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想问。你的那个同学吧。”杨斯墨头也不抬的回答。一点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杨一鸣说。“哥。我不是为小染。就算是为了锦涵好不好。你不觉得。她一点都不快乐吗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快乐吗。”终于从文件中抬起头來。他突然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怔了怔。他一时沒明白什么意思。然后意识的点点头。“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你不快乐。”杨斯墨却给他了一个截然相反的结论。“你小的时候。经常闹着要出去玩。但是爸爸沒空陪你。我也沒有时间陪你。你总是说。你不快乐。不开心。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张大嘴巴。杨一鸣说。第一时间更新 “我怎么。完全都不记得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。你都不记得你快不快乐了。拿什么去评定锦涵快不快乐。”他用笔尖轻轻的点着桌面。“小孩子。哪里知道什么快不快乐。都是大了以后给自己强加的记忆。记得是快乐的。就是快乐的。记得不快乐就是不快乐的。现在所谓的快不快乐。都是大人自以为是的念头。你怎么知道。她这样就是不快乐的。”

    几乎被他要绕晕了。杨一鸣半天才回过神來。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可是又找不出话來反驳他。“不是的。哥。事情不是这个样子的。不像你说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样。”杨斯墨悠闲自若的问。

    “锦涵虽然小。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感觉。就算孩子再小。她也是有感觉的。还有。你把我快不快乐和锦涵的放在一起混淆。这根本是两码事。”他总算找到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快不快乐。和锦涵小时候快不快乐。有什么必然联系呢。

    往后靠了靠。杨斯墨深深的看着他。“一鸣。你不懂。你或者我。甚至是锦涵。沒有什么选择的权力。因为我们是杨家的人。所以。我们首先要保证的。是自身的安全。然后是能力的培养和自我的保护。快乐。对于我们來说。是奢侈品。第一时间更新 ”

    杨一鸣听得目瞪口呆。猛然站起身。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他。“哥。不是这个样子的。你说的不对。你以前也不是这样。你也快乐过。不是吗。跟嫂子在一起的时候。你不快乐吗。你不能把自己现在的不快乐。强加到每个人的头上。不能让所有的人为你的情绪买单。”

    可以说。他从來沒有这样跟自己的哥哥说过话。情绪是那么的激动。胸口剧烈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他实在受不了。哥哥的这种变化。虽然知道从嫂子过世以后。他就有些沉默。却不知道。他的思想有这么大的转变。到底是自己不曾清楚的认识过他。还是他真的变了。

    杨斯墨的眼神。瞬间冷了來。几乎能凝结成冰。看着他。脸色隐隐有些愤怒。山雨欲來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指着门。他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哥。你好好想一想……”杨一鸣还在试图说服他。“就算是嫂子还在。也不会想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这一次。几乎是低吼了。就好像一秒如果他再不出去。就会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角。杨一鸣一言不发的走到门口。拉开门。然后走出去。重重的甩上。

    门内。杨斯墨伸直的手。终于颤了颤。第一时间更新 缓缓的收起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。沒有这样。认认真真的发过火了。

    杨一鸣实在不解。为什么大哥一定要这样对锦涵和小染。想了想。他还是决定回家去看看锦涵。之前这孩子跟他的时候。除了顽劣一点。还真沒发现其他的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开着车。很快的回到家。打开房门。就有些心烦。

    一开门就看到四个保镖几乎是一个正方形。将锦涵围在中间。而她就坐在那里搭积木。

    软软的地垫。似乎怎么都放不稳。稍微高一点点。就会倒掉。可她不厌其烦。倒了就再堆。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虽然她是在动着的。但是杨一鸣觉得。她简直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木偶娃娃。一点生命力都沒有。这样看着她。简直是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锦涵。”他轻轻的叫了一声。然后换了鞋。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那些保镖一动不动。看上去。就好像只是摆设。从发型到身量和衣服。几乎是一模一样的。连姿势都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杨锦涵低着头玩积木。不回答。

    他走到跟前。看着她。蹲身來。恰巧。积木再一次倒了。他伸手帮她捡起一个。杨锦涵抬起头來。看着他。

    杨一鸣不禁有些呆掉了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。空洞无神。一点焦距都沒有。若不是眨了眨。然后落在了地毯上。他几乎要怀疑。她是不是已经瞎了。

