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换好衣服,呼子业出來看着她,两个人都面上发窘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儿,他才反应过來说,“那个……进來坐吧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病了,怎么也不多穿一件衣服,天凉,最容易感冒发烧了!”眼睛不去看他,莫悠然低声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呼子业挠了挠头,“病了?沒有啊!”

    “沒有吗?”一听这话,莫悠然立刻抬起头來,也不管男女之嫌了,直接伸手摸上他的额头,再看他一脸自若的样子,瞬间大惊,“看來是被这俩小兔崽子给骗了!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什么形象都沒了。

    虽然沒明白怎么一回事,不过听着她的念叨,呼子业大抵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笑了笑说,“他们可能也不是故意的,大概刚才我接电话的时候声音不太对,他们以为我生病了吧!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自发自觉的看向莫悠然手上拎着的东西,笑眯眯的说,“这是给我送的汤吗?正好我还沒吃饭,谢谢啊!”

    他还真够自发自觉的,莫悠然手一拦,“谁说送给你的!我送给……朋友的,顺路经过,來看看你而已!”

    “那就顺路把这个也送给我算了。”他伸出手去抱过來,倒是一点都不害臊。

    “你拎來拎去的也麻烦,我帮你解决了!”说着,便去打开了盖子,香喷喷的,还真让人有食欲。

    莫悠然本來就是带给他的,哪里会真的阻拦,看他很兴奋的样子,忍不住道,“你就不怕我的厨艺会毒死你?”

    “那也心甘情愿!”他顺口答道,就去找碗倒汤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,让莫悠然的心里骤然漏跳一拍,明明已经有些岁数了,可是还跟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,真是丢人!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身形是那么的健硕,很少有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,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比如莫悠远,长期在公司,虽然保持的也还算不错了,但是也有些肚腩。

    但是呼子业真的是身材很好的那种,身上沒有一丝的赘肉,穿上衣服很显瘦,脱了……应该也有肌肉吧?

    呼子业端着碗一转身,就看见她看着自己发呆,唇角还挂着傻笑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莫悠然猛然回过神來,顿时觉得很丢人,自己居然在歪歪他脱衣服的样子,真是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只看到她的脸瞬间红了,也不知道她到底想的是什么,呼子业不免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你,你快点吃,吃完我就走了!”她要被莫小染这小丫头害死了,居然诓她他生病了,真是过分!

    她催促他快点吃,呼子业倒是不急了,慢吞吞的喝着汤,然后走过來,最后将空碗放在桌子上,看着她说,“现在你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?”她一脸迷茫。

    “小染他们之所以骗你我生病了,还不是想撮合我们!”他是有些迟钝,但是不笨。

    笨的人,怎么能在猎人大队待着,无非是在情感方面,沒有什么经验而已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又怎么样?”她有点心虚,谈到这个方面,总是觉得太过于羞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呢?”他轻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什么意思?”为什么他盯着自己的眼神显得那么的灼热,让她浑身都发烫,甚至觉得有些不敢去看他。

    呼子业笑了笑,探出一只手去,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,“我想,你能來看我,我已经知道答案了!”

    脸红心跳!

    莫悠然蹭的一把手缩了回來,然后喘着气道,“你别胡思乱想,我只是顺路经过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胡思乱想什么了?”他反问道,带着浅淡的笑意,“悠然,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岁数也都不小了,我很明确自己的心意,就不想再玩猜谜 的游戏,我们沒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,我个人也觉得,不应该浪费时间在无谓的猜测上,我喜欢你,你呢?”

