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将饭送上去,卓越正在看页新闻,听到她的声音,只是微微侧了头,“先放着吧,我不想吃!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,我也不吃!”坐在一旁,她干脆陪着他。

    有些无奈,卓越只得放鼠标,“你是孕妇,怎么可以不吃饭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孕妇的丈夫,怎么可以不吃饭呢?”学着他的口吻,她说道。

    卓越忍俊不禁,也只有她,才能在他火气上头的时候还來劝他,还能逗得他笑。

    只得将饭碗端起來,“好好,我吃行了吧,你不能不吃饭!”

    点点头,她便也陪着他吃。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吃着饭,莫小染说,“其实后來我去领曼玉的时候,她的态度还算好的,也沒有那么的不客气,我觉得吧,她也是嘴硬心软的人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觉得你不了解她!”卓越很快的否定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你自己也很像她吗?这一点你们都是相同的,嘴硬心软!”她说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,卓越拧起眉头,“别把我跟她相提并论,我跟她才是不一样的!还有,吃饭的时候,不要提这么恶心的人!”

    哑口无言,看來,他真的是气的不轻,居然用这个词。

    耸了耸肩,莫小染也沒办法了。

    只能以后再继续,干脆今天还是先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明天开始,你不用來接我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明天开始又不能回家了?”卓越反问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张口结舌,她不是这个意思啊。

    等等,他又不能回家了?!

    “你又有任务了?”莫小染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,守着他,简直是一件很苦难的事,时不时总有这样那样的任务。

    卓越笑起來,“不是什么任务,但是要值班,所以应该接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那曼玉怎么办!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曼玉怎么办?”卓越沒明白她的意思,“你要是觉得坐公交车不太放心,就打车好了,沒有多少钱!实在不行,我想办法找个人开车去接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莫小染说,“我是想跟你说,我已经报名交费了,明天就去上课,每周二四晚上和周末一天!”

    “上什么课?”卓越愣了,一时沒有反应过來。

    “烹饪培训班啊,我跟你说过的!”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真忘得一干二净,最关键的是,他压根就沒想到她是來真的。

    等等,这两天他们都在一起,她什么时候报名缴费的?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报名缴费的?”卓越看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在车上啊!”回答的理所当然,“现在手机缴费什么的很方便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开始痛恨这种便利的服务了,简直是太快节奏了,自己想要拒绝偶读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曼玉沒人接送,你干脆就不要去了!”想着劝服她放弃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莫小染乜眼看他,“你该不是想反悔吧?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反悔,我只是觉得,你这样自己去,实在是不太方便,加上曼玉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沒说完,就被她打断了,“沒什么不方便的,我查过了,我们幼儿园门口就有车直达,比回家还方便,还有曼玉,实在不行,让小姨接两天呗,说起來我一周也就那么两天不能带她回來!”

    看來,她都已经想好了,自己怎么拒绝都是沒用的了。

    “正规吗?”他念叨着,试图用最后一个理由來让她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人家还是世界五百强呢,你说捏?”就好像他所能想到的所有理由,她都已经提前想好答案了,干笑一声,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这一轮,卓越完败!

    吃完饭洗了澡准备睡觉的时候,莫小染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,卓越有点不高兴,正准备抱抱她呢,结果她一扬手,抓手机去了!

    “喂,您好!”看到是陌生号码,她习惯性的问好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略有点熟悉的男声,“很冒昧在这个时间段打扰您,莫小姐,我想就锦涵的事,跟你谈一谈!”

    他一提锦涵,莫小染忽然就想起來白天那个杨斯墨了,只是沒想到,他还会给自己打电话,而且是这么晚。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电话里,说不太清楚,什么时候方便见个面?”他在电话里的声音,倒是显得温文尔雅,也沒有那么霸道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了,她有点犹豫,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?”

    “知道您的号码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。我弟弟有,当然,幼儿园也有您的联系方式!”他说,“怎么样,可以吗?我绝对沒有恶意,就算不看在一鸣的份上,也看在锦涵的面子上,可以见一面吗?”

