哄了许久,看着她的情绪差不多平静了,这才将她送回教室里,不管怎么说,让她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,才是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送进去以后,想了想不知道幼儿园外面的那些人撤了沒有,便跟林赫交代了一声,然后自己出去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往外看看,确实是沒看到了,看來,还真的是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转身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叫了她一声,“小染……”

    愣了,一回头发现却是杨一鸣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,显然是跑过來的,看着她,然后跑过來。

    不过被铁门挡着,只能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來做什么?”她皱了皱眉,第一反应是杨斯墨派他來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想跟你说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在上课!”莫小染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的,要不然,放学了也可以!”

    “放学了我要送我小姑子回家,也沒时间!”不是她推脱,确实沒什么时间。

    杨一鸣一开始沒反应过來,“小姑子?!”

    眨了眨眼,想起了什么,点点头,“那……等你们放学了,我开车送你们回家,路上我们找个甜品店,小朋友吃点东西,我们聊一聊?”

    生怕她拒绝,又加了一句,“我是想跟你说一些关于锦涵的事,我听我大哥说,他又把锦涵送过來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她点点头,“你大哥让你來说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他摇头,“我是自己想來的,我觉得有些事,有必要告诉你!”

    沉吟了一,莫小染说,“那好吧,等我了班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他点头,也不啰嗦,直接转身先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教室,看着依旧沉默寡言的杨锦涵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确是有点特殊,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太一样,反正之前觉得还好,尤其面对杨斯墨的时候,反应特别大。

    就算有些保护过度,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!路曼玉刻意的去接近她,主动跟她说话,示好,可是她都不为所动,一副冷冰冰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心里知道,杨锦涵的这种冷冰冰,并不是故意装酷,而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跟人交流!

    叹了口气,也许从杨一鸣那里,能多了解一些情况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,杨斯墨派來的保镖将杨锦涵给领走了,虽然她百般不情愿,可还是乖乖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看着她过于安静的样子,心头隐隐的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小染!”杨一鸣冲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路曼玉扭头看了她一眼,她说,“今天我有点事,我们去坐那个叔叔的车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他是干什么的?”小家伙蹦出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司机!”她偷笑,然后牵着她的手,走向杨一鸣。

    杨一鸣看到她,拉开了车门,然后对路曼玉说,“上车吧,小公主!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嘴巴很甜,但是我沒有东西打赏你哦!”她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杨一鸣忍俊不禁,“我不要你的打赏,你能亲我一吗?”

    指了一自己的脸颊,凑过來,仿佛在等待她甜蜜的吻。

    “你太老了,不适合我!”她很认真的说,直接无视他凑过來的脸,上了车。

    瞬间,杨一鸣一副被伤到的表情,“我……我太老了?”

    莫小染也被逗笑了,沒想到她会这么说,也不知道哪里学來的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上了车系好安全带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附近的柠檬皇后吧,我看着环境还不错,小朋友可以吃点点心,我们聊一聊!”杨一鸣一边开车一边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回头,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路曼玉看着窗外说,“都已经上了贼车,不行也得行了!”

    杨一鸣瞬间被雷到了,摇着头说,“现在的小孩可真不得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体会到了吧!不过你家杨锦涵也很不得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杨一鸣沒有再说去,而是专心的开着车,往目的地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柠檬皇后给路曼玉点了一份起司蛋糕,一份冰船,两个人一人一杯柠檬汁,然后才开始聊天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现在可以说了。”莫小染说。

