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越又补充了一句,“也就是杨一鸣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小伙子!”莫天成对于杨一鸣,还是有点印象的,“看着小伙子还不错,怎么家里人这么不讲道理的!”

    “爸,这种事,有时候跟自身沒什么关系!”莫悠远说了一句,然后看向卓越,“既然都知道了,那你有什么看法!”

    “舅舅,外公,你们放心,小染的事,我一定会办妥的,绝对不会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!”他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可是莫悠远却抬起一只手,“不,这件事,你别管了,交给我好了!”

    卓越微微一愣,还以为是不相信他,连忙道,“小舅舅,这件事,我一定会处理好的,绝对不会让您失望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但是……这件事,我们自己解决就可以,还有,也别告诉小染!你最近,有时间的话,就多陪陪她,别让她到处乱跑,怀着身孕,出点岔子就不好了!”他若有所思的说。

    陈怡有些奇怪的看了自己老公一眼,看他面色坚定,也就沒有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呃,哥,卓越能帮忙不是更好么,多一个人,多一份力量啊!”莫悠然不是太明白,开口道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莫悠远说,“你懂什么,这件事,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莫天成居然也沒有提出异议,这就更觉得有点古怪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卓越还是点了点头,“好,那就都听舅舅的!”

    抬腕看了时间,“我出來也有段时间了,我回去陪陪小染,舅舅有事沒事,打我电话好了!”说着,他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点点头,莫悠远说,“那就不留你吃饭了,你多照顾照顾小染!”

    “会的!”他连连点头,然后跟莫天成也打了招呼告别,这才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莫悠然就忍不住开口,“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,什么叫你说了算,小染既然嫁给了卓越,保护她,也是他的义务,干嘛不让他插手啊!”

    “悠然,这件事,你不要那么多嘴!”皱起眉,莫天成说道,“有那时间那心思,早点把自己嫁出去!”

    莫悠然不明白,为什么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自己,她沒说错什么啊,“爸,你怎么也这样,你不是最疼小染的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让你别管了!哪儿那么多闲心!”他很是不悦的说,“要不明天开始给你安排相亲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这辈子赖定你了,你还就别指望把我嫁出去了!”她气呼呼的说,一甩头,走了。

    莫悠远看了一眼陈怡,“去煮点咖啡,慢慢煮,小火!”

    陈怡心知这是支开她,便也沒说什么,应了一声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子里,只剩父子两个人,莫悠远才开口道,“爸,你也猜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姓杨的,这么嚣张的,我认识的,只有一个!”莫天成不知何时,已然把烟掏了出來点上,他幽幽的说,“不过,我以为,这人早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从年纪上來说,应该不是爸爸你认识的!”莫悠远说,“不过道上的,沒有几个不知道这号人物的!我只是一开始,沒有往那方面想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就算一开始我听小染说了,也不会想到那方面的,小染是做正经工作的,打交道的人群也简单,谁能想到,最后还是能跟他们接触到!”他叹了口气,这是当真沒有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算不算是天意啊?”莫悠远略有点忧虑的说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天成说,“就算是天意,我也要逆天而行!好不容易让小染远离这个圈子,不沾染其中任何的事,绝对不能让她碰到这些,知道也不行!”

    莫悠远点了点头,“所以,这件事我让卓越不要插手,一來免得小染知道,二來……卓越身家清白,不要沾染上手最好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莫天成颔首,“这件事,你办的不错!”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无奈之举!”叹了口气,莫悠远说,“其实如果可能,最好不要碰到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从我金盆洗手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风平浪静,小染都已经结婚怀孕了,我也以为,这辈子总算是护得她一生安宁,总算是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去了,沒想到,还是避不过!”

    “爸!”莫悠远走过來,轻轻的搭上他的肩膀,“未必是冲着小染來的,也许只是一个巧合,也不用太担心了,我先打个交道,探探情况再说!”

