叹了口气,莫小染沒有回应,懒懒的趴在床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真有些不对劲的样子,莫悠然这才沒有再开玩笑,“怎么了,不会真的跟卓越吵架了吧,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?”

    “小姨,你为什么不结婚?”她突然莫名其妙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題。

    莫悠然吓了一跳,“沒,沒遇到合适的呗,怎么突然想起來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你说,结婚是为了什么?我觉得你说的也沒错,干嘛要结婚找个人來管着自己,一个人,怎么做决定都是自己的事,对不对?”她似乎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听着更觉得不对劲了,莫悠然说,“小染,你别吓我啊,是不是真的跟卓越闹矛盾了?你别说我以前说的对,我以前那是沒遇见合适的啊,婚姻也有婚姻的好,比如有个人可以相伴到老,比如有个人可以不管在你开心还是不开心的时候,都能陪在你的身旁。我以前那么说,不是因为沒有遇到对的那个人么?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遇到了?”她突然,话題又转了回來。

    莫悠然愣了愣神,几乎都沒反应过來,等回过神來,险些将手里的甜筒扔她脸上去,“莫小染,你是不是在诓我啊?”

    “看來,我要跟外公说,好事近了!”她嘻嘻的笑着,然后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乱嚼舌根子啊,好了,我去看看你舅妈的汤炖好了沒有,炖好了我也不告诉你,沒你的份!”她哼了一声,然后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收起脸上的笑容,她顿时变得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想让小姨担心,所以话題又转了回來,可依旧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这个杨斯墨根本是个疯子,不能以常理來推测,就算卓越帮自己去拒绝他,可显然也是沒用的。

    幼儿园那边的工作已经丢了,烹饪课那边肯定也得放弃不能去了,她怎么就把自己弄到这么狼狈的境地呢?

    莫小染啊莫小染,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

    叹了口气,只觉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莫悠远回來,莫小染还在楼上沒有來,一家人就觉得事态有点儿严重了。

    好像从來沒见她这样过,斟酌再三,最后还是由莫悠远來看她。

    虽然是家里为数不多的男性,但是这个小舅舅,却算是最了解她的了。

    敲了敲门,然后用手推了推,居然就开了。

    莫悠远进门就看到莫小染坐在电脑前,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染……”他唤了一声,“马上吃晚饭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你们先吃吧!”她头也不回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舅妈的脾气,她费心思做了这么多,你不去吃,她会以为不合你的心意,吃不饭的!”他最擅长拿捏人的软肋了,果然一句话,让她握着鼠标的手,都迟疑了一。

    “所以,先去吃饭好吗?”走到她的身后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顶,眼睛一撇,看到她登入的居然是招聘页面。

    一整页全都是关乎幼师的工作,而面任务栏则还放着她的简历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“小染,你要换工作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察觉到什么,她手指轻点,将页面关闭了,不动声色的合上电脑,然后说,“小舅舅,我也饿了,我们楼吃饭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莫悠远说,回头瞥了一眼她的电脑,有古怪!

    她不回答自己的问題,还刻意将电脑关上了,显然是有事不想告诉他们,可究竟是什么事呢?

    莫小染显然沒有什么心思,匆匆的吃了几口,就推说吃饱了又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担忧的看着楼上,莫天成说,“悠远,跟小染聊过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爸,女孩子大了,总有自己的心事的,让她静一静吧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让她静一静,我就是怕她静多了,想多了!”莫天成叹了口气,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卓越这孩子,不但沒來,连个电话也沒一个,真不让人省心啊!”

    “爸,沒事的,小染的事,我來问问好了!”他说,“您还是先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等莫天成上楼去了,莫悠然才凑过來问,“怎么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,今天我也觉得丫头不太对劲,但是又说不上來是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一回來就进房了吗?”莫悠远问道。

    莫悠然摇了摇头,“我哪儿知道,我回來的时候,她都已经回來了!”

    陈怡在收拾东西,一旁插话道,“是回來就回房了,我都沒见到,爸爸让我去买菜了!”

