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小染一愣,“什么是对胎教有利的事?”

    “譬如……我们给他讲讲故事,譬如,爸爸來看看宝宝!”他笑着说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她有点奇怪的眨着眼,隔着肚皮看么?

    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的方向,一点点隆起,不是特别的明显,基本上來说,还算是平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亲密接触,进去看看!”他用手指轻轻的滑过她的侧面,引得她敏感的战栗。

    自从她怀孕,他就一直隐忍着,之前那么多年,也就这么过來了,可是有时候,人一旦尝到了滋味,就有点食髓知味的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尤其还是心爱的女人就这样躺在身边,让他不动心思,怎么可能!

    顿时听懂了他的话外之音,莫小染脸上一红,斥责道,“流氓!”

    “不流氓不成人!”他意有所指的戳了她的肚皮,“老婆,來流氓一!”

    莫小染无语了,这是她那个脾气倔强,腹黑毒舌的卓越吗?为什么感觉好像变了一个人?

    直接抬手摸上他的额头,一脸的关切,“老公,今天忘吃药了吧?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的药,不是一直你喂的吗?”拿她的手,他居然还相当的配合。

    翻了个白眼,她直接起身。

    卓越说,“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洗澡!”她头也不回的说,“你洗过了,不许我洗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进了卫生间,里面很快传來哗哗的水声,卓越立刻转身,拿出她的手机一看,,关机?!

    果然有古怪!

    快的打开手机,进入开机界面以后,等待程序完毕进入短信,全空!

    眯了眯眼,更有古怪了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有心事不说,又把手机关机,还清空收件箱和发件箱,说沒问題,真的不信。

    正思考的时候,手机发出叮咚一声响,几乎出于本能的,顺手往被子里一藏,免得她听见。

    看了看,好像卫生间并沒有别的动静,这才舒了一口气,然后将手机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打开,一条新短信,,

    犹豫了一,他还是打开來,看到上面赫然是杨斯墨的名字:不管莫老师想做什么处理,起码听一听我的条件吧?

    拧起眉,卓越想了,然后手指如的回过去:好,明天午三点,凯富门见!

    发完,也学她清空,然后重新关机。

    躺继续翻看着杂志,不一会儿,莫小染就从里面出來了,裹着大大的浴袍,隐约可见里面玲珑的曲线,这种欲露不露,更加让人看得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卓越揉了揉鼻子,然后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她浑然不知,居然还在他旁边坐了來,若有所思的说,“我方才想过了,新房先空着吧,暂时不搬过去了,等散散味,宝宝生來以后,差不多刚好合适!爸爸怕冷清,现在家里气氛还算好,能多陪陪就多陪陪……”

    卓越含糊的应着,“哦,行,可以!”

    刚开始她还继续说,后來越听越不对,拧起眉说,“你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说话啊?”

    卓越连连点头,“有啊,你说先不搬了,爸爸怕冷清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样子,还是觉得很古怪,往前探了探,认真的盯着他的脸,“你不是生病了吧?”

    一靠近,那股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就一个劲的钻进他的鼻孔里,偏偏离得这么近,让他连浴袍内的春光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卓越扭头说,“沒事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沒说出來,一滴滴热乎乎的液体就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瞪圆了眼睛,“你流鼻血了?!”

    用手一抹,果然是猩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擦!”卓越爆了句粗口,快的起身冲进卫生间,用水冲洗着。

    丢脸丢脸,实在是太丢脸了!他什么风浪沒经历过,今天居然看女人看的流鼻血了,还是看自己的老婆,真是丢人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不明所以,低头看看自己,看到胸前张开的浴袍时,倒抽一口凉气的护住,然后才反应过來。

    不由得失笑,他居然是因为看到自己的?所以才流鼻血?那她是不是应该感到格外的自豪啊?!

    “首长,要云南白药吗?”她闲闲的在门外问着,简直是不怕死。

    卓越生平沒有觉得比这更丢脸的时候了,一声不吭的走出來,脸色阴沉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本來,她还在嬉皮笑脸,看到他脸色不对劲的盯着自己时,顿时心慌了,“那个……我去给你拿药棉止血啊!”

