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家吧!”她说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莫小染眼睛眨了眨,感觉有些酸涩,点点头说,“妈,我忙完手头的事情就回去!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们先走了!”说着,拉起了路曼玉,“cries,我们去买甜点!”

    “莫老师,我等你回家哦!”挥了挥手,正要走的时候,莫小染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等等!”

    在路天娥奇怪的目光,她三两步走过來,蹲來看着路曼玉,“曼玉,这两天,杨锦涵有沒有來上课?”

    愣了看着她,路曼玉摇摇头,“沒有,又沒有來了,不知道为什么!”

    果然!她心了然,这一定是杨斯墨捣的鬼,真的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,他难道不知道,这样的反反复复,对一个孩子很是不好吗?这对她的心里,将是有多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!谢谢你!”摸了摸她的头,然后说,“跟妈咪乖乖回家,嫂子很快会回去的!”

    “拉钩钩!”路曼玉迟疑了一,伸出手來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小手指,她笑了笑,然后勾了勾,盖个章。

    “自己在外面多当心!”路天娥叮嘱了一句,提着甜品,带路曼玉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离开,才想起之前小姨來过幼儿园的事。

    她來做什么,又为了什么事?怎么觉得事情似乎越來越复杂了呢?

    匆匆的离开,然后准备回家收拾东西,这样住在外公这里也不是事,早晚他会怀疑的,经过一晚上的整顿,心情已经好多了。

    相比而言,卓越的霸道倒是小事,可杨斯墨这件事,实在有点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悠然匆匆忙忙的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灌一大杯水。

    肯她仰着头,一点淑女样都沒有的咕咚咕咚大口喝水,莫天成摇了摇头,叹口气说,“你这个样子,怎么嫁的出去哦!”

    喝完水,抹了嘴,莫悠然也沒心思跟老爷子斗嘴皮子,看着莫悠远说,“哥,大爆料!惊天大爆料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爆料?!”莫悠远只觉得心里咯噔一,好像有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染不是工作不顺心,是压根不在那做了,已经辞职了!”她好不容易才喘过气來,一口气给说完。

    微微一怔,旋即反应过來,莫悠远说,“那也沒什么,许是卓越让她辞职的,或者她自己不想做的!我觉得也好,现在反正是有身孕的人,好好养胎才是正经大事,工作不做就不做了,卓越不是养不起她,我们也不是养不起!”

    陈怡连连点头,很赞同,“我也觉得她早点把工作辞了好,是件好事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莫天成开口了,但是又沒说去,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哥,嫂子,哪里那么简单啊!”莫悠然说,“你们不想想,小染是事业心多重的人,多工作狂的人,她那时候刚绑架回來,都不肯辞职,这会突然辞职了,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两个人面面相觑,陈怡点头,“是有点奇怪哦!”

    “那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莫悠然接着问。

    “是不对劲啊!”陈怡点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莫悠然简直崩溃,她居然能一本正经的跟着自己的话顺去,都不带想一的吗?

    聊着好沒有互动感啊!

    她叫道,“那是因为她遇到事儿了,摊上大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悠远皱起眉,“悠然,不要一惊一乍的,什么大事儿,你慢慢说!”

    莫天成也说,“你这丫头就是咋呼,一点小事都让你说成大事了,什么就大事,什么叫大事!”

    “爸,你不知道,小染不知道是得罪什么人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莫悠远说,“小染好好的在幼儿园上班,又不同别的动作,能得罪什么人,本來打交道的人就不多,还都是孩子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悠然啊,你可不要乱说,嫂子禁不起吓!”陈怡抚着胸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事儿是这样的!”莫悠然说,“我到了幼儿园问了一,结果园长说小染已经辞职了,我问为什么,他说是自愿辞职,不清楚原因,但是我看着觉得不对劲,后來,我就去问了问她的那个带班老师,也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清楚,你这瞎咋呼什么呢!”莫天成打断她的话说。

