卓越给她打完电话以后,电脑也已经开了,便很快的找到邮箱,打开呼子业发过來的资料。

    资料包很小,很快就载完毕打开來,看到的一瞬间,脑袋里懵了一。

    想了想,关了又开,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,确信不是眼花,这才拿起手机快的回拨过去,张口就骂,“呼子业,你谈恋爱谈的头昏眼花了吧你,发过來的什么东西,除了照片,一片空白文档!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反应,呼子业大抵已经猜测到了,并不意外,“所以我让你自己看看,我查出來的,就是这些,所以才很惊讶!”

    卓越沉默了一,他当然知道,呼子业并不是在开玩笑,可是,如果不是开玩笑,为什么会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引擎搜索,呼子业用的都是专业资料档案库,里面经常可以搜出一系列有黑白背景人物的人,但凡有点名堂的,都能搜出一打的资料,从來还沒有遇到过空白这样的。

    这个杨斯墨,还真是开个先例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沒有查错?”相信他的办事能力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呼子业说,“你看那照片,总是沒错的了吧?我查了很多同名同姓的人,只有这个,最符合你说的那些条件,所以应该是他错不了!至于档案空白,有两个可能,一个就是太籍籍无名了,根本沒有任何的背景或者其他什么,二就是……被人为的抹掉或者隐藏了!”

    如果第一种,也就罢了,是第二种的话,这件事就有些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,就这样!”挂断电话,他看着那张相片发呆。

    相片上的杨斯墨,看上去有些冷,唇角明明是有些微微上翘的,可是一点笑意都感觉不到,相反,那双眼睛显得是那么的森冷,冷得让人摸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这个人,真的是不简单,自己上次跟他打照面的时候,就觉得不是个善茬,现在更有这种感觉,可是,究竟是什么來历呢?

    正在沉吟的时候,门开了,莫小染和路天娥回來了。

    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,她将东西放到了厨房,看了他一眼,坐來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提的那些东西,卓越皱起眉头,“妈,买那么多菜做什么,又吃不完!小染现在有身孕,不要让她提那么重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就心疼啦?”路天娥虽然很想说服自己和睦相处,但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脾气,沒好气的说,“还不都是你喜欢吃的菜,好像我只为了自己一样!”

    揉了揉太阳穴他说,“这不是谁吃的问題,你累坏了也一样不好啊,反正超市不远,你们买那么多干嘛,过两天吃完了去买新鲜的啊!”

    “家里现在人多,吃的也多,不多准备些怎么行!”她说,“宁可富余,也不能不够啊!”

    扬了扬眉,看向莫小染,她正在喝水,“妈,不说这些了,我跟小染有话要说,先带她回房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上前就拉起她,然后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路天娥看着他们的背影想说什么,唇瓣动了动,终究还是一个字都沒说,自己默默的手势。

    进了,莫小染看向他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带你回來休息一!”卓越说道,“你怎么想起來陪她去买菜的?”

    “她提议,我不好拒绝,所以……”她很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次不想去,直接拒绝好了,沒什么不好意思的!”卓越说道,然后俯身子,看着她的眼睛,“那个杨斯墨,后來有联系你吗?”

    莫小染想了想,“也沒有了,总之,我不会去做什么家庭教师的!”

    她对于这个人,只想远离,远远的逃离,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交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尽量远离这个人,最好……以后都不要跟他说话,也不要再看见他了!”他一点都不像开玩笑,而是一脸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就越发的让莫小染觉得其中隐藏着什么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人心术不正!”卓越想了想说,“你不是也说他纠缠你吗?所以,对于这样的人,最好是远离,不要靠近他!”

