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莫小染!”听到声音从身后传來,她愣了愣,因为这声音,怎么听着,也已经是很耳熟了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果然,回过头來,那个噩梦一般的人物,就站在她的身后,目光显得是那么的阴沉。

    回过头,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连打招呼的必要都沒有,她就扭过头來,这个人的危险程度,实在连客套的必要都沒有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这样的漠视,显然杨斯墨是很不甘心的,他一手撑到门上,随意的站着,看向她道,“你以为,逃避就是解决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逃避什么,只是不喜欢去接触一些我不喜欢的人和事物!”她冷冷的说,“请你离我远一点!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狠心!”他轻笑一声,声音里,带了些轻蔑,“你不是很有责任心,不是对锦涵很负责的吗?结果不也就这个样子?你丢她,你忍心吗?”

    有些惊讶的看着他,莫小染更加肯定他的脑子有问題。

    “杨斯墨,请你搞清楚,那是你的女儿,我只是她的老师,更何况,现在也不是了!如果我个个都要这么有责任心,一定要负责到底,我得有多少孩子啊!”她简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是,她是很关心杨锦涵,但那也仅限于老师对学生的关心,是她固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,却不代表要为其陪上自己的一辈子,她还沒有那么伟大!

    “所以,你彻底撒手不管了,是吗?”他总结出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!”她不想再解释了,根本就解释不通的,反正,他的心底已经给她认定了罪。

    他就沒搞清楚,那是他的女儿,怎么负责,都是他的责任,可是她沒有!

    离开了幼儿园,离开了这个工作岗位,她沒有为别人的孩子负责的义务。

    “真应该让锦涵好好的看看你这幅嘴脸!”他冷冷的说,显得那么的鄙视她。

    莫小染也不理会他,看到路曼玉出來,上前拉住她的手,“今天我们叫车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离公交车站还有一段距离,身边就站着这么一个危险人物,实在有点不放心,她决定,今天还是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“好!”路曼玉倒是很乖,虽然相比较之,更喜欢坐公交车的那种宽敞感。

    拉着她快步的走,生怕杨斯墨跟了上來,也不敢回头,一直叫到车,坐了上去,这才回过头,往后看了一眼,早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,看來,是沒有追上來,稍稍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,你在躲猫猫吗?”路曼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啊!”她愣了,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这么问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好像在躲刚才那个叔叔!”她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什么都懂了,莫小染有点无语,轻声的说,“沒有啦,我们现在就回家去了,小孩子不要胡思乱想的!”

    “我才沒有胡思乱想,我知道,他是杨锦涵的爸爸!”她略有点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这小鬼,这么的鬼精灵,现在的孩子啊,真是了不得!

    “好了,别显摆你的小聪明了,想要什么,直接说!”她知道,不过是孩子的一点小把戏罢了。

    路曼玉嘿嘿一笑,“我要冰淇淋,双球的!”

    还真会讲条件,“不行!你还有点咳嗽的,不能吃冰淇淋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告诉哥哥,杨锦涵的爸爸在追求你,提醒我哥哥有危机意识!”她很似模似样的说,居然还知道危机意识!

    就连前面开车的司机,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莫小染顿时有点尴尬,小心翼翼的看了那司机一眼,然后小声说,“好好,我给你买,但是你不能再讨价还价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做生意是很厚道的!”她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话,都是跟哪学的!”这么大的小屁孩,居然说起话來跟小大人一样。

    路曼玉说,“电视上啊!”

    默默无言,莫小染在心里腹诽着,一定要控制她以后看电视的时间和次数。

    半路在一个便利店停了來,她车去买冰淇淋,然后不经意的一回头,发现了一件,特恐怖的事!

