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深吸一口气,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气,毕竟,她不想为了这种事儿发火。

    不管他有怎样的价值观,都跟自己沒有关系了,不是吗?

    “那,既然如此,我们沒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她说,“杨先生大可以用钱去解决这个问題,我相信,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老师!”

    “目前來看,我找不到比你更负责的。”他抢先一句,“最重要的是,锦涵只接受你!”

    莫小染沒有挂电话,就听他在那边说,“坦白说,我不喜欢这种必须认定一个人的感觉,我也不喜欢受制于人,可是锦涵只认你!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,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,可是,锦涵只认你,这一点,你就赢了!”

    “杨先生,我想你搞错了,沒有什么赢不赢,我沒有像赢任何人,也赢不了谁!我说能做的,就是尽职尽责完成好自己该做的事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尽职尽责,能不能干脆从一而终,把锦涵给带到上学为止?”他追问道。

    从一而终这个词,用到这里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,“并非我不想带锦涵,但是杨先生,为什么不能把她送到幼儿园呢?”

    “理由,我已经说过了,我不想再重复!”他说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酷酷的理由,莫小染也说,“那答案,我也已经说过了,我也不想再重复!就这样吧,谢谢你的好意,杨先生,再见!”

    正要挂断的那一瞬间,忽然听到杨斯墨很急的一句,“锦涵住院了!”

    她的手指顿了顿,终究沒按到那个红色的挂断键上,沉默了來。

    似乎感受到她的沉默,杨斯墨又接着说,“中心儿童医院,如果你有心的话,來看看她吧!”

    电话终于挂断了,可是她的心情却很沉重。

    沒想到,锦涵居然住院了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是因为生病吗?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她患的病,就觉得无比残忍。

    她还是花骨朵的年纪,别说怒放,甚至连花苞还沒完全发育,怎么会就遇到这样的事呢!

    从大楼里走出來,看看外面已经有些黑的天色,想起那天他开车送自己,还有说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她其实真的很难判断,杨斯墨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感觉很霸道,也很强势,好像是一个很严厉又不怎么负责的爸爸,但是最近看來,又觉得其实他挺疼孩子的,表现出來,为什么是那么的矛盾呢?

    站在车站,看着车牌,不一会儿,回家的车就來了,默默的看着上车的人群,想了一会儿,终究沒上去。

    一辆,中心儿童医院,她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车子停到医院门口,她了车,从服务台问到了病房号,然后走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是儿童医院,所以里面住的都是小朋友,很多脑袋上打着点滴,还有孩子的哭声,听着就让人揪心揪肺的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里面,沒着急进去,而是站在门外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里面一点点动静都沒有,甚至会让人怀疑,是不是找错了,里面根本就沒有人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,她还是伸手推开了。

    推开门的时候,她觉得特别的意外,因为里面不止一两个人,确切的说,可以定位为一群人。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不是躺在床上的病人,而是坐在当中的杨斯墨。他坐在沙发上,静默的看着床铺,两边各站了一个保镖模样的人,而床前,差不多站了一排。

    这阵势,差点沒吓退她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看到她进來,杨斯墨似乎也不意外,挑了挑眉,“你來了!”

    那一瞬间,莫小染特别想干脆退出去把门关上,当做沒來过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眼角撇到床上躺着的人儿时,脚就定住了,再也挪不动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,怎么就变得那么的苍白,一张小脸好像一点血色都沒有,就仿佛沒有生气的娃娃。

    她就那样的躺着,眼睛一眨不眨,望着天花板,好像在看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沒看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气氛,让她都压抑的喘不过气來,更不要说一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锦涵!”她轻轻的唤了一声,希望她能有点反应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眼睛只是看着天花板,一点儿声音都沒有。

    杨斯墨站起身走到床边,“锦涵,你喜欢的莫老师來了,还不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闻言,她就好像收到了指令一般,眼睛终于转动看向她,乖乖的唤了一声,“莫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喊完,又仰起头看着上方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那只是干干净净的天花板,甚至连装饰都沒有,也不知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看这周围的人,感觉就好像那天被绑架了一样,甚至感觉更甚。

    她浑身都不自在了,“杨先生,能请这几位先出去一吗?我想跟锦涵说说话!”

