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莫小染买好票回來,看到卓越怀里抱着一个大桶,手里捏着一杯可乐,动作略显笨拙的走向她时,欢呼一声奔了过去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亲爱的你最好了!”她现在倒是越來越习惯这种肉麻的称呼了,接过爆米花,开心的在他脸颊吻了一记。

    顿时,卓越就被她吻得云里雾里了,瞬间觉得,就算再去买十桶爆米花,也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他们的场次,进去一看,卓越的脑袋差点沒炸了,居然全是孩子,都这个点了,带小朋友还來看电影,真的好吗?

    他无语问谁,只能默默的寻到座位,在各式各样的目光僵硬的坐來,期待着赶紧关灯。

    莫小染倒是很乐呵,坐來拉着他看,“听说还不错,你看都这个点了,还这么多小朋友!”

    默默的点头,“是啊,都这个点了,还这么多小朋友,家长真不负责!”

    一句话一出口,立刻引來边上的人侧目,莫小染轻轻的扯了他一,这人,真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电影很快就开演了,众人的注意力立刻被电影里的镜头所吸引,不时发出孩子们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看着电影里过于卡通的人物,卓越努力的撑着,可是上眼皮一直在打架,一直在睁要不要合上,慢慢的……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笑得前仰后合,一边去拍他,“太好笑了,这个老鼠,好笨哦!”

    忽然察觉不对劲,一侧头,他居然都睡着了。

    看來,自己让他陪着來看这种片子,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啊!

    还好他沒有打呼噜,不然就囧大了,往周围看了一眼,沒有人注意他们这边,悄悄把东西收拾了一,然后靠着他,继续看电影。

    散场的时候,灯亮的一瞬间,卓越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,瞬间睁开眼,“猎物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莫小染忍不住笑出声來,看着他的样子,觉得又好笑又心疼,“猎物不是出现了,是猎物都已经走光了!”

    看着人群密密麻麻的往出口处涌去,卓越瞬间反应过來自己之前在做什么,伸了个懒腰说,“演完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也睡完了?”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困,而且这个……我真看不去!”指了电影屏幕,他一脸为难的说着实话。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强求,个人爱好不同嘛,只是感慨了一句,“以后你可怎么陪宝宝哦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同,陪宝宝当然又不一样了!”卓越说道,然后站起身來,“走吧!”

    两个人几乎是最后出的电影院,看着外面夜色渐浓,抬腕看了看,已经快十点了。

    “很久沒有在外面玩到这么晚了!”莫小染说着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已经是秋至了,夜晚还是有些凉的,但是不冷不热的温度,恰恰让人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阿嚏!”鼻子有点痒痒,打了个喷嚏,卓越立刻很紧张的说,“是不是着凉了?我就觉得电影院的空调有点冷,赶紧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一个喷嚏而已,哪就是着凉了!”她摇摇头,“我还不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都十点了,不回家,做什么?”卓越瞪着眼说。

    “陪我,散散步吧!”她笑着说,“我们走回去!”

    瞠目结舌,“那车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着呗,反正在停车场里,明天再來取!”她笑着说。

    好吧,把车放在停车场,然后步行回家,也是蛮有勇气的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看着她微微缩了缩脖子,用手揽住她的肩膀,“还是有些凉的吧?”

    明明手都已经凉了,还要坚持说不冷,这丫头。

    “觉得凉,也不把衣服脱來给我披上!”她不满的说,人家电影里,不都是这么演的吗?

    卓越低头,看看自己今天很随性的一件长袖t恤,一脸认真的问,“你确定要让我把这件脱來给你披上吗?”

    看着他作势手已经放在衣服上的样子,忍不住也笑了起來,“算了算了,本來还想走回家的,哎,到底是沒有浪漫的底子!”

    “想浪漫还不容易!”卓越说,“卷个凉席到路边草坪一铺,躺在上面数一夜星星,第二天早上把星星带回家,绝对浪漫!”

    听着觉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把星星带回家?”她有点儿好奇。

    “喂了一夜的蚊子,一身的

    ‘星星包’,想带多少回家都可以!”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小染默了默,“你是不是挺有经验的?”

