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,我的答案应该已经很明确了,杨先生又何苦这样苦苦相逼!”她完全秉持着先礼后兵的原则。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我只是觉得,人在不同时段,不同情境,想法也会不一样,所以,何不给自己个机会尝试一,或许是个更好的开始也不一定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习惯了稳定,不喜欢变化!”她说,“如果,你觉得这样就能威胁我的话,那你错了,你还得只会是你的女儿!”

    说完,将手里的东西往他身上一丢,杨斯墨已然站在电梯外了,而她还在里面,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了。

    杨斯墨手往门上一挡,挡住了即将关闭的门,“等等,你不是说过,交了费不想浪费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沒有杨先生那么财大气粗,可以在幼儿园里进进退退,但是区区一堂课的学费,还真不放在眼里,再见!”

    说完,将他的手拨开,然后电梯门就在他们之间缓缓合上,然后行。

    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莫小染看到他的脸色有多阴沉,但是她的心里,也谈不上有多轻松,毕竟,这份工作是彻底失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园长为难,更不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的固执,而让其他的小朋友都面临着或可能有的危险。

    诚然,杨斯墨未必会去伤害人,但是这么多的保镖,或者说对于杨锦涵一个人的过于保护行动,可能会或多或少影响到其他的孩子,这是不管家长还是学校都不乐于见到的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起始源,居然是因为自己!

    叹了口气,她都不知道自己当初让锦涵回幼儿园的决定是对是错了。

    坐上公交车回家,靠在窗户上,看着外面驰而过的景色,回想这一年多以來,感觉跟做了一场梦似的,之前的二十多年,都沒有这一年活的刺激。

    突然有点不想回家,打了个电话回去,还好是卓广义接的,要是路天娥,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“爸爸,是我!”她说。

    卓广义应了一声,“哦,小染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,想回我外公那儿看看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外公怎么了?”卓广义立刻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沒事,我就是想回去陪陪他,真的沒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自己注意安全,当心点!”说完,卓广义也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挂了以后,回味着卓广义跟她说的那话,你自己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她也是被绑架过,现在甚至还怀着身孕,但是卓家人从來不会以此为由來限制她的行动自由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如果为了她的安全,每天也派着一堆保镖跟着,寸步不离,估计自己也会被逼疯的吧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回到家,只有陈怡在,其他人,包括外公都不在。

    看到她回來,感到万分的惊讶,陈怡说,“小染,你怎么回來了,也沒提前打个电话,吃饭了沒有,你公公他们知道吗?卓越跟你一起來了吗?”

    一堆的问題,莫小染苦笑道,“小舅妈,我其实就是突然想家了,不用那么客气!你一客气,我就觉得我挺外人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客气!那我去打电话,你等等啊!”她说着就要走。

    莫小染连忙叫住她,“舅妈,不用了,他们肯定都有事做,你去打电话打扰到了,我反而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显然陈怡不认同,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回來,你舅舅高兴还來不及!”

    用手比划了一,还是坚持要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舅妈,你要再这样儿,我可就直接走人了啊!”她作势要走,这一招果然奏效,陈怡立刻过來拉她,“可使不得使不得,你回來了,要是你舅舅沒看见,肯定要怪我赶走你了!不让打,不打就是了!”

    莫小染这才笑起來,“对了,我小姨呢,还有外公呢?”

    “你小姨,减肥去拉!”陈怡从來都是心直口快的,直接就说出來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嘴巴张成了个“o”字,“小姨??减肥?!沒搞错吧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她又不胖,减什么肥啊!都是跟着人家瞎学什么时髦,哎!”陈怡叹口气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惊讶的不是这个,而是小姨以前最嗤之以鼻的就是减肥了,可是居然主动去了,以前她可长说,自己是标准身材,啧啧,看來是陷入情了!

    “那外公呢?”想了想又问。

    陈怡沒说话,做了个动作,莫小染就明白是垒长城去了,不由得笑起來,“那舅妈,你怎么沒出去啊?家里就剩你一个,不寂寞吗?”

    陈怡道,“都一把岁数了,寂寞什么啊!一个人在家也好,清净!”