    杨斯墨眼神顿了顿,然后略微颔首,那些人,便退了出去,但是他身旁的两个保镖还在。

    莫小染沒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的身旁,以无声提醒着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杨斯墨说,“你们也先出去,门口守着!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才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都走了,顿时觉得子里的气氛好多了,当然,有可能的话,她更想让杨斯墨也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的性格,应该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锦涵怎么了?”终于可以透口气,她坐來,看着锦涵,嘴里问的却是杨斯墨。

    “犯病!”淡淡的两个字,听着让人心寒,“已经习惯了!”

    已经习惯了,是谁习惯了?是你,还是孩子?!她很想问,但是到底是把话咽了去。

    看向床上不说话的孩子,她唤着她,“锦涵,锦涵,我是莫老师,你能告诉莫老师,你在看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沒有说话,唇瓣上甚至起了皮,显然就是很久沒有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的情况已经多久了?”莫小染问道。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你说过去,还是现在?过去的话,经常。这一次,三天了!”

    “三天……”她很惊讶,难道说,她就这样躺着不说话三天了?

    可是,自己刚开始认识锦涵的时候,她还不这样啊。

    最多只是显得桀骜了一点,也不至于不肯开口说话啊!

    想了想说,“杨先生,如果你想请我,就应该告诉我全部的真相,为什么锦涵会这个样子,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?!”杨斯墨似乎觉得这个问題很奇怪,“你觉得,我能做什么,或者我应该做了什么?锦涵是我的女儿,我会对她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做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!”指着她,莫小染有点出离愤怒了,“之前她一直都是好好的,是个可爱的孩子,可是你看她现在,还有一点生气吗?就算她是你的女儿,虐待孩子,也是犯法的!”

    仿佛听到什么可笑的笑话,杨斯墨说,“你说什么?我?虐待孩子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,锦涵怎么会这样!”她心痛无比。

    她带幼儿园也有三年了,从來沒遇到过任何一个小朋友这样,看着就让人的心揪在了一起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你不要这么自以为是,锦涵的病,由來已久了!”他眸光淡淡,“你所谓的好,未必是真的好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请我來干吗!”她愤愤然站起身,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,“既然你这么坚持自己的是对的,还找我做什么?继续你的坚持啊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想要离开这里,只怕多呆一秒钟,眼泪都会掉來。

    终于,身后有一个怯怯的声音,“莫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声脆弱的呼喊,和方才那乖巧的称呼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莫小染愣了愣,快的转过身,然后就看到杨锦涵的眸子终于有了点神采,定定的看着她,“莫老师……不要走!”

    那声音里,带了几分恳求,让莫小染不由得心头一软,“老师不走,老师陪着你,你乖!”

    或许也沒想到女儿会突然开口,杨斯墨也是怔了怔,然后叹了口气,“无论如何,我也是希望她能好起來的,你能接受我的邀请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抬起头,她果断的说。

    就今天看到的这种氛围,她更加笃定了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她几乎可以肯定,如果接受了,只怕锦涵还沒好,自己也会被逼的神经错乱了。

    杨斯墨这到底是什么习惯或者说什么毛病,要弄这么大的排场,让人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沒想到她还是会拒绝,杨斯墨挑了挑眉,就听她说,“如果,你真的为自己的女儿好,就应该考虑接受我的建议,送到幼儿园,沒有比那更适合她的地方了!孩子原本就该跟孩子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接受!”他缓缓的,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莫小染有些意外,沒想到他真的会答应,但还沒做出反应,就听到他说,“不过,我也有条件!”

    她轻笑起來,“杨先生,现在好像是你在请求我,你确定,还要跟我谈条件?”

    是不是弄反了啊?!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我明白,不过我相信,你也是负责任的,愿意为锦涵好的老师,不然的话,不会特意跑过來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一时语塞,这是吃定了她么?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