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染!”卓越想唤住她,可是看她已经掉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自己回去,是断断做不到的,但是也不可能抛她就这样自己走了,只能站在医院门口等。

    想象这趟真的不该來的,简直是莫名找气受!

    莫小染其实也是硬着头皮的,如果可能的话,她绝对不想回來面对路天娥,她的脸色,总是让她觉得压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人总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好像这世界上,就沒什么事能让她高兴一样。

    不对,也许自己倒霉了,她就会开心的。

    无奈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不对,她就是看不上。

    快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,步伐顿了顿,调整自己的情绪,免得进去变成新一轮的吵架。

    结果,还沒进去,就听到里面传來轻微的啜泣声。

    啜泣声?!

    她怔了怔,真的是沒听错,确实是啜泣,而且是路天娥。

    “真是沒良心的,当初十个月辛辛苦苦把他生出來,我受了多少苦,躺在床上整整一个月不了床,只能打营养液,现在长大了,会跟我犯呛了!”她哭着说,“也不听话了,早知道这样,我生他出來干嘛!”

    “妈咪……”路曼玉小声的唤着,显得很是怯怯的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,你也是不听话的,三两句就把你哄走了!”路天娥一边哭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妈咪,妈咪不要敢我走……”路曼玉也跟着哭了起來,房间里,一时之间,居然一大一小哭成一团。

    莫小染都有点犹豫了,这个时候进去,合适不合适啊?!

    叹了口气,不管怎么样,还是得带曼玉离开,不然的话,正常的作息和上学都完成不了。

    轻轻抬手敲了敲门,声音引起了注意,路天娥一抬头看见她,愣了,几乎是本能的抬手去抹自己的眼泪,又恢复以往的傲气,“你回來干嘛?看我笑话來了吗?”

    莫小染很想叹气,她怎么就这么被害妄想症呢!

    “不是,我來接曼玉!”她说道,“她明天还要去上学的!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抢走了我的儿子,现在又要來抢走我的女儿吗?”这,她搂着路曼玉,一副保护着的姿态。

    有些失笑,莫小染说,“沒有人想抢走任何人,你真的是想多了!卓越是您的儿子,曼玉是您的女儿,我只是卓越的妻子,曼玉的嫂子,完全是不同的身份,怎么会抢走呢!”

    “哼,嘴上说的好听!”路天娥冷笑一声,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是你总应该希望卓越和曼玉都能够活得幸福的吧?”她说,“就像你所说的,你那么辛苦的把他们生來,总不是为了折磨他们,让他们过的很痛苦!”

    “你偷听我说话?”皱了皱眉,路天娥很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“抱歉,经过门口刚好听到,你也沒有刻意避开人啊!”她说,“总之,我对您并沒有心存恶意,也不想跟你为敌,给自己找一个敌人,很累的!我沒那个精力,如果您非要把我设置为假想敌,我也沒有办法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冲着路曼玉招了招手,“曼玉,走了!”

    路曼玉大约还是有些为难,看了看路天娥,想走又不敢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走吧走吧,反正你的心现在也不在我这里了!”路天娥沒好气的说,一边赶苍蝇一样的挥着手。

    “妈咪我不要走!”她生怕不要她了,扑倒在路天娥的怀里大哭。

    有这样喜怒无常的妈咪,真的是一件心力交瘁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小染叹息一声,“曼玉,你明天还要上学的,走吧,跟老师 回家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上学,我要陪着妈咪!”路曼玉抱紧了路天娥。

    路天娥听到这话,很有点得意,不管怎么说,是拒绝了她,而就了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她脸上呈现那种得意的神色,莫小染叹气道,“妈,你觉得你是胜利了吗?你辛苦带着曼玉回來,就是想毁掉她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什么毁掉她,你不要乱说话啊!”路天娥变了脸色,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让她上幼儿园,也不让她正常的吃饭睡觉,难道不是要毁掉她吗?”她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不让她上幼儿园,不让她吃饭睡觉了,你不要胡说八道,想要挑拨我们母女的关系!”说着,将路曼玉抱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就正是吗?”指了指她道,“我不是要抢走曼玉,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,那么关心,想要亲自带她的话,就早点好起來,我会亲手把曼玉交还给你,但是现在你照顾不了,我帮你照顾!”

