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特别生气,走的也很快,不过卓越更快,沒两步就一把抓住她。

    她恼火的一甩手,“你放开我!你还抓着我干嘛,既然你什么都知道,你这么了不起,当初干嘛还跟我结婚!我会牵累你的前途的,了不起啊,大队长!不对,卓少将!”

    她一字一句,不无讥讽的说。

    既然他这么在乎她的身份,她的出身什么的,干嘛当初还要和她结婚?

    卓越无语的看着她,他什么时候说过在乎她的出身和身份了?如果真的在乎,就沒必要走进结婚的殿堂。

    “你根本在歪曲我的意思,莫小染!”他双手握着她的肩膀,大声的说。

    声音一大,一时之间倒是把她真神住了,莫小染呆呆的看着他,沒有反应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他说,“我今天想跟你说的是,不管你之前怎么样,以后,不许你再存这样的心思,有我在,我会保护你,会养你,一心一意做好你的莫老师卓太太就好,别的不用多想。什么衣钵,什么江湖,都让它远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动了动唇瓣,她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也不知道说什么反驳。

    看着他略带几分气恼,又很坚定的眼神,也许,真的是自己想多了?他沒有看不起,沒有高高在上,只是纯粹的不希望她牵扯进去吗?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她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很早,比你想象早的多!”他说,“莫小染,你以为我卓越是那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找一个人结婚的吗?我认定你,自然有认定你的道理!”

    听着他理直气壮的口吻,莫小染不由得失笑,“好啊,那你说说看,你的道理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着她,莫小染的心,莫名的狂跳起來。

    她以为,他会说,譬如我爱你,譬如我离不开你之类煽情的话,结果,紧盯着他的嘴,却听他慢慢的说,“我的理由是:沒有人比你更适合卓太太这个位置!”

    眼皮抽搐了,她哭笑不得,这是什么烂理由啊!

    “我该觉得很荣幸吗?”她怎么听着,自己好像跟捡到宝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他笑,抵着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彻底无语了,怎么有人可以臭屁到这个程度的?

    牵着她的手,将她重新带回车子,坐上去,然后俯身系好安全带,看着她的脸,他温柔的说,“我想为你的整个人生,都系好安全带。我不能保证你整个人生的每一步都不出任何差错,但是想尽量能庇护你,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卓越是一个很不善言辞的人,他不会说很动人的话,但是说的永远都是最实际的那种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手还停留在安全带的扣上,眼睛是那么的坚定和认真,她的心,突然就软了几分,往前凑了凑,直接印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软软的,唇瓣贴在一起,就好像心的距离都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卓越深吸一口气坐正,然后发动车子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直走出很远,莫小染才想起來问,“对了,蜜蜜的弟弟找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他点头,“不过情况不怎么样,他很孤僻,也拒绝跟任何人交流,只能先安置在养老院里面,让他静养一!”

    “养老院?”她夸张的叫了一声,陈晔才多大啊,居然就进养老院去了。

    卓越耸了耸肩,“也是沒办法,其它沒什么合适的地方去。医院事实上也去过了,不过他这不算什么大病,只是需要养,医院的开销很高,便送到养老院先安置了!至少,性命无虞,对他的身体也有好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……会挑地方!”她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我会带你去看看他,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了!”卓越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知道他肯定也是无奈之举,便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还沒送她回到家,就接到电话。

    莫小染发现,自从婚后,她不知什么时候起,逐渐养成了他手机响,自己就怕的条件反射。

    好像只要他手机响了,就是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在什么方位,几点钟?好,我知道了!”卓越挂断电话,就看到莫小染在直直的盯着他,瞬间笑的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又要走,是吧?”她直截了当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!”他说,“我先送你回家!”

    “卓越,有时候,我真的蛮恨你这破工作的!”她目视前方,忍了再忍,终于忍不住说到。

    卓越居然还一本正经的回答,“不瞒你说,有时候我也是!”

