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染,你小姨是不是已经沒事了?还用不用叫救护车?”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本來呼子业是不太放心的,所以想进來说不然还是送医院看看好了,好端端的人,摔了一跤就摔晕过去了,不能掉以轻心啊!

    “不用了我想!”莫小染神秘兮兮的笑,“我看小姨已经沒事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沒事了,你走吧!”莫悠然对着呼子业连连摆手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糗的样子。

    呼子业刚要转身,想了想,忍不住不放心的又回头,“如果觉得那里不太舒服的话,最好还是去医院再看看,我以前有个战友,平时看着身体特好,什么事都沒有,突然有一天也是这样就毫无征兆的昏倒了,送医院,脑溢血,就沒救过來!”

    他一脸的惋惜感慨,莫小染脸都黑了,这人是有多不会说话啊!

    果然,莫悠然一个枕头就砸过來了,“你才脑溢血呢,滚滚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“我沒脑溢血啊,是我那个战友!”他居然还在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抚了抚额,“那什么,子业,你先楼陪卓越聊会儿,我陪陪小姨,马上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要紧么?”他迟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!”莫小染在心底默默加了一句,“你不在,就不要紧!”

    实在沒法子,想要撮合他们,恐怕还得费一番心血,小姨这边害羞怯步不前,那边呼子业又傻愣愣的。

    基于莫悠然还躺在床上沒法楼,莫小染也沒坐得太久,然后就跟卓越回家了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,洗漱完毕上床,莫小染搓了搓面霜,然后道,“我想了一,这事儿要是想成,还得靠咱们俩,小姨那边的工作我去做,呼子业那边的,就靠你提点了!”

    卓越不太认同,“可是你不觉得我们这样有点瞎忙活的感觉吗?你确定,他们彼此真的心里有意?如果沒有的话,不是乱点鸳鸯谱吗?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吧!”她转过身,爬上床,趴在他的身上看着他,“以我的火眼金睛,绝对能一眼看穿他们那点小心思!”

    一脸的狞笑,手还做了一个攥拳头的姿势,卓越看着她的样子,有些忍俊不禁,一个翻身将她压,“火眼金睛?我看未必吧!”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这么沒自信?”她突然蹦出來这么一句,卓越一愣,沒反应过來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火眼金睛,所以才挑中你啊,你不相信,是不相信我的眼力,还是不相信你的实力?”她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卓越笑起來,倒是会将他一军,他说,“我可记得,有人是逃婚來着,不是挑中了我,是我挑中了你吧?”

    “那说明你有眼光啊!我这种万里挑一的优秀人才都被你选中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!”她自鸣得意。

    笑了笑,卓越俯身吻住她的唇,“可我觉得,还有很多可说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早晨醒來的时候,莫小染伸了个懒腰,还沒完全缓过精神來,都怪昨晚跟他聊的太晚了。

    后來不知不觉,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,什么事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想起卓越,才发现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,掀开被子床,几乎沒有犹豫的走到窗口,拉开窗帘往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,卓越正在楼晨练,几乎是雷打不动的习惯。

    阳光,他只穿了个贴身的背心,显示出精壮的肌肉和完美的身材线条。

    隐约的,皮肤上还有如线珍珠的汗水,在阳光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泽,一举手一投足,都是力度美的体现。

    靠着窗棂,她也不想叫他,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,享受着生活中最平淡的小幸福。

    每天起床能够看到他,每天睡觉能够偎着他,合该是最幸福的事了吧!

    虽然她沒有叫,但是出于职业敏感性,卓越还是察觉到了什么,一抬头,看到她的身影,便冲她笑了笑,一转身,进了子。

    看來,他是要上楼來了。

    果然沒一会儿,卓越就进了子,说,“我先去冲个澡!”

    晨练完毕,一身的汗水,他进了浴室,只听见里面哗哗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莫小染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,一点都不急。

    等她衣服全部穿好的时候,他也湿着头发走了出來,动作有够迅速的。

    “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他一边擦着头一边说,“去不去?”

