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越比较沒想到的是,一早,莫悠远就给他打了电话,“卓越,有时间沒,有些事,想跟你谈一谈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”

    “小染还沒起!”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她,他拿着手机走到了书房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告诉小染,就是私,作为男人之间,谈一谈!”莫悠远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总觉得是话里有话的,略沉吟了一,卓越点头,“好的,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时间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想了想,卓越问道,“要不要避开小染?”

    “最好,不要告诉她!”莫悠远算是说的比较婉转了。

    看來,这件事还沒准跟她有关呢,刻意避开她的。

    稍一犹豫,卓越便应了,“好,我等会儿就跟她说有点公事要去办,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好了!”

    “嗯,你來的时候,给我打个电话就行!”这话,让卓越听出一点有意思的地方,“小舅舅,是去你家吗?”

    莫悠远毫不犹豫的说,“是,直接來家,方便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他应了,然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自己坐了会儿,想了想,猜测着,只怕是跟杨斯墨的事儿有点关系,自从绑架事件以后,莫家人都格外的紧张小染,比以前更甚,现在这种事,也不知道他们了解多少。

    等他起身回到房间,发现莫小染已经起來了,正在收拾床铺。

    走过去从身后轻轻的拥住她,他说,“不用收拾了,反正晚上还要睡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最不喜欢邋遢吗?”她还纠结被子叠不成豆腐块呢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喜欢部队邋遢,自己的床……如果你能一整天躺在上面,我不介意邋遢点。”抵着她的颈项,他轻声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轻啐一口,“肉麻!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要出去一!”温存完了,就是说正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愣了愣,她转过身來,“又不回來了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说,“一点小事,但是急需要去处理一,应该午就能回來了。你在家好好休息一,不然的话,让妈跟曼玉陪你!”

    “曼玉要上学的,我不上班,她还是要上学啊,你过糊涂了!”她笑着说。

    卓越才恍然,点点头,“沒关系,反正妈在家的!”

    看着她笑容一僵,自知似乎说错话了,“你要是不自在,就在房里看看电视睡睡觉,再不行,就出去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,“算了,还是不要出去走了,等我回來好了!”

    知道他是担心自己,简直是当成国宝级动物保护,莫小染说,“行了,你不用担心我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,能照顾好自己的!你有事要做,就先去做吧!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,真识大体!”在她脸颊亲吻一记,他赞扬道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多做实事,回來给我带个全家桶!”她说。

    卓越挑了挑眉,“你一个人?吃的完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一个人,这明明是两个!”拍了拍自己的肚皮,宝宝的成长真快,一点点的变得明显起來,肚皮已经开始微微的隆起了。

    卓越笑起來,也抚上她的肚子,“小朋友,不许吃垃圾食品!”

    “沒事,我帮他吃了,到了肚子里就是营养了!”她倒是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卓越无奈的瞥了她一眼,“好了,我要先出门了,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卓越倾身过來,在她额头印上一吻,然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车子缓缓的开离出视线,长舒一口气,她决定再碰碰运气,就不相信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有多么缺钱,也不是她一定想要工作,只是一种,不甘心吧。

    不甘心在杨斯墨的权压,真的就举步维艰了,她不相信,她绝不相信他能这样的一手遮天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楼,刚好看到路天娥回來,显然是刚送路曼玉回來,她也沒想到莫小染会正好楼,怔了怔,“出去啊!”

    莫小染点点头,“妈,你回來了啊。那个,我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去哪里?”她问。

    她很少会过问自己,突然主动问她去哪,莫小染还真有点不太习惯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,如果你沒什么重要的事,能不能陪我去买点菜。我……沒买过,不知道什么样的好!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她有点犹豫,想着去找工作呢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方便就算了!”路天娥又很快的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如果她胡搅蛮缠,大可以痛快的拒绝了,可偏偏是这样客气,她反而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只能说,“沒什么重要的事,你想买什么,不如我去买回來吧!”

