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步顿了顿,她觉得有点奇怪,园长这是在跟谁说话呢?感觉口吻,有点谦卑啊!

    “其他人怎么看,我不在乎,我只需要确保我女儿的安全!”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心中一动,直接推门而入,映入眼中的果然是,,

    她有点出离愤怒了!

    “杨斯墨,你想干什么!”她咬着牙低吼。

    “履行你我之间的约定!”他耸了耸肩,很不以为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约定?”她越发觉得,跟他谈条件,简直是一件很愚蠢的事。

    他说,“我答应你了,让锦涵回來幼儿园,我也做到了,还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为什么,她会觉得他是摆明來挑事的呢?!

    “你來可以,但是你带这么多人來是什么意思?黑社会吗?这里是幼儿园,你这到底是想干什么!”她气愤不已。

    一大清早的,本來愉悦的心情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杨斯墨微微眯起眼睛,“我不想干什么,我只想保障我女儿的安全!”

    “园长,我想你应该能理解一个父亲的心吧!”他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把目光投向园长,希望他能说一句公道话,毕竟幼儿园这么多的孩子,要是天天进进出出看到这么多的黑社会一般的人,会把孩子都吓坏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园长似乎有些犹豫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园长,如果容许他这样胡來,那其他的家长也纷纷效仿怎么办,还有,就算沒有效仿的,人家能放心把孩子送到我们幼儿园么,如果生源流失又怎么办?”她不得不逼紧一点,希望通过园长能给他点压力。

    果然是戳到了重心,园长的脸色变了变,“杨先生,这样我们确实很为难!您看,您的条件足够的好,不如去条件更加好的贵族中心幼儿园,那里的师资力量以及教学环境,一定比这里更适合的!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要去哪里,难道要你來做决定吗?”他乜眼看向园长。

    园长的汗都要流來了,“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可是杨先生,这样确实不太好办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沒想到,一个小小的幼儿园都这么奇怪,园长做不了主,要听一个老师的?”他意味深长的笑,“那又何必,不如园长退位让贤吧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园长的老脸变得通红通红。

    “杨斯墨,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,如果你这样不听劝阻,那对不起,我们幼儿园不能收,你带着孩子回去吧!”她愤怒地说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听到一个怯怯的声音,带着隐约的哭腔,“莫老师,我不要走,你别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才发现,在杨斯墨的身后,他刚刚好当着,杨锦涵就在那里,显然,方才的话她都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锦涵乖,不要哭,老师不是对你凶,老师不是不要你!”看到她,忍不住心就软了,轻声的哄着,心里很难过。

    让孩子听到这一切,是多么大的伤害啊。

    可是杨斯墨还说,“听到了沒有,是你心心念念的老师不肯收,不是爸爸不肯做,走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上前就要拉她的手,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!”她惊慌失措的喊道,拼命的闪躲着,瞬间,杨斯墨的脸色沉了沉。

    仿佛也看见了他脸色的变化,杨锦涵更加惊恐起來,身体抖如糠筛,“爸爸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,我会保护好自己,再也不会被坏人抓走了,你让我跟莫老师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小小的声音,是那么的可怜,听起來让人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事实上,莫小染更多的是震惊。

   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,能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样一番话來,她甚至怀疑,杨斯墨是不是有虐童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杨斯墨,你到底都对孩子做了些什么,她可是你的亲女儿,你看看她!”指着孩子,她一激动,眼泪险些要掉落來了。

    杨斯墨沉默了,看着哭成泪人的女儿,他说,“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,不能让你出任何的岔子!”

    “不如,不如给锦涵请个家庭老师,这样的话,就不用太过担心了,而且也方便一点!”园长在一旁插话,毕竟,他很怕担责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拥有强大的势力,可以随时让他的幼儿园倒闭,而他又那么的强势,一定要保障不能出一点差错,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就算有多少教学费,赞助费,他也不敢收啊,还不如早早把瘟神推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请了,但是你们莫老师不答应!”杨斯墨双手悠闲的插在兜里,“你们幼儿园的魅力比较大,我出三倍的工钱,她都坚持不肯离开,坚持一定让我把锦涵送到这里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园长埋怨的目光就看了过來,现在搞到这么尴尬难堪的局面,还不都是她害得!