    迟疑了一,路天娥看了看哭泣着的路曼玉,孩子其实很漂亮,说起來,也真的是乖巧了很多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虽然曼玉來只是短短的那么一会儿时间,她都能感觉到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以前什么都是跟自己唱反调,现在居然会抱着她叫妈咪,缠着不要走了,真的成了贴心小棉袄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功劳,是她让曼玉起了这么大的变化?

    不不,她不能承认,如果承认,不是等于也被这个女人征服了?不不,决不能有这种事发生!

    不过,她说的也沒错,自己现在确实照顾不了曼玉。

    想了想,将小家伙的头抬起來,用手指抹去她脸上的眼泪,在她额头亲了亲,“曼玉,乖乖去你哥那里,好好的上学,妈咪好了以后,就把你接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妈咪不会不要我吗?”这种话,对孩子來说惊恐最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,你是妈咪的,谁也抢不走!”说着,看了一眼莫小染。

    她只能苦笑,谁也沒想过要抢走啊!

    路曼玉点点头,便跟着莫小染走了,“妈咪,我还会來看你的!”

    她牵着莫小染的手,跟着往医院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总算是把曼玉带出來了,莫小染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看到沿着走廊进來的卓越,有点惊讶,“你怎么进來了?”

    “怕你出事!”卓越说,低头看了被她牵着的路曼玉,“她沒有为难你吧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小染说,“其实卓越,你也大不用把她想的那么坏,她是固执了一点,但是本意绝对不会是想害你们的!”

    方才在病房外的那番话,听着她都有点感触。

    自己从小沒有父母,很渴念有父母的呵宠,现在自己怀了身孕,就更加能理解那种为人父母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“她?”卓越冷笑一声,“你不用再替她说好话了,她什么样,我再清楚不过!”

    “妈咪不是坏人!”路曼玉仰起头争辩道。

    卓越看了她一眼,抿了抿唇,不打算跟一个孩子争执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莫小染也不打算再说了,毕竟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想要解开他们母子间的心结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一行三人回到家,一路上居然都沒有开口说过话,都很沉默,估计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因为事先打过了招呼,呼子业并沒有等他们,只是预留了饭菜。

    开门进去的时候,呼子业和莫悠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两个人的脑袋几乎都要凑到了一起,听到开门声,猛然又分开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显得有点尴尬,但是他们却好像沒看见一般。

    “卓越,小染,饭菜在厨房里,应该还是热的!”干咳一声,呼子业说到。

    “恩!”卓越应了一声,然后说,“我沒胃口,你先吃,我回房去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看着他上楼,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转头给路曼玉弄饭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样子,莫悠然拧着眉说,“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她摇了摇头,能苦逼的说,是他们母子吵架了么?自己简直是池鱼之殃啊!

    “那感觉不太对劲呢?”走过來,莫悠然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,抬起头看着楼梯。

    呼子业说,“要不我上楼去看看?夫妻俩哪有不吵架的,小染,卓越是倔脾气,你不用太理他,等过去了就好!我们队里的人都知道!”

    莫小染摇头,叫住他,“你别去!不是我们俩吵架,我们刚去过医院,他是跟他妈妈吵了一架!”

    “哦!”莫悠然恍然大悟,对于她这个婆婆,倒是略有耳闻的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么说,呼子业也赶紧从楼梯上來,夫妻吵架还能劝劝,母子吵架,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沒劝劝?”莫悠然说。

    “劝了,然后就这样了!”她摇摇头,“算了,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儿吧,估计过一会儿也就沒事了!”

    莫悠然点头,“就是!反正是母子,夫妻还床头吵架床尾和呢,母子更沒什么隔夜仇了,沒事!”

    摆了摆手,她继续坐过去看电视了。

    呼子业也有点想坐过去,又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看着他俩那别扭的样子,莫小染盛了一碗饭说,“曼玉你慢慢吃,我去看看你哥!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他送饭,你们照顾曼玉!”她说道,然后就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抬起头看了一眼,莫悠然叹息一声,“结婚果然有婆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父母都已经不在了!”呼子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,收到的是一记白眼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