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总而言之一句话。我觉得小染说得对。这个人。防着就好。旁的也不需要多做什么了。你跟一个脑筋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。沒什么好说的。”他简单的说。

    或许是过于简单了。莫天成顿了顿。看他不说话。“沒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了。”他摊开双手。要说的。已经说完了。

    “卓越。这件事。你跟小染都不用管了。杨斯墨这个人。我们虽然不了解。但是他的父亲。以前倒是跟你外公打过几次照面。或许。我们可以从这方面着手。”莫悠远淡淡的说。“毕竟。老人家的面子。或许是要给的。再者说來。放任不管。也不是一个好办法。小染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看着。第一时间更新 她自己也不会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。莫小染立刻想到了像杨锦涵那样。被人时时刻刻的盯着。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。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了什么。“对了。我觉得杨斯墨这个人这样。是因为跟他的女儿有很大的关系。据说差不多三年前。他的前妻死了。后來沒多久。锦涵又被人绑架了。大概发生了那么多的事。所以对他的精神打击应该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也就是说……这人是个神经病。。”陈怡的话一直不多。听到这里。忍不住叫道。一脸惊恐。“天啊。神经病可惹不起。小染。千万离他远一点。这种人。要不要送到精神病院去啊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”

    莫悠远睨了她一眼。“不是受过刺激。状态不太好的人。都是精神病。你不要太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怡听到自己丈夫的回答。心情稍微安定一点。

    “所以。我觉得。可以查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所谓对症药。也许找到症结。会有办法去解决的。”莫小染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这个说法。大家纷纷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尤其是卓越。“我赞成。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法子不行了。既然这个人不合乎常理。我们就不能按照寻常的思路來。我也觉得。他实在有点不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第一时间更新 那这件事。我们去查好了。”莫悠远一拍桌子。算是敲定了。

    卓越忍不住补充一句。“我……已经派人查过这个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。”莫小染沒想到他动作还挺快。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片空白。”短短的四个字。让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一片空白。是什么情况。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一片空白。。”莫小染张了张嘴。感觉这事儿有点太诡异了。背脊都透着森寒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资料。居然是一片空白。他是从外太空來的吗。

    “一般出现这种情况。第一时间更新 只有两种可能。一是确实很单纯沒有任何案底。也沒有任何值得记录的地方。一就是。被人为的抹去了。”他简单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天成摇头。“杨家这小子。怎么说。也是杨森林的儿子。不可能一点资料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。只可能是第二种情况。”卓越说道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。被人为的抹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人为的抹去。能让他们机密档案资料部都查不出來。也算是有些能耐了。可是。抹去是为了什么。他到底要干什么。。

    越细思。越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沒关系。这件事。我去查好了。”莫悠远看上去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还是面色淡淡的样子。年纪的累积。让他显得颇为从容淡定。“正常渠道的办法查不到。也许非常规一点的。能有点儿线索。”

    看到卓越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。他微微一笑。“放心。我自然不会做越界的事。让你这个外甥女婿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……”莫小染有些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只是查点资料。又不是做什么大事。不用一个个这样的看着我。”他说道。“好了。正事儿也聊的差不多了。说多了不消化。陈怡。去端点水果來。好吗。”

    陈怡立刻应声去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团坐着吃了些水果。就仿佛什么事都沒有发生一样。吃完了。卓越便开车带着莫小染回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要说的事。都已经说完了。他只是沒料到。最终。还是让小染卷了进來。

    一路开着车。两个人都彼此默默无言。或许心情到底还是压抑的。所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小染。对不起。我并不是有意去瞒你什么的。”看着她过于沉静的脸。卓越终于忍不住先开口道歉。

    既然她都知道自己去找杨斯墨的事了。那自然也是知道自己是瞒着她的。

    莫小染摇了摇头。“我不怪你。我都说了。你也是为了我好。第一时间更新 为什么我要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。”他都有点怀疑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不是要让我不理你。赌气了。你才觉得是真的。”乜眼看他。调侃道。

    能调侃。自然是好现象。卓越立刻举起一只手。“不不。还是这样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跟着笑了起來。先前压抑的气氛。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不想去谈起那让人心情沉重的事。卓越看了看窗外。“天色还早。要不要去走走。消消食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走走啊。”这座城市说大不大。说小不小。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的。感觉哪儿哪儿都是人。一时半会儿。还真想不到去哪里走走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。”他笑了笑。然后方向盘一转。上了高速岔道口。

    莫小染愣了愣。“出城吗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不会卖了你的。”他半开玩笑的说。然后开始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过了大约四十多分钟以后。莫小染被眼前的景色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从來还不知道。在城外不远。有这么美丽的一处湖泊。从來都不知道。有这个地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夕阳西斜。落日的余晖映照在湖面上。层层叠叠的如火烧一般。波光粼粼的泛着晶莹的光泽。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美吧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”光是看她的表情。卓越就知道她满不满意了。“车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立刻解开安全带车。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。也就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走到湖边。湖面的风迎面吹來。让人觉得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被湖风一吹。好像什么烦心的事都沒了。

    她轻叹一声。感觉卓越在身后轻轻的拥着自己。便就势往他的怀里靠了靠。

    “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经过这里。发现特别美。曾经想过有机会要单独來一次。不过沒想到。会是带着你來。”他轻声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娇嗔的看了他一眼。“不是带我來。你还想带谁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他淡淡的说。总喜欢故意曲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就笑。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有些宠溺的抵着她的额头。卓越双手交叉环在她的身前。然后看着远方。这片湖不小。一眼倒是望不到边。而且难得的是。还有水鸟在翔。

    整个画面。美得像一幅画一样。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卓越。其实真的沒关系。我是说。那件事。”她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想提起。“我觉得。虽然他的想法很有点偏激。可是伤害我的事。似乎也沒有做过。我冷静來想过了。他的角度來说。可能就是过于宠爱女儿。又不知道该怎么宠溺。走了极端。也许。是因为绑架。让他太过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影响到你的心情和你正常的生活。不是只有身体上的伤害才叫伤害。”他说。“如果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谈何保家卫国。这个位子。不坐也罢。”

    扬了扬眉。她看向他。“不用那么严重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他低头。吻住她的唇。以行动來回应她。

    小腹已经是很明显的隆起了。不过胎动暂时还沒感觉到。手不由自主的滑落來。轻声的感慨。“我只是有些怜惜孩子。不管怎么说。孩子都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也沒办法。他有监管权。你总不可能夺过來吧。”卓越说。“而且他也沒有任何家庭暴力。甚至……连冷暴力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是啊。你能说。过度的保护是冷暴力吗。这事儿。还当真沒法子说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。想多了伤脑。不如想想。今天晚上要不要再‘看看宝宝’。”他这样抱着她。嗅着她的清香。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。自从上次尝过甜头。就更加期望着了。

    莫小染瞬间明白了他在说什么。红了脸啐道。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卓越一打横将她抱起。“走吧。流氓从來不是光说不做的。回家实战。”

    虽然惊呼一声。还是双手紧紧的攀着了他的脖子。将头轻轻的埋进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杨氏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杨斯墨坐在里面。手边放着一叠的文件。他看起來。简直是一般的翻阅速度。

    沒几。就翻完了。然后一本。

    杨一鸣就坐在对面。这样静静的看着他。兄弟俩。彼此一句话都沒有。

    低垂着头。杨斯墨的轮廓显得是那么的分明。三十二岁的年纪。在他的身上。正是成熟气度的显现。褪去了青涩。显得是那么的干练。但是。也显得那么的凉薄。

    “锦涵还在家里吗。”杨一鸣终于开口说话。提的。却不是公事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