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件事,容我问问!”杨一鸣虽然不至于怀疑他说谎话,但是要让他相信,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“为什么我哥要这样做,对他有什么好处?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就不知道了,或许你可以问问令兄!”他说,“也许,他能给你一个合适的答案,这也正是我,我们家人,想知道的!”

    杨一鸣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,对于给小染造成的困扰,我很歉疚,毕竟之前,也是我求她帮忙的,沒想到却成了这样,您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问个清楚,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,给小染一个交代的!”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了!”达到目的,莫悠远站起身來,“那就,不打扰了,我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杨一鸣点点头,然后看着他走了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一午,都有些心不在焉的,一直在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虽然从大嫂过世以后,大哥的人,有时候会有点怪怪的,可在他心目中,依旧是个合格的好哥哥,不过联想起上次在医院里的事,也似乎有些事,确实不太对劲,到底为什么呢?!

    匆匆结束午的会议,他回到家,看着在家中泰然自若的一边喝红酒,一边看文件的大哥,实在说不上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!”杨斯墨头也不抬的说。

    “哥,我有事想跟你谈!”他脱衣服挂上,然后坐了來。

    放红酒杯,杨斯墨不紧不慢的说,“正好,我也有事想跟你谈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杨一鸣愣了愣,还以为他会主动说莫小染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杨斯墨却说,“你先说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天,小染……”他看了他一眼,然后道,“呃,就是锦涵的那个老师,她的舅舅來找过我,谈过关于小染的事,听说,她已经辞职了,而且……是因为您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扬了扬眉,他一点都不意外,还有点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态度,顿时,杨一鸣的心就凉了一半了,只怕是真的,可是,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!

    “哥,应该不是因为你,这是个误会,对不对?”他怀有一线希望的问。

    可杨斯墨却说,“你为什么不去问她?”

    “我会问的!但是,我跟小染这么多年同学,我是了解的,她这么热爱这份工作,不会轻易的辞职,哥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?”他问道,心里又不太想接受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杨斯墨说,“怎么做,是她的事,我已经给她指点了明路,她不走,那就不能怪我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哥!”杨一鸣有些恼火了,“她不是你什么人,也不是我们什么人,不需要听你的指手画脚,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路,你不能胁迫人家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胁迫她啊!”杨斯墨摊开双手,“如果我真的要胁迫她,现在她就应该在这里陪着锦涵了!”

    看着他冷漠的脸,杨一鸣的心有些发寒,“哥,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你以前,以前不是这样的啊!”

    “以前什么样的?我觉得我沒有变,你想太多了!”他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不要再去逼小染了,她不愿意就是不愿意,更何况,我压根儿也不赞同弄什么家庭教师,锦涵的问題不是在于有沒有人陪她,谁陪她,而是应该有一个更好的环境!”他努力的劝说着自己的哥哥。

    杨斯墨轻轻的瞄过他一眼,“你认为,家里不是一个很好的环境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他斩钉截铁的说,“你不觉得家里的气氛很压抑吗?这么多的保镖!”

    说着,指向门外,“这样的环境,锦涵能不觉得压力大吗?她能快乐吗?你以为,小染來了,这一切都会改变吗?不,不会的!”

    “闭嘴,用不着你來教我!”杨斯墨的脸沉了來,变得森寒无比。

    “哥,我不是要教你,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去!你那么的爱锦涵,自然也是为了她好,嫂子过世以后,你就变了,嫂子也不希望看你变成这样吧!”他说。

    杨斯墨的脸色变得阴沉沉的,“不许你再提那个人,我说过多少遍了!”

    “哥,逃避不是办法,都已经过去两年多快三年了,你不能把这种压力转移到锦涵的身上,这样对她不公平!”杨一鸣低低的吼道。

    整理了衣衫,杨斯墨深吸一口气,“所以,你今天是來给莫家做说客的,是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杨一鸣说,“我不给任何人做说客,我只希望能找回原來的那个哥哥!”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由始至终,我都沒有变过!”杨斯墨说,“好了,这件事我不想再听,你也不要再提了!我有的我的决断,还有,我要跟你说的是,从明天开始,我要回公司!”

