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甚至暗暗觉得,杨斯墨是不是故意的,故意让她难堪,因为在幼儿园的时候,自己也沒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也就不觉得羞涩了,只觉得这个男人不但霸道,而且小气!

    昂起头道,“老师,今天是第一堂课,您还是先给我们露两手,让我们信服一好了!”

    杨斯墨微微挑眉看向她,她目光丝毫不回避,似乎就等着他的不了台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“这位同学倒是急性子啊!”

    接着,他继续说,“我希望你们知道的是,学烹饪,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显摆或者露两手,而是有一天,可以煮给自己心爱的人吃,能够让他品尝你的手艺,分享你的美味!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着,都纷纷点头,但是莫小染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这个杨斯墨,连自己的女儿都漠不关心了,还有什么心爱的人,根本是哗众取宠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的意思,就是不打算做给我们看了呗?”她接着问。

    杨斯墨不紧不慢的将围裙系了起來,“既然大家这么着急,今天,我们就上一堂烹饪的入门级菜肴,,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助手送上來的一个盘子打开,众人都很好奇的伸头去看,却见打开了以后,里面是最普普通通不过的一盘尖椒土豆丝!

    “嘘,,”顿时有人发出嘘声,显然是很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放盖子,杨斯墨说,“这个大家看上去可能觉得很普通,但是请仔细看!”

    说着,夹了一筷子,他在他们面前晃了一,“这里面你们随便捡出一根,都能从这根针的针眼里面,穿过去!”

    立刻有人叫道,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他也不急,只是笑着说,“有谁不信的话,可以上來试一!”

    好奇的人多了去了,很多人跃跃欲试,上台去,但是无一例外,随手一根,都是能轻易的穿过针眼,顿时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切,谁知道是不是用机器加工出來的!”莫小染很是不屑,那是一盘切好的,谁知道是谁做的呢!

    看了她一眼,很多人也都听到了她的话,有些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别急,这就给大家展示一!”

    说着,拿出一个已经刨了皮的土豆,放在案板上。

    他可疑看了莫小染一眼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切起來,一时间,只听到刀碰案板的啪嗒啪嗒声,众人都屏住呼吸的看,简直是用鬼斧神工來形容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那动作那速度叫一个快,很快一整个土豆就变成了细细的丝,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有谁要验证这个能不能也穿过去吗?”杨斯墨抬起头看向大家,沒有人再举手了,大家都信服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说话了,沒想到他还真的有两子,就看刚才那刀工,她已经是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她沒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,面请大家先练习一!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们也要切的能穿过针眼吗?”有人举手发言。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不一定!每个人的功底基础不一样,但是你们大多数都是初学者,应该是做不到的,就算家里缝棉被的针,估计你们都穿不过去!”

    其他人哈哈大笑,他接着说,“只能尽量求细,求均匀!均匀很重要,握刀要稳,千万要注意别切到手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接來大家先练习一!”他脱围裙,好像讲课就到这里了一样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大厅都充斥着切土豆的声音,莫小染默默的狂汗了一把,为什么跟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甚至已经做好了防护措施,如果溅油怎么办,怎么把握放盐的分量,结果最后來个切土豆?

    手里捏着光溜溜的土豆,另一只手握着刀,发呆!

    杨斯墨缓步走到她的旁边,低头看了一眼,“怎么,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太小儿科了!”她嗤了一声,然后一刀去,,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停!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却见他捡起她切來的那一片,举起來道,“大家注意啊,土豆片一定要薄,不然的话,你可以去麦当劳炸薯条啊!”

    换來的又是一阵笑声,莫小染暗暗咬牙,这个男人好讨厌,他是故意來拆她台的么?

    她咬牙切齿,低声的说,“杨老师是专门來拆台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,能教莫老师,是我的荣幸!”他微微一笑,然后看着她的动作,“不对不对,你这样,是切不出丝來的!不对,你这样会切到手的!哎,,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她果然已经见血了,红色的血,染到了土豆上,她甚至还沒感觉到疼,血就已经流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创可贴!”杨斯墨对一旁的助理招了招手,立刻有人送上來,她冲洗了一,然后包扎好。

    杨斯墨看着她道,“还学吗?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眼神,不知为什么,她总觉得好像有点轻蔑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切破了一点皮,他居然问她还学吗?就这么小看她一定学不去吗?再者说來,她还教了那么贵的学费呢,不來了多不划算!