    莫小染挑眉看向他,“你都沒说什么地方,还问我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问什么地方的吗?”他反问道,很快的套上衬衫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那种偏好某一类服装类型的人,从她嫁过來第一天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卓越的柜子里,什么风格的都有,衬衫西服,t恤牛仔,休闲风格,简直是应有尽有,不过最多的,还是警服和迷彩。

    一个柜子里,半片全是迷彩,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热爱这个。

    “不问什么地方,我怎么知道有沒有兴趣去?”她靠着衣柜,看着他穿衣服,觉得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他修长的手指将精致的扣子一粒一粒的扭上,然后套上裤子,穿上皮带,动作一气呵成,却又潇洒利落。

    等他整理好衣服,看到她一直盯着自己,抬手就在她鼻头刮了一记,“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“帅呆了!”她吐了舌头。

    卓越失笑,“是不是有夫如此,特自豪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有夫如此,特臭屁!”她说,“你还沒说呢,什么地方!”

    弯腰來,看着坐在床畔的她,伸手捏了捏她的巴,“难道不是跟我在一起,去哪里都好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莫小染失笑,“我沒想到,卓首长还有看偶像剧的习惯,这种狗血的台词都说的出!”

    “总要与时俱进的嘛!”无视她的讽刺,他正色道,“去不去?我保证,你不去会后悔!”

    这么神秘兮兮的?

    她想了想,一拍床侧站起身來,“谁怕谁!”

    她确实不怕自己,不过却怕狗。

    卓越看不到她,只能一手拽着她的手,她另一只手,紧紧的抱在他的腰身上,他几乎快喘不过气來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么用力么,那虽然是大型犬,好歹是德国黑背,受过专业训练的,从來沒想过,她会这么的怕狗。

    “汪汪,汪汪汪……”守门的狗狗叫起來,目光森森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她再这样,他们都不用进去了,“小染,你这样抱着我,我沒法动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怕!你干嘛带我來这,你是存心的,明知道我怕狗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面的话还沒说出來,就被卓越打断了,“我不知道你怕狗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怕……”她嗫嚅了,“你连我怕不怕狗都不知道,你不是个称职的老公!”

    她才不会说,自己是因为以前训练的时候被狗咬过一次,从那以后就有了心理阴影呢。

    所以她莫小染不怕高科技电子防盗,不怕各种严厉的守卫,怕就怕凶猛的看门狗。

    老祖宗的法子到底是沒错的,还是这玩意儿最灵活最靠谱。

    被她呛了一声,卓越有些哭笑不得,她还真会赖。

    无奈的说,“我要不是称职的老公,就不会带你來这里了!”

    靠!他害她被狗吓成这样,还叫称职吗?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问了一句,“为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染,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废话,她要是知道是哪里,还用 问他半天吗?现在他倒來问自己这是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,内有恶犬,生人勿入!”她躲在卓越的身后,死活不肯出來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站出來说话,这样我看不见你,它又不会咬你!”虽然叫的很凶,可是根本不会咬她啊!

    “我不信,它会的,你看它的牙,它的样子,它会把我撕成碎片的!”心有岌岌,她转头想跑,却被卓越一把抓住,“隔着这么高的铁门,它过來咬你啊!”

    一手指向那高高的铁栅栏门,卓越沒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万一门不牢呢,万一跑出來了呢?”坚决不能被狗咬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年轻,沒几个人知道也就算了,这万一被狗咬了,得多丢人啊!

    “你哪來那么多万一,你看看,这是哪!”直接将她提到身边,然后用手指向前方侧面的竖排字。

    莫小染挣脱不得,只得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,微微蹙眉,看了一会儿,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來,“你带我來监狱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的人里,有几个在监狱里的?”他问道,一边看向里面,怎么还不开门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……”她翻着白眼认真的想着,想了两秒钟,惊叫道,“难道你是带我來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,是不是不來会后悔?”他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“可是里面有它,我怎么进去啊!”咬着唇,一脸苦恼的看着那凶猛的狗,其实人家根本就出不來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!”将她揽进怀里,得豪气的样子,“不就一条狗么,多大点事儿!”

    得意的扬扬眉说,“看着!”

    走到门口,两根手指放在嘴里打了一个呼哨,神奇的,那狗就看着他安安静静的坐了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瞬间惊呆了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