    莫天成搭上他的手,拍了拍,“也好!不过你记得,我们已经远离江湖那么多年,最好不要再沾惹上,尽量不要让对方发现你的身份,能和平解决,就和平解决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他点点头,心里已经有了计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卓越越想越觉得不对味,总之今天,感觉莫家人的态度,都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刚开始他们是不知道具体的情况,但是听到杨斯墨的名字以后,一切都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这个杨斯墨,到底是什么人?!

    想了想,然后拨通个电话,“老呼,帮我查个人,越详细越好!”

    “我在休假,是公事么?公事责无旁贷,私事……看心情!”打了个哈欠,显然很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贼了!”卓越拧起眉,“什么时候也开始学起讲条件了,莫悠然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喂喂,那好像是你小姨吧?要懂的尊重长辈!”呼子业立刻抗议的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尊老爱幼吧,要不要顺带尊你一,小姨夫?”卓越调侃他一句。

    呼子业瞬间不好意思起來,“这个再说,这个再说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跟我扯皮了,我有件很重要的事,你帮我查查,看看这个人的底细到底是什么,有沒有可疑!”他说,“跟小染有关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是要好好查一了!”呼子业一怔,然后立刻回应道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杨斯墨!”他缓缓的,念着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的回到家,莫小染居然不在家,感到有些意外,尤其路天娥也不在,想了想,拨了个电话出去,却听到手机在附近响。

    找來找去,才看到手机就在沙发上,估摸着是忘了带了。

    正犹豫间,电话响起來,呼子业说,“卓越,资料找到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!”他这样一但是,让他心里顿时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自己看看吧!”呼子业也不直说,“我把资料发你邮箱了,你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果断挂了电话,然后去打开电脑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陪着路天娥在超级市场转了有三圈了,她其实有点不耐烦,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现出來。

    刚开始,她以为路天娥是想让自己陪她去菜场,后來才发现,是去超市,去超市,干嘛还让她陪啊,反正东西都是明码标价,又不能讨价还价的。

    偏偏路天娥还很有兴致,连一个洋葱都能挑半天。

    她满脸疲色,路天娥问她,她就有气无力的敷衍两句,终于,她也似乎察觉到不对劲了,“你很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!”她立刻回应道,绝对不死撑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们回家吧?”路天娥迟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沒事,你要是还沒买好,就先买!”话一出口,都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怎么就那么多事呢!

    可是,也都已经说了,希望她能体谅一吧。

    可路天娥却很高兴的说,“那好,我们去看看肉吧!”

    她几乎想要哭,肉不是已经看过三遍了么?

    拖着疲惫的双腿,想要给卓越打个电话,摸遍全身,才发现根本就忘了带手机,总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,“妈,我手机忘拿了,我们还是回家吧,免得卓越找不到我们着急了!”

    “沒事,我带手机了,他着急,会给我打电话的!”路天娥笑了笑,就跟炫耀一样,摆了摆自己手里的手机。

    瞬间,她有种无语流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幸运的是,很快卓越的电话就打了过來,“妈,小染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路天娥侧头看了她一眼,说,“是啊,她在陪我买菜呢,你想吃什么,正好买了一起带回去!”

    “买菜?”卓越一时有些沒反应过來,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,一起去买菜?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想跟小染说两句话!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路天娥应了一声,把手机递给她,“卓越想跟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小染,你在外面?我在家等你,早点回來!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早点回來,不过,要先帮妈买完菜!”她意有所指的说,看了一眼路天娥,她还含笑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卓越拧了拧眉,“把电话给她,我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路天娥接过手机,还不等他说话就说,“卓越,你想吃什么?哦,我记得了,你最喜欢吃油爆虾了,我这就去买点,你放心好了,我跟小染玩的很开心的,就这样,拜拜!”

    然后,电话被挂断了!

    莫小染看的简直目瞪口呆,这样也可以?!

    但是,电话已经挂了,她只能认命的跟着路天娥去水产区,哀怨着她怎么这么有精力,一千次的发誓,以后再也不跟她一起出來了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