    他总不能直白的说,我调查过了,这个人的危险,只怕是超出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!”她知道,他是为自己好,只是关于这个杨斯墨,已经是很头疼了,一点都不想提起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你又背着我去找他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他果断的回答,确实沒找,只是小小调查了一。

    “恩,那就好,这件事,你不要插手了,我不会去理会他的,我们当他不存在,无视他就好!”她想跟他达成一个共识,不要太把杨斯墨当回事了,不想为这么个人,扰乱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,就是最好不过了!”他轻叹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最担心的,就是她了,如果她自己能不钻牛角尖,自然是最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杨氏企业大楼,外观看上去,还是很低调的奢华的。

    杨氏一直以來,给人的印象都是低调而不张扬的,虽然生意做的算是风生水起,可是从來沒有过多负面的新闻,给人的印象,也一直都是正面的企业形象。

    生意上打过几次交道,印象都不差,所以刚开始小染提起的时候,自己沒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请问找谁?”前台还是很热情的。

    莫悠远点了点头,“你好,我想找你们的董事长……杨……斯墨先生!”

    前台愣了一,“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根本沒有任何的联系方式,怎么预约。

    “那抱歉了,沒有预约,我无法帮您联系上!”前台说道。

    她说的,是无法联系上,而不是不能让您进去。

    莫悠远想了,“你们董事长,不在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非重要事宜,一般是不在的!”她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重要事宜?”他更加有些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个不能告诉您,您还有别的事吗?”这是委婉的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既然见不到,也不知道对方在不在,只能先想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微微颔首,然后往后退了两步,抬起头看了看,结果跟身后疾步走來的人,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总经理!”前台站的笔直,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莫悠远一回头,看到身后的人,有些熟悉,脑中迅速的过了一遍,“杨一鸣?!”

    杨一鸣一愣,只觉得这个撞到他,又喊他名字的男人,看上去有些熟悉,一时又想不起來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莫小染的舅舅,你來我们家的时候,我们见过一次,我叫,莫悠远!”他礼貌的打着招呼,然后递过去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“哦哦,原來您是小染的舅舅,幸会幸会!”杨一鸣恍然大悟,接过名片,又跟他握了握手,“您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,不知道你……方便不方便!”见不到正主,能旁敲侧击的手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杨一鸣看了时间,“现在有的,半个钟头,够吗?”

    “看來,杨总是大忙人啊!”莫悠远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舅舅就别笑我了,如果时间不够,我们就约个时间再详谈!”他以为是时间不够,于是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莫悠远说,“足够了,那……去你办公室?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点点头,和他一起进了专属电梯。

    直接到达办公室,按了内线电话叫了两杯咖啡,才看向他道,“不知道今天舅舅有什么事,大驾光临?”

    “其实,是有一点事,想讨教一!”他说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送进來咖啡了,他便停了來,等咖啡放在面前,人退了出去,才接着说道,“不过,是关于令兄的!”

    喝了一口,杨一鸣显然有点意外,“我哥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点了点头,莫悠远说,“小染已经辞职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显然是不知道的,“小染辞职了?为什么,因为怀孕了吗?我听说她是怀孕了,是不是回家养胎?”

    “是怀孕了不错,不过辞职,却不是因为怀孕,而是因为令兄!”莫悠远说到。

    杨一鸣往后靠了靠,“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,小染辞职,为什么是因为我大哥,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跟他有直接的关系!”莫悠远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撒谎,可能真的是不知道,“我所了解到的,你哥哥想要请小染回去做私人家庭教师,但是小染不肯,为了这个原因,你哥哥给幼儿园的园长施压,逼的小染不得不辞职!而且……小染现在找不到工作,恐怕,也是因为令兄!”

    张大嘴巴,杨一鸣听得目瞪口呆,半晌才反应过來,“不,不可能吧!我哥为什么要这样做?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?!他想请小染做家教,我倒是能理解,毕竟锦涵很喜欢她,可是,就算小染不同意,他也沒有必要去逼的她辞职啊,这…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

    “误会,应该是沒有的,已经问过小染,也去幼儿园问过确认了,我只是想说,令兄能不能不要这么咄咄逼人?你跟小染也是同学,大家也算有点情谊,何必闹成这样,是不是?”莫悠远采取怀柔政策,诱导他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