    看她惊讶的眼神,旋即笑了笑,“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工作,总得有人去做,这个社会才能保持和谐和协调对不对?就像那些小朋友们也离不开你一样,总是要有人付出和牺牲的!”

    几乎是立刻,她一手掩上他的唇,“我不要你牺牲!”

    卓越怔了怔,然后收口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是那个意思,不过她也是很紧张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牺牲的!”他笑,然后握住她的手,“有你和宝宝在,我怎么舍得牺牲!”

    “好,记住你今天的话,以后时时刻刻都记在耳边,永远都记住!”她说。

    卓越拉她的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家门口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开的这么快,感觉就好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的了车看着他,卓越说,“放心,要不了多久,我会很快回來的!”

    “当心!”她淡淡的说,然后看着他走了。

    进了,发现家里难得居然只有她一个人,心里瞬间更加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就会疯狂的想他,特别特别的思念,自己一个人的日子,真是不知道怎么过。

    手机的备忘提醒响了起來,懒懒的掏出來,才发现是提醒她上烹饪培训班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提醒,还真的就忘了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不过,到底要不要去呢?

    上一次跟杨斯墨说完了以后,就再沒给过他回复,现在如果去,肯定会碰到他的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觉得钱都交了,不去实在有点可惜,再说了,他杨斯墨又不是怪兽,还怕被他吃了不成,难道还要躲他一辈子么?

    这样想着,就沒有再纠结了,看看时间差不多,换了一套比较轻松的衣服,然后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外面直接吃了点东西,然后直奔烹饪培训班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熟悉了,一路轻车熟路的到了目的地,调整呼吸,想着待会儿如果见到杨斯墨,该怎么反应。

    是当做什么事都沒有一样的谈笑风生,还是干脆避而不谈,还是……怎么样?

    怎么想,也沒想出一个合适的态度來。

    不过,当上课铃响的时候,她才发现,自己的一切,真的是想得太多余了。

    杨斯墨根本就沒有出现,出现的,是另外一名美女老师。

    她很温柔,说话的声音也轻轻的,班里许多男同学瞬间眼睛都发亮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杨斯墨不在,她反倒有些好奇,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课了,看着人群往外走,想了想,莫小染上前追到那个女老师,“老师,不好意思,能问您个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有什么不明白的需要解答吗?”老师很客气,笑眯眯的看着她,估计以为烹饪上面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,杨老师为什么今天沒來!”她想了,补充一句,“杨斯墨杨老师!”

    “哦,原來是问杨老师!”她笑了笑,“杨老师今天请假了,所以我來带班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请假?”她有点奇怪,沒想到会是请假了,枉费她在那想了半天,真是浪费表情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原因吗?”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师摇了摇头,“好像是,家里的事吧,我也不是太清楚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莫小染笑了笑,然后看着她离去。

    想了想,不管是什么事,总归不关自己的事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家里的事,就会联想到,是不是跟锦涵有关。

    上一次,杨斯墨说锦涵有癫痫,会不会发作,严不严重?

    那张小脸,总是不断的在她的脑中徘徊,让她根本就放不。

    思量再三,既然要推却这份活,总得面对的,倒不如趁这个时候,干脆就把他拒绝了,也省的当面说尴尬。

    她已经有了杨斯墨的电话,很快就拨通了。

    响了一会儿,对方就接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接起來的一瞬间,莫小染有些迟疑了,听到里面沒有说话的声音,有些犹豫的说,“杨先生你好,我是莫小染!”

    “莫老师,你打过來是不是想说,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?”他慢慢的开口,慢慢的说。

    声音宛如大提琴那么低沉,又夹杂了一些伤感。

    沒想到他会直接了当的说,而且猜中了结果,一时间,她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沒关系的,问題在我,答案在你,本來就是双向选择!”他说,“不过,如果我给你双倍薪水呢?”

    本來她还觉得有些内疚的感觉,但是当他加上后面那一句,瞬间她又不内疚了,“杨先生,这不是钱的事,这世上,也不是什么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他说,“但是,沒有钱,却是什么都解决不了的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