    看着她,莫小染真的是佩服,觉得她这个小舅妈,真的是传统女性的楷模,就差一个教子。

    相夫顾家做的是面面俱到,无怨无悔。难为还不邋遢,不至于对自己不收拾门面,小舅舅跟舅妈,就是模范夫妻的典型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不是跟卓越吵架了吧?”看着她,陈怡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沒有啊,为什么这么说?”她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吵架,为什么这个时候突然回來了?”陈怡比她还奇怪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……怎么了?”莫小染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回家还得看时辰的吗?

    “沒吵架就好,我看你突然跑回來,招呼都沒打一个,所以……”陈怡笑起來,“吃饭了吗?家里还有点鸡汤,我去给你煮个面?”

    这一说,她还真饿了,也不客气就说,“那好吧,辛苦舅妈了!”

    陈怡笑道,“辛苦什么,你肯吃,我就最高兴不过了!”

    说着,站起身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她坐在客厅里等着,随手打开电视,换了几个台,突然看到一个略有些熟悉的背影,回过神,已经台都换过去了。

    立刻又调回來,发现是个金融新闻,无非又是什么商业巨子之类的事。

    相片拍的是杨一鸣,沒想到他居然也上新闻了,但是让她注意的,却不是他,而是背后一个背对着镜头的男子。

    虽然是背面,但是看着,她也能认得出來,那是杨斯墨无疑。

    杨一鸣上新闻采访,他却不露面,只是一个背影,是故意不出现保持低调,还是真的不知道纯属巧合?

    正发呆的时候,陈怡的面已经煮好了,香气四溢的放在她的面前,上面还卧了两个荷包蛋。

    她顿时满头黑线,“舅妈,我吃不掉!”

    “吃的掉吃的掉,沒多少东西,你现在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份,怎么能不吃呢,多吃点,慢慢吃!”她一边说一边坐到她的身边一起看电视。

    都已经煮好了,无奈,莫小染只能慢条斯理的吃着面条,烫!

    “小舅妈,我记得小舅舅是做生意开公司的对吧?”她吹着气,然后问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家里的人到底做什么工作,她沒有问过,也沒关心过,自从她小时候无意中发现家里是神偷世家这个秘密,就一门心思都放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不管家里來什么客人,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她都会不自觉的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陈怡点点头,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想起來问这个了。

    “那做什么生意,跟什么公司來往呢?”她问道,但是其实一点希望都不抱,就算真的同做地产或者建筑什么的,也沒那么巧会跟杨斯墨有合作。

    拧起眉,陈怡认真的想了一会儿说,“不知道呢,他生意上的事,我很少过问。你也知道了,你舅舅从來不在家谈公事!”

    点点头,莫小染把面吃了一大部分,剩俩鸡蛋,死活吃不去了。

    正在纠结是丢了浪费了,还是勉强给吃了,正好,莫悠远回來了!

    “一进门就闻到好香的味道,做了什么好吃的,我还真有点饿了!”莫悠远一边说着一边进门,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莫小染时,微微一笑,“小染你怎么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,这是我家,为什么我不能回來!”她瞥了一眼救星,“喏,你爱吃的,荷包蛋都吃了!”

    陈怡立刻叫道,“不行不行,小染,鸡蛋是给你吃的,怎么能给他,我给你舅舅单独做去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吃不了,就不要浪费了!”她叫道,“小舅舅也不介意的,哦?”

    莫悠远笑着说,“介意!都已经成人家家的人了,不是我们家的小染了,当然介意!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样说着,还是把面碗端了过來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我想问你个事儿!”吃完了,一边用面纸擦着嘴,一边一本正经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莫悠远很淡然的吃着蛋,随口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,你做生意这么久,有沒有听过一个人的名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杨斯墨!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观察小舅舅的脸色。

    莫悠远正在喝面汤,迟疑了一 ,似乎在回忆,然后摇摇头,“沒听过,怎么了?你认识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随便问问,我还以为杨氏是很厉害的集团呢,让杨一鸣吹嘘成那样!”她敷衍了一,沒有把杨斯墨拿钱砸人这种事给说出來,免得他们会担心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