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沒有沒有,怎么会呢,莫老师不会不要你的,她那么喜欢你,你那么招人喜欢,对不对?”他感觉,自己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但是杨锦涵并沒有因为他的话而惊喜,幽幽的说,“你不用骗我,你们大人最喜欢骗小孩子了,我自己知道,莫老师是不要我了,不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汗!现在的孩子都太过于早熟了,尤其又是锦涵这样经历过许多事情的,思想上,比你所想象的,要早熟的多,他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正常这么大的孩子,哄一哄就可以了,可是她不是轻易能糊弄得了的。

    还沒等他开口,她又说,“不过,我不怪她!我知道,都是因为爸爸,所以莫老师才不管我的,我不恨她!”

    倒抽一口凉气,杨一鸣听到,她用了“恨”这个词,小心翼翼的问,“锦涵啊,你知道什么是恨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恨杨斯墨!”她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个急刹车,杨一鸣将车子在路边停了來,低头看着她,“锦涵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要呆在这里,我要去找莫老师!”说着,她突然一转身去开车身的门。

    几乎是猝不及防,杨一鸣意识的反应,就是将车门猛地拉住,要不然,她就直接跑脱了。

    逃跑沒有得逞,她转过身,愤愤然的看着他,这一次,眸子里终于有了生气,气呼呼的瞪着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锦涵,你不能……”话还沒说完,就感觉到自己拉着门的手腕一疼,她已经张开嘴巴,一口尖利的小牙狠狠的咬了上來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只负伤的小兽,凶狠的咬着他,带着愤怒,眼睛里却满是悲伤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痛意远不及心头,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抬起一只手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,并不着急将手抽出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眼角一撇,发现后面一辆黑色的车子很是可疑,自己停在路边,他们居然也这样停着,可之前明明是跟在他们后面的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跟踪他们的,顿时心头就有一股无名的火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带出來,大哥依然不放心,还是要派人跟着是吗?他就让他们跟不到!

    打定主意,他坐直身体,轻轻的摸着杨锦涵的脑袋说,“锦涵,你乖乖坐稳了,叔叔带你去找莫老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杨锦涵缓缓的抬起头來,一双眸子清亮的看着他,那眼神,容不得欺骗。

    “放心!”他说,然后看到她松开了口,手腕上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顾不上自己手上的伤,特意给她紧了紧安全带,然后发动车子,如离弦的箭一般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一发动,后面的车子也立刻跟了上來,速度也同样的快。

    紧紧的抿着唇瓣,他一言不发,只是专注的驾驶着车子,这座城市他生活了很久,杨斯墨才是刚回來沒多久,论路况,一定还是他熟悉。

    到了前方一个岔路口,他一打方向盘,了立交桥,然后直接拐入小胡同里。

    这边的胡同多,岔路也多,七拐八拐,很快后面的车就跟不上來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的速度够快,可是根本分不清,到底是哪一条岔路。

    杨锦涵似乎也明白他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好,紧紧的抓着车把手,一动不动,随着车子的晃动而晃动着。

    直到拐过一道弯,才回头看了一眼,轻声的说,“我们甩掉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甩掉了!”他肯定的说,对于自己的技术,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她的小脸上,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真是难得一见的笑容啊,对于他來说,这个笑容是多么的珍贵。

    为了这纯真沒有任何杂质的,发自内心的笑容,他那些冒险,都觉得是值得了。

    甩开那些保镖以后,他的速度就放缓來,毕竟,安全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车子慢慢的开到了莫小染家的门口,有一点犹豫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此刻莫小染是在自己家,还是在婆家,只能是碰碰运气,就停在卓家院子的外面,从围墙外,可以看到里面的小楼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不敢进去了。

    就停在外面,看着那楼,犹豫起來。

    杨锦涵似乎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,同样的看着,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不敢进去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知道人家在不在。”他笑,掩饰自己心里的凌乱。

    他是一时冲动,所以带着锦涵來到了这里,可是想一想,也算是骚扰人家,所以又不知道该不该让他们见面。

    哥哥把人家逼的连工作都沒有了,他还带着锦涵这样上门,是不是有点太沒有自知之明了?