    咬了咬唇,想起杨锦涵的那张小脸,还有怯怯的眼神,便点点头,“那好吧,不过明天晚上我还有点事,后天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就后天!”杨斯墨也很痛快,“明天再联系!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沉思的样子,卓越道,“是谁?”

    倒不是他想干涉她的生活,只是看着她神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唔,杨锦涵的爸爸!”她想了想,觉得对他沒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小女孩?”他说,最近听到这个小女孩名字的次数可真频繁。

    他拧起眉头,“杨一鸣还真是会给你找麻烦!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他找的麻烦,他的初衷是好的,只是沒想到后來会发生这么多的事!”这一点上,她倒是不怪杨一鸣。

    “那,对方给你打电话,有什么事吗?”想了想,卓越换了个角度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想谈一谈关于锦涵的事!”她说,“不过我每天沒时间,改到后天了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不太安全?这两天我沒时间陪你,不然你还是别去了!真要去,等我回來!”他看着她,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摇摇头,“就是见个面,谈谈事,不会有什么事的!毕竟他是杨一鸣的哥哥,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!再说了,你能陪我这次,次呢,次呢,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要依赖你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卓越很是不以为然,“我倒是觉得听着挺靠谱的!”

    丢了他一记白眼,“好了,睡觉!你明天又要走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,舍不得吗?”他居然从自己的沙发上來,爬到她的床上,从身后抱着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先是一惊,旋即僵直了背脊,“你不是说要分床睡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都说我要走了,还不在临走之前享受一做丈夫的权力!”他说着,就把手探到她的衣衫。

    吃了一惊,还以为他要做什么,莫小染连忙抓住他不安分的手,“你疯啦,不怕伤到宝宝啦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伤到宝宝?”他扬起眉,“我只是亲亲你,摸摸你,为什么会伤到宝宝?你以为我会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难道不是吗?!

    她很想说,却气结的一个字都说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讨厌!”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,她一转身,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卓越抱紧她,在她的颈项轻轻的吻了一,然后心满意足的躺了。

    而莫小染,却有些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眨着眼,看着天花板,身旁躺着卓越,他是真的好忙,一直都是聚少离多,现在深刻的能体会那些军嫂的辛苦了。

    “卓越,我们买的房子,快装修好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卓越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刚装修完,暂时还不好搬进去,毕竟要散散味道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还是哼一声。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介意,就继续说自己的,“要不,等你妈出院,干脆让她搬到我们新房去先?外面租房也是一笔开销,不如先去我们那住一,我就在这里住着先好了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卓越终于转过头來看着她,“我都说了,不要提那个女人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沒提,我提的房子!”她很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卓越有些语塞,沉默了一会儿说,“算了,还是不要了!这种是典型吃力不讨好的活,她就算肯搬进去,沒准还要说你是想让她帮忙吸毒气的,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小染很想反驳,但是想想,也的确像是路天娥能做出來的事,自己倒是沒有想那么多,就觉得路天娥肯定要带着曼玉的,那住在租來的房子里,不安定啊!

    “睡吧!”一翻身,卓越抱住她,“别想那么多了,你现在要想的,就是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乖乖的把宝宝生來,其他的事,不用管!”

    她也想不管,但是控制不了脑子里总会想,一扭头,听到轻微的鼾声,果然卓越已经睡着了,还真快!

    明天午去烹饪培训班,后天去见杨斯墨,她突然发觉,自己也是挺忙的,都沒有时间回家看外公。

    早上出门的时候,卓越把她跟路曼玉送到了幼儿园,然后在她耳畔吻了一记,“放学以后路上注意安全,如果有什么事,就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头,正要走,又被他叫住,“对了,我还有一件事,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去学烹饪沒问題,回家先别做饭了!”卓越说,“这两天呼子业也未必有时间,不行就叫外卖吧!”

    面上一哂,不过莫小染还是点头嗯了一声,把她看的未免太扁了吧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