    “杨先生,如果您真的需要,我很乐意将莫老师借调给你!”园长说道,“莫老师,从明天起,你就不用來上班了,专司教导杨先生的女儿!”

    莫小染根本沒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自认工作勤勤恳恳尽心尽力,也倾其所有想要将每一个孩子都教导好,可是最后,却还是扛不住有钱有势人的倾轧。

    瞬间觉得特别的愤怒,站起身,微微扬起巴看着杨斯墨的脸说,“我告诉你,就算我不干了,我也不会接你的活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是大腿却突然被一双小手紧紧的抱着,杨锦涵泣不成声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她不要她走,离不开她,可是又不知道用什么理由來留她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就变得无比的尴尬,莫小染死活不肯同意,而园长又觉得很难做。

    只有杨斯墨,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她,“好吧,你说,要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人都撤走,立刻,马上!”她指向外面,很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他点点头,“我保证他们三分钟内不会再出现在幼儿园门口!”

    “以后也不能再这样!”她接着说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!”杨斯墨继续点头,“你记住,我把锦涵,彻彻底的交到了你手里,半年以后,我要看到毫发无伤,快快乐乐的杨锦涵,如果她有什么差错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如果你做的好,我会给你远远超过你应得的报酬!”

    莫小染冷笑一声,“不必了,我只拿我应得的,做我应做的!既然杨先生已经同意了,那么现在是教学时间,请你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锦涵抱了起來,然后推开门,往教室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消失,园长显得有些尴尬,“杨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这个莫老师年轻了些,难免沒有分寸,还请不要见怪!”

    杨斯墨你了他一眼,点着食指说,“你记住,莫小染在这里,不能受到任何的打击报复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沒有说去,他站直身体,掸了掸衣衫上的褶皱,然后走了。

    园长长舒了一口气,身上的汗都已经将衣服给湿透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带着杨锦涵,并沒有直接回教室,而是坐在了操场上的滑滑梯边缘。

    五岁多的孩子,已经很沉很沉了,她抱得很吃力。

    方才是一时赌气,抱到这边,腰身已经受不了了,坐了來,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……”她有些关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微笑着摆摆手,示意自己沒事,然后看着她到,“锦涵,你不用怕,老师不是不要你了,大人的争执,有时候不代表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很讨厌我爸爸,我也很讨厌他!”她小声的说。。

    沒有了杨斯墨在场,她的话,明显就多多了。

    调整了一呼吸,她才有空问道,“为什么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抿起唇瓣,她一声不吭,似乎很难言启齿。

    莫小染想了,敏感的问題就先不问了,“那好吧,说说看你爸爸对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她蹦出一个字,顿了顿又说,“也不好!”

    这个答案,倒算是在她意料之内的,“好我知道,怎么个不好?”

    天底父亲的好,大体都是差不多的,更何况,从杨斯墨这些过于张扬霸道的行为來看,出发点也是为了保护女儿,所以,最多也就是精神上的喜怒无常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他!”她别过头,显然对于杨斯墨很是排斥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莫小染说,“不想说他,那就说说妈妈吧!”

    对于孩子來说,妈妈不管在与不在,都是心地最柔软的一个人,也许能找到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。更容易让她打开心扉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她沒想到,提起妈妈,杨锦涵本來已经止住的眼泪,又控制不住的流了來,顷刻间就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掉着眼泪说,“妈妈已经不在很久了,妈妈,我想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原來也是沒有妈妈了,所以才会那么的孤独,不幸的孩子,总是各有各的不幸!

    环抱住她,莫小染轻声的说,“锦涵不要哭,你要坚强起來,妈妈才会开心的!莫老师也是从小沒有见过妈妈,我们在心里记住她,做乖乖的孩子,让她开心,好不好?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