    说着,掉头就要走,却被他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卓越一打横,将她抱起來,“不用了,你就是我的小白药!”

    说话间,重重的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卓越!”她叫了一声,试图起身,却被他压來。

    “你惹了火,就想跑吗,女人?”他粗哑着声音问道,那种强烈的渴念实在是会逼死人的。

    莫小染张皇的瞪大眼睛看着他,“我又不是故意的,明明是你自己眼睛不往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沒说完,在他的眼神逐渐住了口。

    低声的说,“好嘛好嘛,我承认我也有责任行了吧?不过你得考虑宝宝啊,这样不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用宝宝來挡他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如狼一般的眼神,真是让人害怕会被他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孰料,卓越阴阴一笑,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查过了,过了前三个月就稳定多了,小心一点,沒有关系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?!

    看着她惊讶的眼神,卓越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我只会看军事杂志么?”

    “奸诈!唔……”后面的话,都被他堵住了。

    他的热情如火,动作却是极为轻柔的,如同呵护着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她只是开始做了反抗,逐渐的,就顺从在他强势的温柔,两个人交织在一起,诉说着许久不曾交融的渴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三点,卓越准时开车到达了凯富门,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,不疾不徐的熄了火,耐心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对方也许已经到了,也跟他一样先等待着另一方的出现,那就看谁的耐心好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手机响了起來,低头看了一眼,他不疾不徐的接起,却沒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,人不守时,可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,你还有多久?我的耐心有限!”对方的声音很强势,也很沉稳,虽然是催促,却沒有带着半分的不耐烦情绪,一切都是主控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染不会來,是我约的你!”卓越淡淡的开口,“威胁女人,更不是什么好习惯!我的耐心,也不多!”

    对方立刻沉默了來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卓越也不急,就这样等待着,等待再次开口,或者索性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“你是莫小染的男朋友?”他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她是我爱人!”卓越回答道,“看來,你的功课做的很不彻底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从來不做无用的功课,她是否已婚,跟我沒有关系!”杨斯墨说,“你约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來都來了,见个面详谈?”卓越说。

    “对我沒用的人,我从來沒有见面的兴趣!”他拒绝的很彻底。

    卓越笑,“凯富门三点半方向,你能晒十分钟太阳跟我讲电话,应该不介意进去吹着冷气聊一聊吧?”

    电话里面明显沉默來。

    半分钟以后,杨斯墨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卓越也收线打开门走了车,远远的,还沒走近,两个人目光就做了一个短暂的交集。

    他径直走了过去,“杨斯墨先生?”

    “我是!”杨斯墨颔首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卓越!”他站的笔直,甚至沒有打算伸出手去,两个人似乎都沒有握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幸会,那条见面的短信是你发的?”杨斯墨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    卓越点头,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莫小染知道吗?”他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”卓越回答,“我來见你很简单,别再骚扰我妻子!”

    杨斯墨笑起來,“我不认为聘请一个人,会是骚扰!”

    “如果对方不乐意,而你却坚持继续,那就是骚扰了!”卓越说道,“我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或者多大的财力,我们家小染,不稀罕!”

    杨斯墨继续笑,只是那笑显得是那么的轻蔑和不屑,“我从來都觉得,这世上沒有一个人,可以替另外一个人做主。所以,我不接受!除非莫小染自己來跟我说!”

    “她好像跟你已经说过了!”卓越绝对相信,小染不想接受这份工作是说真的,她表现出來,真的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卓越笑了起來,“你的话好像很自相矛盾,如果我沒记错,你难道不是试图一手去操控你女儿的人生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杨斯墨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,“那是我女儿,也是我的家事,用不着你管!”

    卓越点头,“不错,是你的家事,我们的确管不着!所以也请你不要來骚扰我们家小染,你的孩子,另请高明!”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们改变主意的!”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说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,卓越说,“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弃这个念头。何必呢,我们家小染也不是什么特级教师,也不是心理专家,你有的是钱,找什么样的不可以?人,不要跟自己较劲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,无话可说!”杨斯墨说完就转身,大步的走了。

    卓越看着他的背影,眸光微敛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