    卓越说道这个简直是理直气壮,“当然!经验來源于生活,哪次执行任务在山林里的时候,不都是叮咬得一身回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轻描淡写,可是莫小染听着,都觉得很心疼。

    有些事,听起來或许是一个笑话,也或许只是那么素淡的勾勒两笔,只有经历过的,才知道个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回家吧!”她轻声的说,一双手,挽上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卓越扭头看了一眼,微微一笑,两人朝着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在插上车钥匙的时候,卓越眼角一撇,看见了前方不远处一个人影,微敛眼眸,“这么巧!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巧?”只听到他嘀咕了一句,莫小染也不知道说谁,便梳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果然是这么巧!

    不远处居然是杨斯墨,他双手松松的插进裤兜里在前面走着,边上略靠后的位置,跟着杨锦涵,小小的身影,居然能跟得上他的步伐,而在周围,则跟了至少六个保镖,形成一个包围圈的跟着。

    卓越放在钥匙上的手顿了顿,微微眯起眼睛,“我总算是见识到,他到底哪里不太一样了!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看着杨锦涵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,紧抿着倔强的唇角,离得有点远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,但是手里握着一个洋娃娃,抱得很紧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带孩子來这里做什么,难道也看电影吗?但是他自己不觉得,这样的情形很诡异吗?

    这里來的三口之家,或者父女,母女,都是牵着手,甚至父亲抱着扛着,但是沒有一个,像他们这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简直是领导和属的关系。

    杨斯墨就这样在前面领着头,而女儿只能跟在身后,甚至连手都沒有牵一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莫小染刚说出口,就看到杨斯墨突然站定了身体,猛然转过身來。

    杨锦涵大概是猝不及防,险些就撞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弯腰,低头似乎跟孩子说了些什么,可是孩子只是摇着头,还小小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当杨斯墨伸出双手,做出一个抱抱的姿势时,她却突然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六个保镖啊,哪里这么容易就跑掉了,一把就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她也沒有哭泣,反而是杨斯墨站直了身体,长长的叹息一声,转身继续走了。

    杨锦涵又跟了上去,就好像方才的一切,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,插曲过后,一切又恢复了自然。

    周围也有人群侧目多看了几眼,丝毫影响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直到那几个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,莫小染才转头看向卓越,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这父女俩的关系,真是奇怪!”卓越若有所思的说,“我想,我有一点明白,你为什么之前一直心心念念放不这个孩子了!”

    现在换做是他,也有点放不了,想着那个孩子会不会回去挨打,为什么面对自己的父亲要逃跑,会不会哭泣之类的。

    摇摇头,显然是想的太多了,发动车子,转动方向盘开出停车场。

    莫小染靠着车窗,心情不太好,“不管怎么样,都不关我的事了,从一开始,我就不该多事的!”

    “你也只是尽责!”卓越安慰着她,一手轻轻的去握住她的手,握了握,又松开放在方向盘上,“作为法定监护人,她的一切都要听从父亲的安排,你确实是有心无力,这不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但我有时候想,难道就任由她这样毁了一辈子吗?”叹口气,莫小染说,“虽然我知道,这世上还有很多受苦甚至各种不公平待遇的孩子,我不可能每个都救的过來,但是这个让我看到了,我也插手了,插手一部分,就这样抽身,会不会对她是二次伤害?”

    卓越沉默來,他很想说,这不关你的事,你不用为此负责,不用为这个而心里过意不去,可他真的说不出來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心里,也是沉甸甸的压抑着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了,也许沒你想的那么严重!”只憋出这么一句苍白无力的话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知道,卓越也是无奈,她也就不再说什么了,闭上眼睛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一路再无话,回到家,都已经很晚了,看着门口放着的鞋,显然路天娥和路曼玉都已经回來了,两个人沒有开灯,蹑手蹑脚的上了楼,然后关上房门,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染,水我放好了,洗洗睡吧!”卓越从卫生间出來说,刚说完,却看见她躺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想來,这两天太多的事情折磨着她,让她过于疲累了。

    很是心疼的将她抱起,然后脱去衣衫,又拿了毛巾给她擦擦脸,简单清洗了一,就由着她先睡了。

    看來,杨斯墨的这件事,确实困扰着她,他有必要好好的去查探一番了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