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送他们回家,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车的时候,路曼玉差不多已经睡着了,怀里抱着孩子,想到了什么,扭头问他,“对了,你嫂子……就是锦涵的妈妈,杀害她的凶手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杨一鸣大概沒有想到她会问这个,微微一愣,然后摇摇头,“沒有,悬案!”

    “哦!”点点头,她说,“好了,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么多,我心里有点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抱着,方便吗?”指了指她怀里的路曼玉,他说,“要不我帮你抱进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她笑了笑,“我都已经习惯了!”

    抱着曼玉进了,今天卓广义也在,路天娥正焦急的转圈圈,看到她 回來,劈头盖脸就骂,“你带着cries去哪疯了,连声招呼都不打,急死我们了知不知道?你自己疯也就算了,不要带着cries到处乱跑,出了责任,你负得起吗?”

    一旁,卓广义皱了皱眉,“好了,又沒有多晚,也就比平常晚了一个小时而已!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啊,你可真海口,一个小时能做多少事了,能被绑架多少次了!”她气呼呼的说,瞥见莫小染脸色一变,这才住了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妈!”她把曼玉递给她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平静,路天娥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,看了看她,然后转身抱着孩子进了。

    “爸,我先回房了!”这么大的动静,也就他们两个人,看來卓越是不在了。

    卓广义说,“小染,先坐來,跟爸爸说两句话!”

    老爷子都开口了,她只能坐了來,不过有点局促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带曼玉去哪儿了?”他轻声的问,并沒有指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有个朋友约说点事儿,我想着时间不久,就先去甜品店坐了坐。”她说的很坦白。

    卓广义点点头,“你跟卓越,也有段日子了,对这个家,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,你妈那个人,就是急脾气坏嘴巴,但是我感觉,出院以后,也改了不少了,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察觉到。”

    公公这样说了,她说沒有察觉,不是等于不给他面子么?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“有点儿,是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点点头,“所以,我很谢谢你,我知道她的变化,有你的功劳,你以前的时候,还会跟她呛两句,现在也都让着她了。但是你跟我不同,我只是一味的让着她,所以她才会成今天这种脾气,你能拿得住她,我知道!”

    卓广义说这种话,让莫小染很是惊讶,她连忙说,“爸,你太抬举我了,我沒有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你厉害,只能说,这世上,一物降一物吧!”他叹了口气,“小染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爸,你不要这样说!”她说,“其实说起來,我倒是觉得妈很有福气,有您这样宠着她,让着她,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!”

    卓广义苦笑了一,“那是因为我欠她的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,莫小染很有点惊讶,因为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往,才会让他说出这样的话來。

    可毕竟是长辈,她总不能去探听吧,如果卓广义主动说,那就姑且听一听,如果不说,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只是想跟你说谢谢!”卓广义继续说,“卓越的工作性质特殊,又成天的忙,你为这个家的付出,真的很多,爸爸都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客气,莫小染不知道说什么好,“爸,你不要太客气了,我们都是一家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家人!”他笑了起來,“你也累了,吃饭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外面吃了点东西,已经不饿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,厨房里还有饭菜,我先放冰箱里,你要是饿了,就热一热!”他说,“你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一天还真是挺累的,主要是心累。以前比这还多的事,都不会觉得很累,可是最近,真的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许跟怀孕有关系?

    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有的时候,甚至都会忘记了自己是个孕妇,可能是,宝宝太乖,还沒有折腾她吧!

    想到宝宝,就想到了卓越,抬头看看,子里只挂着寥寥可数的几张照片,她跟卓越的合影,着实是少。

    正想着,电话就响了起來,果然是卓越。

    接起來以后,两个人几乎是同时,“今天忙不忙?”,然后一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嘟起嘴,“你就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词,每次都是这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今天不忙吧?”他很快妥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沉默无语,卓越失笑,“好了,逗你玩呢!不过你一工作起來,简直不要命,多注意自己的身体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自己也是啊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嗯,你那个杨锦涵的事,怎么样了?”沒想到,卓越居然会主动问这个,莫小染有点意外,“你还记得她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记得!”他说,“这个名字,简直是如雷贯耳啊!”

