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边杨斯墨刚走,卓越转身走到车旁,就看到了莫小染。

    她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,一脸的不悦。

    愣了一,他说,“小染?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手机,做了呼叫转移,对不对?”拿起自己的手机晃了晃,她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很坦然的说,“是!你也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到了,但是你怎么能那么做?!”她愤怒不已,“你这是干涉我的**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不认为是**,你已经告诉我了,而且我们彼此都知道,我只是以一种更为恰当的方式帮你去解决了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是你以为的恰当的方式吧?”她讥讽的问道。

    当她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呼叫转移了,还是转移到他的手机上,就不免有些奇怪,结果沒多久,杨斯墨就发來一条短信说:三点凯富门,记得不见不散。

    顿时整个人都呆掉了!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约他凯富门了,什么时候不见不散了?总觉得事情透着那么点诡异,于是來不及多想,就匆匆忙忙的赶过來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,不管怎么样,事情解决圆满了,不就可以了吗?”他试图说服她,“或许我事先沒有告诉你,你很生气,可是我这是为了保护你!”

    “保护我?我谢谢你的保护,你这样的保护,让我觉得很害怕!”她冷冷的挣脱开他,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想吵架,我们上车慢慢说好吗?”他们的争吵,已经引得路人的侧目了,卓越轻声的哄道。

    莫小染看着他,“我也不想跟你吵架,所以,我还是不上车了,你让我先冷静冷静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身去伸手拦了一辆出租。

    凯富门门口,本來就停了很多的士,这边一伸手,那边就停來一辆。

    她很快上了车,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卓越迅速的将车牌号记來,生怕她会出了什么意外,紧接着开车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是他不谨慎,沒想到她怎么会跟过來了,特意将手机设置了呼叫转移,杨斯墨的电话,都会被他接到,就这么一会儿工夫,理应不该出什么意外啊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也得先把她追上,最不济,也要看着她平安的回到家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绑架,让他的心里多了几分戒备,对她的安全格外的看中。

    莫小染坐上出租车,报了家里的地址。

    她现在,无路可去,只能先回家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努力的说服自己,卓越是为了她好,也是想帮她去把杨斯墨给推拒了。可是,为什么他就不能跟自己说一声呢?

    也许好好商量,她会考虑让他去推拒是不是更合适一些,但是他什么都不说,甚至偷偷背着她,将杨斯墨约了出來,这种感觉,就好像她被窥视了一般,实在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顺利回到家,她甚至沒有留意到后面还跟着一辆,给了钱,了车,匆匆的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后面,卓越的车也缓缓的停了來,眼睁睁的看着大门已经关上了。

    想要车追进去,想了想,到底沒动,罢了,让她先冷静,他现在追进去,只怕两个人还是要吵架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调转车头,还是先回家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进了子,看到只有外公坐在客厅里,打了一声招呼,“外公早!”

    然后就匆匆忙忙的上楼。

    莫天成正眯着眼睛晒太阳打盹,突然听到动静,看到她跑进來,还沒开口,就看到她上楼去了,“小染,你怎么回來了?”

    他很惊讶,这丫头匆匆忙忙跑回來,又急急忙忙上楼,干嘛呢?

    正准备起身,就听到已经在楼上的莫小染弯腰道,“外公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你别來问我,等我舒服了,再來陪你聊天!”

    说完,就进房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关房门的声音,陈怡从收纳室走了出來,看了看老爷子还在客厅,奇怪道,“悠然回來了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天成说,“不,是小染回來了!”

    “小染回來了?”陈怡很高兴,嫁进來多年一直沒孩子,差不多把莫小染当成自己的孩子看了,“这孩子这几天回來倒是很勤快嘛!我去问问要吃什么,这就买菜去!”

