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有这本事,干嘛早不使出來,存心看我难看啊!”她第一个冒出的念头是这个,说着还捶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卓越不以为然的笑,“早使出來,不就不知道你怕什么,就不是个称职的丈夫了!”

    嘿,居然会拿她的话來堵她!

    莫小染嘟起嘴,“快点快点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进去,不怕它了?”指了指现在乖乖坐在地上,甚至还在摇尾巴的黑背,他说道。

    莫小染再看了一眼,虽然还是觉得有点可怕,但毕竟现在已经不叫了,昂起头道,“怕什么,反正有你!”

    唇角微微一勾,卓越是不是该欣慰,她是如此的信任自己!

    这时,里面的人已经來了,一声呵斥,那狗狗乖乖让路,卧在一旁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來人朝着卓越行了个军礼,卓越则回了一礼,然后那人说,“已经安排好了,可以进去探监了!”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!”卓越点了点头,看着他开了门,这才转身拉了莫小染一把,“走吧!”

    莫小染还在呆愣之中,就被他带了进去,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,“你慢点!”

    她刚嘀咕了一句,听到狗狗的呜咽声,吓了一跳,瞬间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卓越有些好笑,“莫小染啊莫小染,什么时候你也会有这么惧怕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,保护好老婆是你的天职!”她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只是微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心情略有点不爽!

    不过这种不爽,很快就在看到陈蜜以后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有多久沒有看到陈蜜了,她原本略有些削瘦的脸颊,居然丰润起來,看着气色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,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蜜蜜,你还好吧?”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,她看着陈蜜问道。

    陈蜜看到是她,也有点惊讶,旋即笑起來,坐拿起听筒,“还不错,你看我都胖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忌讳,口无遮拦的说,“是啊,人家坐牢我看都是瘦得不成人形,你坐牢反倒胖了呢!”

    “小染!”卓越低低的唤了她一声,哪儿有这样戳人痛处的。

    陈蜜笑了笑,“沒事儿,我跟小染已经习惯了,我喜欢她这样说话!说实话!”

    自己一直都是骗來骗去,被生活所迫,被环境所压,很羡慕她这种想什么说什么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蜜蜜,你在里面放心,我会等你出來的!”她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陈蜜不由得笑起來,“傻丫头,你这话听着怪怪的,你等我干嘛,卓越不吃醋啊!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斜睨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卓越有些无奈,在她的面前,自己的威信简直是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之间的相处,陈蜜也就算放心了,“小染,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,你要幸福!”

    “你别光说我了,你出來以后,也会幸福的!”她说。

    微微点头,陈蜜的目光看向了卓越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眼神,莫小染立刻会意的说,“要不要让卓越跟你说几句?”

    卓越已经看到了她恳求的目光,直接开口道,“你不用问,我明白,你弟弟我会安顿好的,尽管放心!”

    闻言,陈蜜松了一口气,显得情绪缓和多了。

    “蜜蜜,你的性质不严重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出來的,你自己好好配合!”莫小染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!这里环境不好,你不要呆太久,卓越,你带小染走吧!你们能來看我,我已经很高兴了!”陈蜜关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蜜蜜,我才來多久,你就赶我走,一点都不想我啊!”她撒娇的说。

    陈蜜笑了笑,“你啊,这里还能撒娇!”

    卓越似乎想起了什么,从莫小染的手里直接抽走了听筒,看着玻璃窗里的陈蜜问,“陈蜜,我问你,残狼除了跟组织里的,组织外的人,有沒有什么可疑的联络者?”

    认真的想了想,然后陈蜜摇了摇头,“好像,真沒见过什么!关键是,残狼这个人很狡诈,去做什么时候从來不让我们跟着,一直都是独來独往,有什么交易,面的人压根就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怎么,是不是跟案子有什么关联,还是你又发现了什么?”听他突然提起,莫小染直觉有问題,又说不上來问題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只是有几个疑点想搞清楚而已,毕竟残狼已经死了,想查,也只能从周边着手了!”他说。

    陈蜜点点头,“相信你來问我,一定之前问过那些被捕的人了,都沒有结果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如果有结果,他就不会來问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是!你很聪明!”卓越由衷的赞扬。

    “聪明有什么,聪明反被聪明误!”陈蜜摇了摇头,很是身不由己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他似乎要放听筒,她紧着加了一句,“照顾好小染!”