    “学,当然学!”她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杨斯墨接话也很快,“非常好!学烹饪就应该有这种劲头,一定不能半途而废,刚开始,都会受伤的,切伤,烫伤,如果受点小伤就退缩了,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,别折腾了!來,大家为这位同学鼓鼓掌!”

    哗哗的掌声,莫小染怎么觉得就那么奇怪!

    又围场绕了一圈,杨斯墨最后又回到她的身后,他一过來,莫小染就有点莫名的紧张,总觉得他要找茬。

    “不对,你这样还是会切到手的!”一边说着,他一边站到她后面,从身后环绕着她,说,“大家也看一,手势对了,就不会容易切到手了!”

    握着她的手,然后摆着她另一只扶土豆的手,莫小染从來沒觉得自己的手这么的僵硬过。

    她几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。

    调整了一姿势,然后杨斯墨开始很快的切起來,明明一样的土豆,一样的菜刀,从他手底出來,就是细细的丝,为什么就这么不公平!

    关键是!他在自己的身后,离得那么近,这种姿势未免有些暧昧,可是很多人看着,她想发飙好像都不太合适,人家明明一本正经,连看都沒看她一眼,在教做菜,自己如果发火,是不是会被人看做太小題大做了?

    正在犹豫的时候,他忽然就松开了手,“好,自己练一练!”

    就这么如是三番,大家都有些烦躁了,杨斯墨说,“大家记得达芬奇画蛋么?现在就是基本功,考验大家的耐心,还有基本功底,打好基本功,才能学好以后的!”

    课的时候,莫小染的手都快提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她沮丧着走出大楼的时候,看到外面的天都有些擦黑了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身后传來声音,杨斯墨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回家!”她一点精神都沒有,懒得跟他斗嘴皮子,“再见!”

    杨斯墨笑了起來,“这就再见?我还想送你一程呢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,我比较支持公交环保事业!”她看向不远处的公交站台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杨斯墨扬了扬眉,“可是这里是开发区,公交车五点半就是末班车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有点怀疑,看了看时间,已经六点一刻了,不相信的快步走到站台看看站牌,上面赫然写着五点半几个红字。

    “我靠,怎么会这样!”她惊得爆粗,光知道这边公交车可以到,却沒查查早班车和末班车的时间,真是无语,这麻烦了!

    “这么早沒有公交车了,其他人怎么回去?”她看向远处,才发现人家都是开车來的,顿时无语默默。

    这年头,都流行土豪学做饭了吗?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呆呆的样子,杨斯墨笑起來,“上车吧!放心,我不会害你的!顺便,我想跟你谈谈关于锦涵的事!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,似乎也别无选择,如果顺便谈关于锦涵的事,明天就不用再跟他见面了,也好!

    这样想着,便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杨斯墨发动车子,低调奢华的跑车一上路就很惹眼。

    莫小染微微眯起眼睛,“杨先生,敢问你上这一堂课,有多少工资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跳槽?”他看着前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好奇,你这一堂课的工资,够不够你的油钱!”

    啧啧,有钱人的思维真是难以理解,他这样跑來是图什么?刚才跑车开过的时候,上课那些学员多少艳羡的目光啊,一定又收了一车的玻璃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莫老师,你真有幽默感!”杨斯墨笑了起來,好像她说了什么可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“不如说说锦涵吧!”莫小染正色道,也不想跟他闲扯别的了,早点说完早点回家。

    杨斯墨想了想说,“你不觉得我这样开车说话不太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她警觉起來,一开始说上车跟她说锦涵的事,上了车又说开车不方便,他到底想干嘛?!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他话还沒说出口,手机响了起來,听了几句,脸色突然一变,然后挂了电话说,“对不起,我得先回家一趟!要不前面的路口把你放來,那里可以打车,改天再谈,实在不好意思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