    杨一鸣低着头,用习惯搅着里面的柠檬片说,“这件事,如果不是到了不得已的地步,本來是不应该说的!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脸凝重,好像真的是很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莫小染说,“既然都说了,那就说说吧,其实我真的很好奇,锦涵这么一个小孩子,能有什么事,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是锦涵的事!”杨一鸣说,“确切的说,应该说是我大哥的事!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,莫小染立刻就皱起眉头,“如果是他的事,我不想听,也沒必要听,跟我沒有半毛钱关系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小染!”杨一鸣急急的按住她,“如果你想知道锦涵到底怎么了,就得听我大哥的事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悦,但还是坐了來,顺便扭头看了一眼路曼玉,她在啃起司蛋糕,小腿一晃一晃的,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和我嫂子,原先很恩爱的,后來就有了锦涵,也都很疼她。但是三年前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锦涵的妈妈,也就是我大嫂,突然被人杀了,锦涵从那以后,就变得很敏感。”他说着,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莫小染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她知道锦涵的妈妈死了,但是并不知道是被人杀害的,还以为是生病或者意外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锦涵知道……她妈妈是被人杀害的吗?”她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,因为她从來都不提!”他说的简直跟绕口令一样。

    “后來沒多久,锦涵也被绑架了,虽然沒有两天,就把她救回來了,但是从那以后,她就变得特别情绪化,很难管,也有很多问題,所以我才会找上你!”他总算是把大概的事给说完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想了一,“她被绑架救回來以后,有沒有去医院检查过?”

    要知道,有些隐形的伤害,是看不见的,如果不及时救治,很可能会落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查过!”杨一鸣点点头,他懂她的意思,“不但查过,而且查的很仔细,甚至连……性*侵方面都查了,沒事!”

    有点惊讶,因为沒想到他们还会往那个方面查,不管怎么说,也只是一个三岁不到的孩子啊当时。

    杨一鸣说,“其实,按说事情都过去了,一切都该好起來,但是从那以后,我大哥就变得特别奇怪!”

    “奇怪?”莫小染愣了一。

    “是,应该说,变得很敏感,过于保护锦涵,生怕她再出什么问題!”他说,“本來,我以为他只是紧张锦涵,所以也沒当回事,后來越來越发现,他的保护都有些过度了!”

    不错,她今天已经见识过了,昨天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要问问看,“怎么个过度法?”

    “跟锦涵睡同一间房,晚上也要盯着,保镖加了不知道多少,等等。总之,锦涵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都在严密的监视!”他自己想想,都觉得可怕,那种环境,大人都未必承受得了,何况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莫小染想一想,都忍不住打个冷战,“那你呢?当时我认识锦涵的时候,可是你把她交到我手上的,我也沒看到你大哥啊!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凑巧啊!我大哥刚好有事,估计锦涵除了交给我,交给别人他也不放心。”他顿了顿,面露赧然,“不过他沒想到我会背着他把锦涵送到幼儿园,为这事,他已经大发雷霆过了!”

    一想到杨斯墨大发雷霆的样子,连她都忍不住打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难道之前,锦涵都沒有上过幼儿园吗?”她犹豫着问道。

    杨一鸣摇了摇头,“当然沒有!我大哥宝贝的紧,捧在手里怕掉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幼儿园这么不安全的地方,怎么会送她去!”

    看到她瞪自己,连忙又加了一句,“是他这么认为!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她说,“看來,我觉得锦涵倒是小问題,最重要的,你大哥应该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大哥有病?”他一愣。

    莫小染摆摆手,“我沒说,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说实话,他这样过度的保护,确实有些病态了,我觉得,既然你跟你哥哥的关系这么好,你应该跟他沟通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沒试过啊!”说起这个,就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看來,不把杨斯墨先搞定,锦涵的事,难以处理。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,如果有个人能说服我大哥,一定是你!”他忽然眼中露出希望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?!”莫小染觉得有趣,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!”杨一鸣说,“刚才我去幼儿园的时候看了,居然都沒有保镖守着,按照我大哥的行事作风,几乎是不可能的!后來我问了一,果然是有的,后來撤了,是你说服他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莫小染张口结舌,“那又不代表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知道,能做到这样,已经很了不起了!”他很快的说,“小染,你一定能帮到我大哥的!”

    怎么说的她好像救世主一样?莫小染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家的事,外人真的很难搀和!”她摆了摆手,“曼玉,我们回家了!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他,“司机,买单吧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