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莫小染小心试探着问了一句,“是……关于锦涵吗?”

    杨斯墨犹豫了,看着她的眼睛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锦涵怎么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不清楚,我先将你在前面路口放,等明天,不不,还是等空了再说!”他将车子靠边停了來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本來想说跟着去看一的,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也不知道跟着合不合适,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了车,看着他绝尘而去,似乎很着急的样子,也不知道锦涵到底怎么了,关键是,杨一鸣也从來沒有提起过啊!

    辗转总算回到家了,也已经有八点多了,天都黑透了。

    进门看到子里黑漆漆的,莫悠然神情紧张的盯着电视机,她一开门,她哇的一声叫了出來,倒是把莫小染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拍了拍胸口,她道,“小姨,你干嘛,人吓人,吓死人的!”

    电灯一打开,莫悠然的脸色顿时好多了,“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,你怎么回來这么晚啊,学的成果如何?”

    扭头一看,原來她在看恐怖片,怪不得一惊一乍的,不过大晚上的,关了灯坐在客厅一个人看这个,她还真是有兴致!

    “曼玉呢?”一边脱鞋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回房去睡了,很乖的!”莫悠然赞了一句,紧接着追问,“哎,你学的怎么样了啊?”

    “切了一晚上的土豆丝!”她想了想,给了她这么一个答复。

    走过去倒水喝,实在是渴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莫悠然掏了掏耳朵,好像沒听清一样,“我沒听错吧,土豆丝?”

    “沒听错!”她肯定的说,“所以我觉得一堂课应该会是切青椒丝,再一堂,就可以把他们炒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莫悠然张大了嘴巴,“天啊,这年头的烹饪课都这么好糊弄了么,要不改天我也去教吧!太容易了也!”

    “你?!”莫小染挑了挑眉,“你确定你行?”

    说着,晃了晃自己那根受伤的手指头,已经贴好了创可贴,但是看着也会让人联想起惊悚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,莫悠然又是那么联想力丰富的人,很快,她就联想到一连串的可能结果。

    “哇,你受伤了!太可怜了,不过这样的话,你的青椒土豆丝,就会变成青椒土豆炒肉丝了!”她果然联想力相当丰富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,将手指从她的手里挣脱出來,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价格上的区别,八块可以上升到十二了!”

    “小姨,别逗了!我先回房睡觉去了!”放杯子,她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莫悠然叫道,“哎,你们别都这么健康生活好不好,才九点不到睡什么觉啊,來來,陪我看电视!”

    莫小染翻个了白眼,“不要,我可不想大晚上的睡不着!”

    “也是哦,你是孕妇!不能看这样太刺激的!”想了想,莫悠然点点头,将她往楼上推,“那你去睡觉吧!”

    莫小染刚走了两步,她又似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小染,你外公说明后天想过來看看你!”

    “明天?还是后天?”顿住脚步,她问道。

    什么叫明后天啊,具体哪一天?

    “未定!”

    丢上來两个字,面又开始恐怖的背景音乐了,听着有点冒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搓了搓手臂,她还是赶紧进房了。

    未定,外公又不知道搞什么,不过想想,也确实好久沒回去过了,哎,最近实在很忙,一开学就变得很忙,关键是,她以前好像沒有这么忙过。

    只是结了婚,孩子还沒生,就有一种晕头转向的感觉了,果然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。

    刚洗漱完爬上床,卓越的电话就追了过來,让她感觉是不是他都掐好点的。

    “你算好了时间的是吗?大仙?”她哼了一声,懒懒的靠在床上,腿上放着一本关于孕产保健的书,慢条斯理的翻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掐指一算,你现在准备睡觉了是不是?”配合着她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笑了起來,“讨厌!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烹饪课上的怎么样,有沒有见血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看看自己的手指,他算的还真是准,真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看到了,不过嘴里还是说,“你就这么不瞧好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瞧好你,而是初学者都这样,子业说了,他那会儿,沒少破皮破血的,烫个泡也是常事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?”感觉他怀里有话。

    卓越便也直截了当的说,“所以,我想说,你还是不要学好了!”

    “半途而废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对你好,其实也沒什么不好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!”莫小染说,“你等着我变成莫大厨吧!”