    忽然,院子的大门打开了,路曼玉牵着卓越的手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真是难得,今天路天娥一早去shopping去了,所以卓越顺路送她去幼儿园。

    穿着花裙子,背着小书包,她的脸上,是无忧无虑的笑容,看着真是让人羡慕啊。

    孩子本应该如此,可是看看锦涵,她轻轻的咬着唇,微微低头,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他觉得应该努力一把,鼓起勇气去试一,也许,小染会见一见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正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,突然听到外面小女孩清脆的声音,“哥,杨锦涵!”

    因为之前莫小染让她多关照杨锦涵,多陪她一起玩,所以对杨锦涵,她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其实幼儿园很多其他小朋友,未必记得她的样子,因为毕竟杨锦涵去上课,都沒有几天,走走留留的。

    听到路曼玉的声音,卓越扭头看了一眼,直接就看到了杨一鸣的那辆车。

    车子有点眼熟,他往车里看过去,首先看到的是杨一鸣,然后是边上的一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……很漂亮的娃娃!

    他觉得,只有这个词,才能算是最贴切的形容。

    略嫌苍白的脸色,大大的眼睛,阳光显得很是通透,但是阳光却仿佛能从她身上透过去,而不是笼罩着,整个人显得那么的冷。

    看到他看过來,小女孩居然也沒有眼神回避,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她,这一晃神的工夫,杨一鸣已经了车,朝着他走过來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他客气的说。

    卓越略点了头,“你來找小染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杨一鸣似乎有点犹豫,回头看了一眼,却见杨锦涵已经拉开车门來,正要过马路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他叫了一声,冲过去,一把将她抱起,险险避开后面的一辆车。

    简直是惊魂未定。

    卓越眉头微拧,这家人对这个孩子,都是特别的紧张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沒事吧?”杨一鸣紧张的说着,上上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是莫老师的家,对不对?我看到她了!”小手一指,指向了路曼玉。

    “杨锦涵!”路曼玉叫着她的名字跑了过來,卓越意识的松开手,任她跑过去。

    杨锦涵就这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虽然看不出來有多热情,起码是沒有排斥的,一直到近前,路曼玉想要拉住她的手,才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锦涵,这是你在幼儿园的小朋友,你忘了吗?”杨一鸣提醒她,“人家跟你打招呼呢,你是不是也要表示一友好啊?”

    抿了抿唇,她还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抬起头,看着近在眼前的卓越,杨一鸣道,“能让她见见小染吗?这孩子倒是心心念念惦记着她的!”

    看着小女孩,卓越不能说是不心软的,但是薄唇还是吐出了四个字,“饮鸩止渴!”

    很明显,目前的关系來说,小染是不可能去做什么家教的,而且都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,也尽量是能离他家有多远,就离多远了。

    现在就算让她见一小染,又有什么用,还是要分开,以后还是不能看见的,不是会更加难过?

    杨一鸣知道他的意思,但就是不忍心,不忍心看着孩子这么凋零憔悴去,“就算饮鸩止渴,起码让她先解解渴,你看看她,她只是个孩子,她是无辜的啊!”

    听到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,莫小染已经从里面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她从楼上窗户已经看到了,想了想,还是楼來了。

    一回头,看到莫小染,杨锦涵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芒,但还是站定了沒有动。

    拘谨,到底还是很拘谨的。

    “锦涵!”莫小染唤了一声,然后走过來,温柔的将她抱起,她也沒有拒绝。

    一旁,路曼玉偎着她,“我也要抱抱,我也要抱抱!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蹲身來,将她们两个人都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两个都是问題家庭的孩子,但是路曼玉的问題,显然比她要轻多了,而杨锦涵最大的问題,就在于他的父亲不肯放手,给她一个正常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莫老师,你不要我了,是吗?”她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莫小染怔了怔,还沒來得及开口,路曼玉就说到,“莫老师才沒有不要你,是你爸爸不讲道理,你爸爸让莫老师都沒有工作,不能陪我们一起玩了,你爸爸是坏人!”

    小孩子,总是心直口快的,莫小染根本來不及惊诧路曼玉是怎么知道这些的,慌忙看向杨锦涵,生怕她会情绪大爆发。

章节目录

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