    “我,就是想去看看好决定买什么,但是菜价,东西,也不太看的好。”路天娥纠结着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想跟她一起去了,莫小染只能点头,“沒事,我陪你去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,我去拿点钱,这就走!”路天娥说道,脸上有着如释重负的笑。

    罢了,就当休息一天,不找工作就不找了。

    卓越开着车,一路上倒是很顺畅,先给莫悠远打了个电话,但是就算有心理准备,到了莫家的阵仗,还是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了莫小染,莫家的人几乎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一色在客厅里坐开,或许不想给他太大压力,所以坐的比较分散,可就因为这样的刻意,才更让人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目光快的扫视一圈,人已经坐定來。

    香浓的茶沏得刚刚好,莫天成说,“先喝口水,慢慢说!”

    卓越说,“水我还是先不着急喝了,外公今天叫我來,是不是为了小染的事?”

    几个人互相对望了一眼,倒是沒想到他会主动提起。

    “卓越,小染是不是出事了?”莫悠远干脆直截了当的问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卓越说,“也不能算是出事了,只是有一点点的小问題。小舅舅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倒是先问起他们來了,莫悠远说,“不是我知道了什么,而是你到底知道多少,都说出來!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,你不先说,我很难判断我知道了多少!”总得有个比照的参考,才好说吧。

    对卓越,想要套话,还是比较困难的。

    那边,莫悠然沉不住气了,“好了好了,都打什么哑谜呢,事情呢,我们都知道了,小染辞职了,对吧?而且辞职的原因,是因为一个学生家长,对吧?好像还是黑社会,对吧?”

    她一连三个对吧,卓越倒是轻轻的拧起了眉头,“辞职不假,因为学生家长也沒错,可是黑社会……不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莫悠然说,“我都问了门卫大爷了,带了二十多号保镖将幼儿园围住,还不是黑社会啊!”

    这件事,卓越倒是不知道,脸色瞬间有了微妙的变化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莫悠然感到更惊讶,合着他比他们知道的还少?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说这些都是猜测,只是卓越,你知不知道,小染怎么得罪人家了,如果是伤到人家孩子,想法子约出來赔礼道歉,该赔偿损失赔偿,解决了也就是了,这样辞职,虽然我们很乐见其成,但是也不是个解决问題的办法!”莫悠远跟老爷子商量了一晚上,今天成了全权代表。

    卓越越听越糊涂,“伤到……人家孩子?”

    姑且先不谈怎么解决了,他就想知道,事情的始末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,外公,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?”他问道,“谁说小染伤害人家孩子了?”

    两个人被这样一问,面面相觑,同时看向一旁的莫悠然。

    莫悠然顿时被唬了一跳,莫名有点心虚,“我……我是去幼儿园亲自问过的啊,什么事都问不出來,不是说了,有黑社会去围幼儿园这事儿肯定是真的。至于原因,是我们猜测出來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解释,卓越有些哭笑不得,真是服了这一家人,还真能猜测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都猜的什么乱七八糟的,联想力丰富啊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这才端起杯子喝了口茶,然后说,“事情是这样的,并不是伤害到了谁家孩子,而是有个学生家长,一定要请小染做私人家教,小染不同意,他就动了这些手脚!”

    这简单的几句话简直听的是瞠目结舌,他们简直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做私人家教?!那应该是很看重小染啊,小染为什么不同意,就算不同意,也就算了,为什么要逼的我们辞职?”莫天成最为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,我也在查,还不是很了解!”卓越说,“那个人,我打过一次交道,不是个善茬,不过你们放心,如果他对小染不利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恍然大悟,总算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,虽然理解不能,但是起码也不用乱猜测了。

    莫悠远点点头,“卓越,你的办事能力,我们是相信的,但是上一次的事,你知道……我们都怕了,我们家就小染这么一个孙辈的,不希望出一点点岔子!如果有什么事,一定要及时通知!”

    卓越应了一声,“我会的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人叫什么名字,知道吗?”莫天成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杨斯墨!”他想,他是忘不掉这个名字了,那个难缠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杨斯墨……”微微皱起眉头,莫悠远好像想起了什么,“我好像听小染提起过一次,杨氏集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”卓越斩钉截铁的说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