    听着她信心满满的话,卓越不免失笑,“那今天的感觉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!”本來想跟他说关于杨斯墨的事,但是看他对自己去学烹饪那么不支持,想了想,还是先不说了,自己都沒搞懂杨斯墨那是什么状况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早了,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!”他说,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,“对了,爸爸明天出院,应该会回家的!”

    “啊,那小姨在这里不是会不方便了?”她刚说完,就听到敲门的声音,顿了说,“你等等!”

    然后床去开门,结果看到莫悠然裹了一条小薄被站在门外说,“小染,晚上一起睡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语气,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?”她扬了扬眉,莫悠然已经挤进來了,“我怕你一个人害怕!”

    转过身,看着她自发自觉的爬上床,见她还盯着自己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好吧,是我怕自己一个人会害怕!”

    都是恐怖片害的,一个沒忍住,看完了,然后后遗症很快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耸了耸肩,只能由她了!

    再拿起电话,都快忘了之前说的什么了,“好了,就这样了,先挂了!”

    莫悠然这才注意到她还在打着电话的,笑着问,“是卓越?”,眼神有点促狭。

    “嗯!”点点头,她掀开被子上床,躺了來关上灯。

    瞪着眼睛看着她,莫小染有点不自在,“小姨,你脸朝里面,好别扭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你小时候还不是这样一起跟我睡的!”莫悠然愤愤不平的说,“大了就开始嫌弃小姨了!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嫌弃你!”莫小染有些无语,“不过小时候跟长大了是不一样嘛,感觉怪怪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怪怪的啊!”一伸手,将她揽入了怀里,“我觉得你还是小姨怀里的那个小丫头!”

    她这么伸手一抱,莫小染倒是有些想起以前了,就是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姨……”她唤了一声,却又沒说去。

    小姨其实比自己大的不多,所以叫着小姨,差不多是当姐姐的,就这样一起玩到了大。

    如今,她都已经结婚生子了,小姨还是孤身一人。不能说孤身有多违和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,只是有些感慨罢了。

    莫悠然伸出手,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颊,“小染长大了!”

    “小姨,你还记得我妈吗?”她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吓了一跳,莫悠然的手顿了顿,“怎么想起來问你妈了?”

    她很少会提起,也几乎沒怎么问过,事实上,对于大姐的事,莫悠然记得也不多,毕竟那时年幼,却似乎是家里不可触碰的话題,爸爸从來不说,也不喜欢提起,逐渐的,大家都不提,包括小染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忽然想起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悠然道,“不太记得了,不过你妈一定很疼你的,就算不在了,你也是她的心肝宝贝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她小声的说,自己做了母亲,就更加能体会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姨,你想过嫁人吗?”她低声的问。

    莫悠然嗤之以鼻,“我才不想,你不要來说服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说服你,只是问一问而已,你不用那么敏感!”她说,“呼子业也沒结婚呢,我记得卓越说过,他也沒女朋友!”

    瞬间,莫悠然的脸变得滚烫,转过身背对她,“他有沒有,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我沒说关你的事啊,聊天嘛,随便聊聊!”莫小染说,“小姨,呼子业条件还不错的,不算钻石王老五,也是黄金王老五了!”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!”她还是小声的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沒说关你的事啊!”莫小染也还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开始窃窃的笑,小姨的表现真的很反常,看來,并不是她跟卓越想多了,也许真的有戏!

    “小姨,如果你要嫁人,会选择呼子业这种类型的吗?”她在身后继续问,看着莫悠然蜷缩成一团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不会!”她果断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“不会就是不会,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哎呀你干嘛问那么多问題,你不困吗?睡觉睡觉!”一拉被子盖住头,开始龟毛的拒绝回答问題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嘻嘻的笑了,然后翻了个身,跟她背对背,“不过呼子业倒是很喜欢小姨这种类型的!”

    “他说的?”忍了半天,莫悠然忍不住转过身问。

    结果沒有回应,再一看,莫小染已经睡着了,顿时有种不可忍的感觉,咬着牙道,“莫!小!染!”

    丢个问題给她,又沒有答案,她今晚是别想睡了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