    莫悠然说,“爸,你别急啊!我就觉得古怪,小染好好的为什么辞职,辞职了为什么连个清楚的理由都沒有,最关键的是,如果真的只是自己不想做了,小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看向莫悠远,她说,“哥,你昨晚上不是说看到小染在找工作吗?如果她真的不想做了,为什么要辞掉这份再去找?她现在可是怀着身孕,这样的条件想去找,很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一家人认真的听着,陈怡连连点头,“你这么说,也是哦!那到底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门卫,最近幼儿园有沒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,你猜他怎么说?”她有点得意,这样都能让她打探出來,她应该去做福尔摩斯。

    “悠然,别卖关子了,赶紧说!”莫悠远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是全家人手心里的宝,早早的父母就过世了,全家都拿着当自己的孩子看,宝贝的不行,从來沒有受过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门卫本來说也沒什么,就说前几天,來了一群人守在幼儿园门口,跟黑社会似的,可吓人了!”她说,“而且那天來的人带着个小女孩,好像就是找小染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糊涂了呢?”陈怡皱起眉,有点分析不过來,“有黑社会带着小女孩找小染?难道那小女孩是小染班上的,不小心受伤了,人家來找茬了?”

    这是她仅能想到的比较合情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莫悠然一拍大腿,“我的嫂子哎,你总算明白了,我也这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“小染一向尽职尽责,怎么可能会伤害孩子得罪人!”沉吟着,莫悠远还是觉得很古怪的。

    “那不好说,小染当然不会主动去的,可是小孩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,也总有一些不讲理的人,也许就认定是小染的责任呢?”莫悠然想当然的推断,“不然的话,小染为什么要辞职,园长又为什么讳莫如深?”

    莫天成恼怒起來,“谁这么大的胆子无理取闹,还敢欺负无辜的人,如果让我查出來谁欺负小染,我一定不放过他!”

    或许因为情绪太激动,又咳嗽了起來。

    莫悠然一边给他拍着背一边说,“得了得了,老爷子,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现在是法制时代,我倒是觉得,真有什么事儿,应该让卓越去处理才妥当!”

    这一点,莫悠远深为赞同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急,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不是一直想让小染辞职回家好好休养么,这次倒是个好机会。我们主要做的,就是开导她,让她不要太难过太自责,至于外面的事,还是跟卓越商议一,怎么去做吧!”莫悠远最后了定论。

    想了想,莫天成点点头,“这样也好,那就千万要摆平了,别让小染跟那些人扯上关系!”

    莫悠远自然知道他口中的“那些人”是指什么,点点头,“爸,你放心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刚回家,走到门口就听到他们的对话,想要进去解释一,想了想,又觉得沒必要。

    算了,他们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,总比知道杨斯墨有多变*态要好!

    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來,看了他们一眼,“咦,大家都在呢!”

    瞬间,莫悠然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,“小染,你出去啦,这么快就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事情办完就回來了,小姨,我今天好像看到你了呢!”她故意提了一。

    莫悠然差点跳起來,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华都商城。”她随便说了个地方。

    莫悠然松了口气,说,“那肯定不是我,我都沒去过,你一定是看花眼了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有可能是!对了,舅妈,不要煮我的饭了,我收拾一,等就回去了!”她说。

    陈怡说,“啊?你不在家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马上就回去!”她一边上楼一边说。

    “卓越來接你吗,要不让他留來一起吃饭吧,反正菜多!”陈怡不死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他太忙了,我自己打车回去!”她说着,已经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几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莫天成突然开口,“快去阻止她,不能让她一个人就这样回去,实在是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时候,谁知道人家会不会突然來报复,那些人,什么事都做的出來!”莫悠远点点头,“这样吧,我等开车送她好了!”

    莫天成连连点头,“也好!”

    正说话间,莫小染已经楼來了,“外公,我还会回來看你的!”

    弯腰在他的脸颊亲了一记,正要走,那边,莫悠远已经拿着钥匙起身了,“小染,正好我要出去,跟你顺路,送你一程吧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好!”看了看他,知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