    她就忍不住嘻嘻的笑。

    “别傻笑了,看來事情很顺利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不啊,一点都不顺利啊!”就今天那情形,哪还能叫顺利。

    卓越有点儿无语,“那你还傻笑!”

    “听到你的声音高兴嘛!”她还在笑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夸赞我收了,不过怎么不顺利了,沒事吧?”他很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她本來想说的,但是想想事情又有点太复杂了,电话里说不清楚,于是说,“不行,你有你的不能说,我也有我的不能说,这样才公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次换他默默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说就不说!”他说,“不过,过几天你好像要去建档了吧,我会回來陪你的!”

    “咦,什么?”莫小染有点奇怪的问,“建什么档?”

    “围,,产,,保,,健!”他拖长音说,“大小姐,你不会不记得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还真的不记得了,“呃,这种小事你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,果然记忆力非凡啊!”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!自己的身子都不当心着,你让我怎么放心的!”卓越叹了口气,合该是欠她的,“等着我!”

    “恩恩,一定等着你,以后生的时候,我也等你!你不來,我就憋着不生!”她说。

    卓越发誓,如果自己现在在她面前,一定会给她一个狠狠的爆栗!

    这小脑袋里成天都想的是什么啊,还憋着不生,她当蛋呢么?蛋也憋不住吧?!

    “行,你说的,你记着啊!到时候别憋不住!”就用她的话,反将她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她居然似模似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天色晚了,你也该睡觉了!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她还是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报告了,睡觉!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

    卓越一头黑线,“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“有,长官!”她坐在床上,喊口号喊的很带劲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让我记着什么?”

    卓越磨牙,“莫小染,你等着我回去打你屁屁!”

    莫小染猖狂大笑,果断先挂断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跟他聊了一会儿,心情都愉悦多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电话,卓越有些无奈,这才挂了。

    一抬头,门口探了两个脑袋,贼兮兮的看着,一见他看过來,立刻往回缩。

    “进來吧!”卓越冷声道。

    龙泽嘿嘿笑的心虚,“卓队,给嫂子打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么你小子!”拍了他的后脑勺一,呼子业说,“你应该问,嫂子还好吧?”

    卓越睨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“是嫂子还好吧,还是嫂子她小姨还好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,瞬间让呼子业一张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龙泽听着觉得话里有话,又看呼子业的脸色变成那样,顿时來了兴趣,“什么什么小姨,什么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跟什么,你该干什么干什么!”呼子业又拍了他一。

    摸着脑袋,龙泽不干了,“老呼,别以为你年长我就怕了你,我是尊老爱幼,你再拍我,当心我削你!”

    呼子业一听,直接一巴掌又拍上他后脑勺,“小子,长能耐了,还削我!你削一个我试试,我看看你是削土豆还是削地瓜呢!你削啊,你削啊!”

    他几乎是说一句,一个巴掌去,虽然动作很轻,可是龙泽瞬间觉得沒面儿了。

    “老呼,你你……你不要太过分了,我还手了,我真的还手了……”他几乎是满子的躲着,“卓队,你看他!”

    卓越说,“好了,不要闹了!说正经的,听说最近有个庞大的黑势力集团很活跃,上头可能需要我们打入进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呼子业一愣,“卓越,那不是警察该干的活么?”

    卓越说,“你别忘了,猎人部队是干什么的,我们的任务,主要就是黑赌毒,只不过最近在扫毒方面做得 比较多,上头一旦有指令,还是要执行的!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,但是怎么打入进去?”对于这个词,感觉有点不太习惯呢,“我们一般都是干掉,沒有打入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打入!”龙泽终于逮到机会,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一。

    卓越瞬间变了脸,“龙泽,外面操场二十圈,一百个俯卧撑!”

    龙泽顿时脸都黑了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