白,为什么杨锦涵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有这样的父亲,真的是蛮抑郁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杨先生,我想,你今天能够带锦涵來这里,多少也是个负责任的父亲,你也希望锦涵能够快乐,能够往好的方面发展吧?那能不能先尊重我,尊重您的女儿一,让我们先单独相处?”她很是客气的说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她对这样的人早就翻脸了,哪会客客气气的跟他讲道理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,对于她的勇气,杨斯墨似乎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一旁,园长脸色一变,“莫老师,注意你的口气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觉得莫老师说的有道理!”他看向园长,“能不能先借用你的办公室?”

    园长先是一愣,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点了点头,跟着他一起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子里,便只剩莫小染跟杨锦涵两个人。

    拉着她坐了來,温声的问道,在家过的好不好,喜欢在家还是在幼儿园,这两天都去哪里玩了?

    问什么,她都不说话,过了一会儿,杨锦涵突然扑进她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一愣,但她什么也沒做,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,抱得那么紧。

    轻轻的拍着她,不免心疼的很,这孩子,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?

    “锦涵,不怕,老师在这里,有什么,跟老师慢慢说,好不好?”蹲來看着她,目光跟她平视,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回家!”轻轻的,小声的说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只是那么简单的几个字,却是让莫小染多心疼,这么大的孩子,这么抗拒回家,到底家里带给她些什么?!

    “锦涵乖,告诉老师,为什么不想回家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她怎么问,杨锦涵都只是摇着头,再沒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看來,她这次被从幼儿园带走,心理防线又重新筑起來了,这一次更加的高,更加的牢固,让人难以攻破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她说,“锦涵,你说不想回家,如果老师要帮你,你总得跟老师说原因啊,为什么不想回家,你这样不说话,老师也帮不到你啊!”

    杨锦涵抬起头看着她,一脸为去兮兮的样子,“我不想去爸爸那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好像一直在问为什么,而她一直在说不愿意,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干脆换了个问的方式,“那,如果可以选择,不去爸爸那,去你叔叔那里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她咬着唇瓣,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,不在叔叔家呆了,还是回爸爸那去呢?”

    她沒有拒绝,可是眼睛里明显流露出一种惊恐。

    那样的惊恐,出现在这个大孩子的身上,真的让莫小染觉得无比的心疼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她的头,柔声道,“不去,我们哪里都不去!”

    又坐着问了一会儿,基本上是她问,杨锦涵沉默,或者点头摇头,也说不出來什么,但是大抵,她的心里有个数了。

    走出來,杨斯墨就站在栏杆边上随意的靠着,眼睛眺望着幼儿园操场的方向。

    园长站在一旁,含着笑不知在说些什么,看到她走出來,松了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杨斯墨挑了挑眉,看向她。

    微微蹙了眉头,她说,“如果可以,我建议杨先生还是将锦涵送到我们幼儿园來,当然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能给她换个环境,比如跟着她的叔叔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!这样小孩子有点新鲜感,对身心也有好处!”

    杨斯墨点点头,“你的意思是,我的女儿跟在我的身边,就对身心沒有好处了?”

    “某种程度上说,是的!”她居然毫不客气的说,“所以如果您真的在乎您的女儿,真的想对她好,还是听一听我的建议比较好!”

    他沒有回答,目光深邃的看着她,一旁的园长汗都快來了,她在说什么啊?!

    忽然,他笑了起來,站直身体道,“你的意见,我会考虑的!不过幼儿园,还是算了!我的女儿,不会上这么杂乱的地方!”

    环顾了一,然后对园长微微颔首示意,一伸手,“锦涵!”

    杨锦涵乖巧的走过來,乖巧的握着他的手,临走前,忍不住回头看了莫小染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肯定这确实是他的孩子,莫小染几乎要以为,他是个人贩子了。

    心里说不出的感觉,但是她也不可能上前去拉住人家的孩子,只能目送着远去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