    卓越点了点头,放,然后揽着莫小染的腰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还有些舍不得,不时回头看看,陈蜜已经被带回牢房去了。

    沒有什么可留恋的了,跟着他走出去,才发觉外面的天空是那么的自由,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明媚。

    上了车,两个人彼此都是无话,谁也沒有开口,好像不知道说什么,也好像是在享受这难得的静谧一刻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空间是不是更自由一点?”突然,卓越看着前方,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好像暂时沒有发动车子的意思,就这样静静的问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还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点点头说,“当然是外面好了!外面的空气都新鲜多了!可惜蜜蜜,无可奈何,一步错,步步错!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一步错步步错,千万不能走上她的路!”他意有所指的说,然后轻轻的握住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她不知道卓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是明显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她不喜欢拐弯抹角,卓越也从來都不是拐弯抹角的人,今天怎么了,感觉说话含含糊糊吞吞吐吐的。

    “小染!”忽然,他叫了一声她的名字,声音淡淡的,冷不防的,她愣了一。

    就听到卓越极为稀松平常的说,“做贼好玩吗?”

    哄的一,脑子里好像有什么炸了,她整个人愣住了,不知道卓越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问題,这个让人很是难以作答的问題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什么,还是猜到了什么?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不懂!”别过头去,她一点儿都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,你懂,今天我带你來看看,就是希望,你能明白我的心思!”他转过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可是,莫小染是真的不懂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是什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想让你平平安安在我的庇护,想让你每天都快快乐乐!”他温柔的说。

    看着他深情的眼眸,莫小染说,“那你已经做到了!”

    “不,还不够!”他摇了摇头,“我希望是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一辈子还很远,慢慢走,急什么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对,是不急,我就是怕你操之过急!”卓越顿了顿,“小染,我知道你其实沒有牵扯进來更多,我更希望的是,你从此以后,都不要沾染这门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啊,什么门道,我不知道!”转过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“别在我面前这样说,小染,别忘了,爸爸跟你外公是什么交情,有些事,我不说,不代表我不知道。还有,就算不过火,不合法律的就是违法,你就算有千百条理由,也不行!”

    瞪着眼,看他说完了一大堆的话,她说,“你想说什么,干脆就直说吧!”

    “小染,你外公是做什么的,大家心里都清楚,但是你不要去做!”他说,“这么久以來,你们家不让你学,不让你碰,是有道理的!”

    “切,什么道理!”她还是很不服气,但是这一顺口,就说漏嘴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卓越似乎并不以为然,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然后说,“他们总是关心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外公都已经金盆洗手了,我也很久沒有碰过了,你现在拿出來说,是什么意思?”她就觉得很不爽,自己明明又沒做什么,他干嘛还这样的口吻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沒做什么,如果你做了,现在或许我们就应该是在里面谈话了!”一指附近的那个看守所,瞬间,莫小染的火就冒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如果我真做什么了,你还得把我抓起來是不是?你还得來个大义灭亲是不是?!”她怒气冲冲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叹了口气,“小染,我不是想惹你生气,更不是那个意思,我的意思是,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死心,想继承你外公的衣钵,但是现在这个社会,什么继承不继承衣钵,已经沒什么用了!你看陈蜜,犯了法就是犯了法,我不希望有一天,我这样來看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要看,睡稀罕!”猛然拉开车门,她了车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真是莫名其妙,他说了一大通的话,到底什么意思啊,好像她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,问題是,焦头烂额啊,每天都忙死了,哪还有时间去继承衣钵。

    “小染,小染……”沒想到她突然脾气那么大,卓越车叫着追了上去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