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了。”看她在发呆。莫悠远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莫小染摇了摇头。“沒事。真的沒事。我就是随口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点点头。莫悠远若有所思的说。“杨氏倒是很有些名望。你这么一提。我倒是想起來了。不过这个杨斯墨。据说基本不怎么插手公司集团的事。反倒是他弟弟做的多一点。之前是他父亲。后來他父亲过世以后。似乎就沒听过这个人的消息了。所以你一说。我也沒想起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。说明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。“为什么这么大企业的公子哥儿。一点消息都沒有。混黑社会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黑社会这么好混啊。第一时间更新 电视看多了吧你。”放面碗。顺手敲了她一记。“对了。卓越怎么沒跟你一起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不要每次看到我就提起他。好像我们是连体婴一样。我们就不能有自己的私生活吗。”她抗议道。

    扬了扬眉。莫悠远说。“不得了了。现在还知道自己的私生活了。啧啧。改天要教卓越好好管管你。”

    陈怡很体贴的切了些水果端过來。莫悠远简直心满意足。往后靠了靠。“小染啊。你现在怀有身孕了。就别老是瞎折腾了。好好待产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你舅舅这个说的沒错。你就听他的吧。”陈怡也连连点头赞同。

    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。“舅妈。你就知道听舅舅的。他说什么都好都对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把陈怡说了个大红脸。窘迫不已。

    莫悠远立刻反驳。“那有什么不好。说明我们夫妻伉俪情深。你要是一辈子能做到我跟你舅妈这样。我也就不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。好酸啊。我先回房睡觉了。”她捏着鼻子。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“小染。吃了水果再去吧。”陈怡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了。你们俩慢慢分享甜蜜吧。”她很快的溜上楼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。小舅舅说完。她对那个杨斯墨的好奇心更加重了。

    感觉越发的是神秘兮兮的。好像身家背景什么的都很含糊。杨一鸣倒是比他透彻多了。

    又不太想给杨一鸣打电话。这家伙。到底那是他哥哥。谁知道他说话有沒有保留的。

    现在反正络这么发达。就不相信一点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來。

    上搜索了。顿时更加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蛛丝马迹了。几乎连杨斯墨的相片都沒有。完全是档案空白那种。偶尔有几个。都是同名同姓或者名而已。

    望着电脑发呆。更加觉得困惑不已。这个杨斯墨。到底何方神圣啊。妖怪啊。居然能一点痕迹都沒有的。实在是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。忽然想起一件事。便输入卓越的名字搜索。得到的结果。居然大致跟杨斯墨差不多。

    卓越的工作性质特殊。所以搜不到什么资料不稀奇。可是杨斯墨呢。

    解释或许只有一个。他的工作性质也很特殊。特殊到要么跟卓越一样。要么就是相反面。

    她可真的……不希望啊。

    一夜沒怎么睡好。老是在想这件事。早上准备出门的时候。意外的发现卓越的车子居然停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。”她很惊讶。沒想到他回來了。而且是來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听爸爸说。你回娘家了。我过來接你。”卓越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他沒有说。他是早上才回到家的。发现她不在。听说了以后。就直接赶过來了。可谓马不停蹄。

    “咦。为什么每次我回娘家你就回來了。我看我干脆不要回去了。一直住娘家吧。”她半开玩笑的说。

    莫悠然打着哈欠经过。“那不行。家里养我一个闲人就够了。不要再多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。昨天减肥成果如何。听说一会儿呼子业就來。”她闲闲的说。

    莫悠然险些一个趔趄。站稳以后故作平静的说。“他來干什么。这是我家。沒事别常來。讨厌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那我打电话让他别來了。”莫小染作势要拿出电话。

    “人家爱來不來。你管他呢。给他打电话干嘛。通风报信啊。”莫悠然连忙沒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说完。很快的上楼回房间去了。听着脚步匆匆忙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莫小染不由得失笑。然后将手机放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说呼子业会來。不是骗她吗。”卓越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个电话让他來。不就不是骗了么。”重新掏出手机。递给他。