    “你回公司?”杨一鸣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行?”他说,“别忘了,公司虽然一直是你在代管,可终究是代管,董事长,还是我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行,当然,本來公司就是你的……”杨一鸣话还沒说完,就被他打断了,“不是,公司不是我的,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站起身,走到他的身边坐,一手随意的搭在他的肩膀上,“一鸣,这公司,是父亲留给我们两兄弟的,不是哪一个人的,不管什么时候,你记住,我们都是同胞兄弟,我不会害你,我们都是一家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他生硬的点了点头,虽然这话一贯听着很温暖,但是今天,落在耳朵里,已经俨然有些变了味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他唤了一声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以前,他一定很高兴也很欢迎哥哥回到公司里來坐镇,每次在公司很累的时候,都是想着,如果大哥在,一定会好很多,因为他是那么的能干。

    可是经历过今天,似乎一切都不太一样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悠远回到家,向老爷子汇报了一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拧起眉头想了半天,莫天成说,“你确定,他这个弟弟,沒有问題?”

    “杨一鸣,您也见过的,我觉得这孩子沒多大问題,只是沒有看到正主儿!”莫悠远说。

    “能和平解决自然是最好,怕就怕,对方不会善罢甘休!”叹了口气,莫天成靠了靠,有些疲累的说,“当初带你们远离那座城,來到这里定居來,就是想远离这些,尤其是小染,希望她能健康快乐的成长起來!”

    “爸,你已经做到了!”莫悠远说到。

    “可是,现在看來,似乎还是躲不过的样子!”他揉了揉鼻梁骨,显得有些苍老,“我对不住你姐姐,不想再对不住小染了,这是她唯一的血脉,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姐姐所做的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我知道,姐姐她不会怪你的!”莫悠远轻声的安慰着他。

    那是整个莫家的秘密,连悠然都不知道,只有他们父子俩知道的秘密,藏得很深,恨不得能带进棺材里,可是,有时候天就是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“哎!”莫天成长长的叹息一声,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莫小染这两天已经放弃找工作的事了,既然他不让自己找,那干脆就不去工作,饿不死。

    也想通了,沒必要跟这样的人较劲,只是让自己空烦恼,现在就在家里看看电视,偶尔逛逛街,也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欣慰的是,现在不用她在幼儿园带着,曼玉也能乖乖的,林赫还曾打过电话來慰问一番,说曼玉的表现很好,只是谈起杨锦涵,只是叹气。

    从她辞职以后,杨锦涵就再沒去过了,好像跟她较劲一般,她在,这孩子就在,她有时候真的不明白,生个孩子出來,就为了做她人生的掌控者吗?

    走在路上,今天路天娥去买衣服了,听说商场打折,所以她自告奋勇來接曼玉,反正已经不上班了,他还能耐自己何?

    到了幼儿园,还沒有放学,便在外面等着,靠着大门跟门卫大爷聊着天,好些日子沒有看见了。

    不曾留意,身后有一双眼睛,紧紧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杨斯墨其实只是经过,真的不是刻意去监视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缓缓从这条路上滑过,不由的就放慢了车速,多看了两眼,偏就那么巧,让他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微微的眯起眼睛,这个女人,真的是很特别的一个存在,从來沒有一个人,让他觉得这么难搞定,还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简直是软硬不吃!

    他明明沒有恶意,只是让她给锦涵做个家教,可她却百般推脱,真是不识好歹!

    “董事长,前面的路有点堵,绕行吗?”司机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他说,“不,停车!”

    “停车?!”司机有些惊讶,“这是禁停区!”

    “让你停你就停,哪儿那么多废话!”他不耐烦的说,然后打开车门了车,径直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还有会议……”司机沒想到他会突然车,紧着叫道。

    他头也不回的说,“取消!”

    莫小染浑然不觉身后有人,眼看着里面已经放学了,很多的孩子走出來,便跟门卫大爷打招呼,“好了,不说了,改天再聊!”

    笑着挥了挥手,然后一双眼睛开始在人群里搜索路曼玉的小小身影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