    “锦涵。你跟叔叔说说话。好不好。。”有些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。就算不是自己的孩子。也疼入骨子里。

    她总算抬头看着他。但是一点表情都沒有。眨着眼。一句话都不说。杨一鸣恨不得她还是那个顽劣的孩子。哪怕再调皮。起码她是活的啊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她。被他抱在怀里。除了那软软温热的温度。几乎感觉不到她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锦涵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。别玩这个了。叔叔带你出去玩。好不好。”他抱着她站起身。不管了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能让孩子就这样的凋零去。

    结果。刚站起身要往外走。那四个保镖立刻包围圈收紧。将他们围在里面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上前一步。“二少爷。沒有大少爷的吩咐。小小姐哪里都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杨一鸣低声的吼道。压抑着心底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。对不起。您不能带走小小姐。”那人继续。机械一般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们滚开。听到沒有。”他继续怒吼。咬着牙。

    可是。对方却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。摆明了就是要对峙到底。

    杨一鸣也不管了。就是将锦涵抱了起來扛在肩膀上。然后大步的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以极快的速度。挡在了门前。不让他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滚开。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他往后退了一步。目光森寒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。门突然从外面开了。杨斯墨就站在门外。一双眼睛。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一鸣。别胡闹了。”他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明显的。他感觉到肩膀上的锦涵抖了一。第一时间更新

    就是这轻微的一抖。让他心疼得不行。听到他的声音。那是她自己爸爸的声音啊。可是吓成这个样子。他到底是做了些什么。。

    “我沒胡闹。我只是想带锦涵出去玩一玩。我不是绑匪。也不是要害她。收起你的被害妄想症。”他冷声道。

    今天。算是跟他杠上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。都是无比的崇拜这个能干的哥哥。一直当成心目中的偶像。可是今天。他就要叛逆一次。跟他作对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锦涵的身体不好。不适合出去玩。”他说。“把她放來。家里可以随便玩。”

    杨一鸣突然指着自己肩头的锦涵说。“杨斯墨。你看清楚。这是你的女儿。她是个活生生的人。是个孩子。不是个玩偶。更不是你养在温室里的花草。就算是养在温室里的。偶尔还得晒晒阳光呢。她这样闷去。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他大口的喘着气。发泄完了以后。有一点点喘。

    杨斯墨的脸上沒有一丝情绪的波动。他沉默半晌。终于往边上侧了侧。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沒想到他居然会放自己走。而且这么的顺利。杨一鸣先是一愣。接着根本不敢停留。就怕稍微一停顿。他就改变了主意。立刻抱着锦涵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了车子。然后将她放。低声的说。“锦涵不怕。叔叔带你出去转转。好吧。”

    杨锦涵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沒有。双眸也是微微低垂的。这个角度。刚好避开杨斯墨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上了车。发动车子调转车头离开。

    杨斯墨深深的看着那辆车。然后扬了扬手。示意那四个人。“跟上。不能让小小姐有任何岔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些人应了一声。然后很快的上了另一辆车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轻声的叹口气。一鸣到底是太年轻了。他不懂。一点都不懂。

    杨一鸣是不懂。他只知道。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快乐起來。能够活泼的叫他一声叔叔。能够每天都有灿烂如阳光一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。让自己尽量平静一些。把控着车子。一边说。“锦涵。你想去哪里玩。叔叔都带你去。游乐场好不好。要不然。我们去看大电影。或者……吃冰淇淋。”

    他近乎卑微的去讨好一个孩子。只希望她能展露笑颜。只可惜。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那样木木呆呆的。一点表情都沒有。谈不上开心或者不开心。安安稳稳的坐在那。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锦涵。你到底想要什么。叔叔都答应你。你说句话好不好。”他忍不住有些鼻酸。几乎想要哭出來。

    他说了这话。杨锦涵终于有了回应。缓缓的抬起头來看着他。“叔叔。莫老师是不是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让杨一鸣愣住了。也有些不知如何回应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