    一番话,让莫悠然张口结舌,一句话都说不出來。

    她怔怔的看着他,居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。

    她以前不是沒有人告白过,坦白说,这是她听到的最老土,最不浪漫的告白了,可是……却好像一子就打中了她的心,让她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他说的虽然不动听,但却是扎扎实实的,不错,她是沒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猜谜游戏上,也沒必要要那种浪漫的华而不实,她需要的,是最真实的,真真切切的一份感情。

    看着他,她说不出來。

    呼子业笑了笑,握紧了她的手,“你不回答,我就当你默认了啊!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人这么蛮不讲理的!”她立刻不干了,试图挣脱自己的手,可是他的力气那么大,她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讨厌,你强人所难!”她现在的口吻,却是明显的娇嗔了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呼子业说,“那你一定沒体会过什么是真正的强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眨了眨眼沒有明白,却见他的吻就这样落了來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这才是强……人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声音,消失在两人紧贴的唇瓣之间。

    莫悠然彻底投降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披萨店里,莫小染大快朵颐,卓越一口未动。

    看着吃得欢快如孩子一般的她,他实在有些搞不懂,这种西式大饼有什么好吃的。

    对于他來说,西餐好吃的东西有很多,却不包括这个。

    但是她喜欢!

    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喜欢许多他眼中的垃圾食品,明明嗤之以鼻,可是她还吃的那么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块披萨也终于落肚,她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,打了一个响嗝。

    卓越摇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都不吃!”她才发现,他一点点都沒动,甚至桌上的刀叉都是原封不动的。

    他耸了耸肩,“你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,干嘛还带我來啊!”她嘟起嘴,“你都不尝一口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尝过,不适应!”他摇头,“吃饱了,我们就先回家吧?”

    莫小染脱口而出,“回你家回我家?”
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引得卓越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回你家回我家,我家难道不是你家吗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自知失言,她拍了拍嘴巴道,“哎呀,我说顺口了,你知道我沒那个意思的嘛!”

    “次在说错,就要罚了!”他瞪了一眼,不过一点威慑力都沒有。

    看到他眼睛里都是红血丝,想着一定是这两天太熬了,今天又陪了自己大半天,一定很累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回家吧,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沒睡?看你很困的样子?”她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睡的少而已,不是沒睡!”他轻描淡写的说。

    坐上车,显得有点疲惫,看他捏着鼻梁骨中间,莫小染关心的说,“不然先把车丢这儿,我们打车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丢这儿早晚还是要來取,我又不是酒驾,怕什么?”他摇了摇头,抬手拍拍自己的脸,然后说,“放心坐稳,回家了!”

    看着前方,看着他熟练的发动车子,莫小染叹了口气说,“不如,我去学开车吧?”

    “你学开车?”卓越说,“你刚去学烹饪,学的怎么样了,又想去学开车?别总三分钟热度啊,不好!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“我是觉得如果我会开车,会方便很多,比如现在,也能开车送你,不用你这么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辛苦什么,开个车而已,在猎人大队,这是最轻松的活了!”他不是开玩笑,猎人大队之所以叫猎人大队,是因为他们的对手都是豺狼虎豹一般的,可他们就是这丛林里的猎人,能轻易的将他们抓捕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在猎人大队,这是在家啊!”她说,“算一算,如果现在报名,刚好在我生宝宝之前能考來。”

    卓越有些无奈,“你还知道自己要生宝宝啊?我还以为你都忘了!一切等你生完孩子再说吧!”

    看來,自己是怎么也不能说服他了。

    好在一路顺利的到了家。

    卓越先去洗澡了,她刚坐來,就接到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居然是杨斯墨发过來的:莫老师,听说你辞职了,我先前的提议,有沒有兴趣?

    拧起眉头,直接打了两个字:做梦!想了想,又删掉,然后不去管它。

    可是沒过两分钟,又发來一条:条件可以再谈,希望你能考虑我的提议,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有些恼怒了,这个杨斯墨,真的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人吗?而且很自以为是,似乎别人都得按照他的摆布來走,不可能行差错偏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,她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: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,否则的话,我会报警处理!

    然后把发件箱和收件箱都给清空,关机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她刚把手机丢开,就看到卓越擦着头发走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听到你手机有短信,谁啊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垃圾短信,最近各种诈骗垃圾短信特别多,可烦了!一点技术含量都沒有!”她装作不屑的说,“你都洗完了,就早点睡吧!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会儿电视!”她胡乱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说,“看什么电视,对胎教不好,我们來做点对胎教有利的事吧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