    她给钱的时候才发现,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一辆车,那车虽然离得有点距离,但也能看得清,里面坐着的,正是杨斯墨。

    同样是出租车,距离停的刚刚好,他也不急,坐在后座上,就那样看着她,也不介意被她看到。

    手一抖,几乎要将冰淇淋掉落在地,这个人,要做什么?!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沒车,就是静静的看着她,就算这样,也让莫小染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拿着找零上了车,然后对司机道,“师傅,能开的快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莫老师,我不赶时间!”太快了,到家冰淇淋都还吃不完,要被骂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我赶!”她说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子稍微开快了一点,可是就算这样,从后视镜依然能看到他还在跟着。

    但你总不能让人把他抓起來吧,毕竟,他也沒做什么, 只是跟着,如果叫警察,沒准人家会说只是顺路。

    现在,只希望能尽快的回到家,最好卓越也在家,不然的话,她一个人,还真的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车子停到卓家大院的门口,刚刚停稳,她匆匆忙忙的丢了钱,然后拉着路曼玉就了车。

    路曼玉手里的冰淇淋还沒吃完,伸着舌头在舔奶油,吃的一嘴都是。

    一进门,正好撞上路天娥,她叫道,“cries,你咳嗽还沒好,谁让你吃冰淇淋的!”

    沒有心思听她念叨,莫小染问道,“妈,卓越回來了沒有?”

    或许是她的样子太过紧张,路天娥愣了一,然后用手指了指上面,“楼上!”

    也顾不得多寒暄,她立刻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上了楼推开房门,卓越正惬意的喝着茶眯着眼睛小憩,一进门,她就立刻去拉他,“卓越,快,杨斯墨跟踪我!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卓越一惊,几乎是一个激灵就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楼,外面!”用手指了指窗外,还是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,“从幼儿园跟到家了,也不知道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先看看再说!”卓越轻轻拍了拍她,然后走到窗边,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楼,街道上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甚至连个过路的车都沒有,更不要提什么跟踪的车了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了两遍,确认确实沒有以后,转过头看着莫小染,“小染,你是不是太过紧张,看错了?外面什么都沒有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她说,“我上楼之前,特意看了一眼的,确实在!”

    卓越索性一扬手,将窗帘彻底的拉开,“不信,你过來看看!”

    她意识的缩了缩,看着他笃定的目光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站到窗边,朝着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外面空荡荡的,什么都沒有,看上去,整条街,是那么的空旷。

    有些困惑,多看了两眼,然后道,“可能,是走了吧!”

    也不是很肯定了,让卓越这样一问,甚至都要怀疑,是不是自己在便利店的时候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小染,你是不是太紧张了?”卓越问道,“这样说,你看见杨斯墨,他有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摇摇头,之前说的那点话,是在幼儿园门口说的了,说完就分道扬镳了。

    “那,他一直跟踪你,从幼儿园门跟到这里有沒有做什么?或者说,企图做什么?”他一脸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卓越说,“你看,他一不说二不做,这样跟着你,是为了什么?是不是你想的太多了,所以眼花了!错当成他了!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,她说,“可能是吧!”

    卓越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,安抚着她,“小染,不要想那么多,有我在,不会有事的!如果次你再发现他跟踪你或者别的什么,不要慌,给我打电话,我去接你,好吗?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她说,“也许,真的是我看错了!”

    “沒事,沒事沒事!”轻轻的拍着她,其实,自己方才那话,也就是安抚一她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清楚,很有可能,小染并不是看错了,而是真的,但是,他不想再引起她更大的恐慌了,只能这样说。

    或许,他是应该找杨斯墨再谈一次了,必要的话,得采取一些武力措施。

    莫小染靠在他的怀中,也很清楚,自己沒有看错,可是卓越既然这样说了,她也不想再争辩。

    确定杨斯墨已经走了以后,心安定來许多,不想让他再担心,那就当……是她看错了吧!

    两个人各有心思,只不过都是为了对方着想。

    卓家院子外,杨斯墨不是沒有跟过來,而是差不多到了的时候,就让司机径直开走了。

    他沒有兴趣看他们的家庭戏,但是,他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,就算为了锦涵。

    刚离开卓家沒多远,手机就响了起來,接起,里面传來杨一鸣略有些焦急的声音,“哥,你不是來公司的吗?听说你把会议取消了,为什么?很多股东都在等着你呢,你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“马上!”他唇角微勾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