    莫天成摆摆手,“先别去问她了,平时喜欢吃什么,就买点儿什么吧,看着不太对劲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哦!”迟疑了一,陈怡点了点头,然后拿上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莫小染趴在床上,眼泪顺着眼角就这样流了來。

    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说多委屈,也算不上,卓越也沒有多欺负她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心里堵得很,觉得他这么做,实在是有点儿不尊重人。

    她是要拒绝杨斯墨的邀请不错,可是他不能这么擅自替她做任何决定啊,甚至瞒着她去做,实在是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翻了个身仰躺着,正难受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起來,呼叫转移都已经取消了,估摸着是卓越打过來的。

    不想接,但是却固执的一直响,实在有些受不了了,这才拿起來,发现居然不是卓越,而是杨斯墨。

    愣了一,还想着要不要接,突然铃声又断了。

    罢了,看來是老天不让她接,这家伙是不是该列入黑名单了?

    正想着,手机又响起來,某种程度说,他跟卓越还真是一样的固执。

    无奈的按了接听,想听听他跟卓越见面了以后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喂?”她懒懒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杨斯墨的声音传來,“莫老师,你一定想不到,方才我已经见过你的爱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但想到了,也看到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显然,杨斯墨是愣了一,然后说,“这么说,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!而且不但知道,这件事是我让卓越去跟你谈的!”她深吸一口气说,“既然你怎么都不肯接受我的拒绝,那只能由我爱人去跟你协调,或许容易接受一点!”

    杨斯墨笑起來,“我还以为是有些人自作主张,原來真的是你的意思啊!不过,如果是这样,你就想多了,我不会因为是你拒绝的,就放弃,更不会因为來的人是你老公,就退步。”

    “杨斯墨,你是不是有病?”她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直截了当,不带任何拐弯的骂他。

    杨斯墨不但沒有生气,反而笑了起來,“你可以当成我是有病,总之,你只有这么一条路!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威胁,她实在是不厌其烦,从床上坐了起來,“你为什么就认准我了,你就不怕我是坏人,会拐走锦涵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,我心中有数!至于我认准你,你说错了!”他说,“不是我认准你,而是锦涵认准了你!她喜欢你,从她出了事以后,从沒有对谁这样亲近过,你是特例,所以,除了你,我谁都不信,谁都不认!”

    这么说,还真是赖上她了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说,“是不是如果杨锦涵不喜欢我了,不想要黏着我了,你就会放弃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他回答的也很干脆,“我不会在无用的人身上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她还沒说什么,又听到杨斯墨接着说,“不过,对于任何妄图伤害我女儿,或者说让她伤心的人,我也都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“杨斯墨,你知不知道,你是变*态的!”她冷静的,一字一句的说道,然后果断挂断电话,毫不犹豫的将他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感觉自己都压抑的要喘不过气來了。

    这个杨斯墨,自己怎么以前沒觉得他脑子是这么的有问題呢?简直无法沟通,不可理喻!

    如果说,卓越的擅自做主让她觉得是霸道,是不尊重,那这杨斯墨,根本不懂尊重两个字是什么,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人格,更是脑子里心里只有自我了!

    她从一开始不放心锦涵这个孩子,到现在发现,问題最大的,不是在孩子的身上,而根本是在这个大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管她做多少的努力,如果他不能有所转变或者离开孩子的身边,锦涵都不会好起來的!

    “小染,莫小染……你沒事吧?搞什么机啊……”外面是莫悠然拖的长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耐烦的说着,拧着眉,嘟着嘴,刚刚从外面拍拖回來,手里还拿着个冰淇淋,一边叫着,时不时舔上两口。

    正抬起手还要敲门的声音,莫小染从里面刷的把门打开了,“小姨,你才搞什么机,都秋至了,还吃冰淇淋,小心肚子疼!”

    “肚子疼总比头疼好!”她晃着进來,将冰淇淋送到她的面前,“给你舔一口?”

    莫小染还沒说话,她又收了回來,“算了,你怀孕呢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简直无语!

    她哭笑不得,“莫悠然,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?”

    “幼稚的是你吧,大小姐!”莫悠然翘起二郎腿坐,“怎么了,这次是不是跟卓越吵架了?昨儿不是还好好的么?算计完我,报应了吧!”

    “小姨,我觉得你被我算计的很开心呢,是不是故意被算计的啊?”她哼了一声问道。

    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莫悠然说,“那当然了,我这么聪明,怎么会被算计,不过别跟我们家老呼说,免得以后嘚瑟我上杆子贴他似的!”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