    合着。这是把责任丢给他了啊。

    卓越无奈的看了她一眼。第一时间更新 “呼子业沒那么快过來吧。我们这两天很忙。估计他都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忙什么啊。媳妇重要还是睡觉重要。麻利儿的让他起來。”一瞪眼。她说道。

    卓越一时都沒有反应过來。眨了眨眼说。“什么媳妇。他沒媳妇啊……”

    在对上莫小染促狭的眼神时。他突然间恍然大悟。连连点头。“你啊。你个鬼灵精。哪儿有这么算计自己小姨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兵不厌诈。你沒见我们结婚那会儿她怎么算计我呢。”她得意的笑。这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卓越狂汗。一边打电话一边斜睨她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的时候。呼子业估计还在睡觉。迷迷糊糊的说。“干嘛。又有紧急任务啊。”

    他几乎熬了一个通宵去做那份报告。早上刚想睡会儿。电话就來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十万紧急。关系到你的一辈子。”卓越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差点沒笑出声來。看着他比自己还能忽悠。

    呼子业一愣。立刻从床上爬起來。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。你來小染家一趟就是。要快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饶了我吧。又是让我去当厨师吗。我困死了。让我睡觉吧。大不了他们家爱吃什么自个儿去叫外卖。我请客。行不行。”他哀嚎着。瞬间脑洞大开的想到了各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不过。就是沒有想到让他來讨好女人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莫小染在一旁听免提听的清清楚楚。她想了。拦住要说话的卓越说。“等等。他既然这么困。就让他睡吧。别叫他过來了。”

    卓越愣了。沒明白她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总之。人家这么可怜。你就让他睡觉啊。不能不近人情吧。”说着。一把抽过他手里的电话说。“好吧好吧。那就这样吧。你先睡觉吧。拜拜。对了。记得等开门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就把电话给挂断了。那边呼子业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边。第一时间更新 卓越也是一头雾水。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。我小姨表现的大好机会來了。怎么能错过呢。”她贼兮兮的笑。“你沒听出方才他声音不太对。好像感冒了。沒准还是发高烧呢。这时候最需要有人照顾了。对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高。估计楼上都能听见。不一会儿。果然听到楼上传來脚步声。然后莫悠然略有些焦急的面孔就出现了。“小染。你方才说什么。谁发高烧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小姨。真可惜啊。呼子业发高烧來不了了。你说。是不是你不想他來。他就发高烧了呢。”她煞有介事的说。

    莫悠然怒道。“放。。”

    后面那个字。沒说出來。一瞪眼说。“他生病。跟我有半毛钱关系。怎么什么事还都能赖上我了。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。是跟你有关系啊。”她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关系。”问这话的时候。莫悠然的心跳不由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你都说了。有半毛钱的关系啊。”她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别说莫悠然了。卓越在一旁都是瀑布汗。说歪理。沒人能说得过他媳妇儿。

    说着。莫小染继续道。“所以啊。这种时候。就是小姨你该出马的时候了。该出手时就出手。你不出手被抢走。这么好的机会。你去看看人家。给煲个汤啊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。”莫悠然打断她的话说。

    她说的是我不会。而不是我不去。也就意味着。潜意识已经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偷笑。沒有表现出來。一本正经的继续说。“不会刻意假手于人嘛。让小舅妈帮帮忙不就行了。小姨。难得遇到一个眼动心也动的。你要是身不动。可就真对不起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。说的莫悠然确实动了心思。她咬了咬唇。沒有反驳。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看着差不多了。莫小染再助一把火。“卓越。呼子业住在哪里來着。小姨不愿意去。我们自己去好了。怎么也应该去看看人家。不然的话。未免显得太薄情了。那时候人家还做那么多好吃的招待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故意提起那次吃饭的事。莫小染冲她摆了摆手。“小姨。我们先走了啊。你慢慢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莫悠然唤道。往前走了两步。仰起头看着卓越。“他住哪里。我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卓越扭头看了莫小染一眼。她使了个眼色点点头。他便说。“我把呼子业的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。不过我跟小染去不了。我刚接到电话。新房装修好了。去验收付尾款。所以……小姨去不去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房子好了。”莫小染是真沒想到。简直是意外的大惊喜啊。

    卓越说。“是啊。所以我们先去看看。有不满意的。还可以让人再修动。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