    “我刚看到,小染在找工作,好像是要换工作!”他说。

    莫悠然恍然大悟,“哦,原來是工作上的不开心,那就不怪了!工作上的不顺,不想对家里说也是正常的,那就不用管了,要换就换吧,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也沒关系,反正快生了,干脆踏踏实实的养胎!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不要跟我來说,去跟小染说!”莫悠远说,“只怕她不是这么想的!你要知道,这孩子跟你不一样,一贯有上进心,当初一定要学手艺,要继承衣钵,后來不果,自己坚持找了一份幼师的工作,谁都不看好,可她不是照样做的很出色?现在突然想换工作,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!”

    听了听,好像是这么回事,但是一回味,不对劲啊。

    莫悠然叫起來,“莫悠远你什么意思,你是说我沒上进心了?”

    “还听得出來,不算无药可救!”端起茶慢慢的喝了一口,莫悠远不急不慢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嫂子你看我哥啊!”她拿莫悠远沒辙,只能搬救兵。

    可陈怡只是温婉的笑,并沒有其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叫嫂子也沒用,先想想小染这事儿!”拧起眉头,他说,“悠然,你明天去幼儿园看看,顺便问问小染的工作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了,我跟卓越谈一!”

    “ok”莫悠然比了个手势,表示沒问題。

    此时的莫小染还不知道,还在专心致志的找工作,她就不相信,凭着自己的能耐,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工作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莫小染垂头丧气的从第四家幼儿园出來的时候,她几乎已经失去了信心。

    一天跑了四家,四家都不肯录用她,有说孕期不接受的,也有说名额已经满了的。

    名额满了,为什么上还挂着招聘广告,孕期不接受,为什么当时还给她发邮件通过面试?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她如果细想,只能找到一个极其可怖的原因,,杨斯墨!

    除了他,别无他想!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他的能力都已经到达了这种通天彻地的地步,未免也太可怕了。他究竟是什么人,又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双腿,她已经沒有心气再去一家,只想找个地方,好好的休息一。

    看到路边有个甜品店,就走了进去,坐來点了杯饮料,休息一。

    从窗户的角度看出去,刚好是自己曾经工作的那家幼儿园,兜兜转转,又回到的起点。

    看着紧闭的大门,里面熟悉的设施,忍不住眼眶有些发酸,自己怎么就会连份工作都保不住了呢?

    吸了吸鼻子,突然看到幼儿园的大门开了,从里面走出來的人这么熟悉,还摆了摆手,然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姨?!她怎么会來这里的?

    看看她,再看看重新关上的幼儿园大门,实在是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……”一声呼唤将她惊醒,她看过去,发现路天娥居然牵着路曼玉走进來。

    看到她,路曼玉很快的跑过來。

    “曼玉?!”她惊讶的唤着她,弯腰,轻轻拥抱了一,“怎么沒上课?”

    “今天妈咪有时间,特意來早接我放学去玩!”她说,“莫老师,你怎么都不沒來上课了,也不回家,我都好想你的!”

    她抱着路曼玉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“曼玉!”路天娥唤了一声,然后走过來,平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妈!”唇瓣动了动,挤出一个字,心底无比的别扭。

    沒想到在这个时候,这种场景跟她见面。

    路天娥点了点头,也不打招呼,直接在她对面坐了來。

    登时,莫小染的心头一紧,她不会还要在这个时候找茬吧?本來心情就不好了,可沒有情绪來应付她,便想找个借口起身先离开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辞职了?”她虽然是问句,却是肯定的口吻。

    看到她困惑的目光时,路天娥也不隐瞒,直接告诉她,“我接曼玉的时候问的他们班的老师,那个林老师,他说的!”

    “哦!”她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    “这么突然,卓越知道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吧……”她含糊不清,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卓越是不是真的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工作如果不开心,不做也罢了,你现在怀着身孕,那就好好养身体也好,不过别到处乱跑了。娘家住住,也还是要回來的!”她极为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很有点惊讶的看着她,“妈?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到现在这个份上了,你跟卓越能好好的,也就算了,我不想再折腾了,我累了!”她说,“曼玉过的好,我看在眼里,你有功劳!”

    这,这是在夸赞她吗?简直是太难得了!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